接地氣邵仲衡


  • 邵仲衡

  • 八七年邵仲衡和林文龍參加《超級新星大賽》,其中一款造型是迷彩軍服look。

  • 無綫捧十位銀河新星,安排邵仲衡和邱淑貞拍照,邵說當時他們已掟煲。

  • 邵仲衡和劉美娟拍拖十年,後來因信仰問題分開。

  • 除了《大時代》,邵仲衡和劉青雲在《燃燒歲月》都有合作,邵曾指青雲追過他女友。

邵仲衡剛坐下,WhatsApp又有信息要覆,《大時代》剛重播完,大結局被刪改,有記者要問他回應。

他匆匆回電答覆,答完笑笑口:「現在的人喜歡罵TVB,但罵完又問我會不會返TVB拍劇。」的確是矛盾,若沒有這個「公敵」,話題少了很多。

邵仲衡是新一輪的《大時代》得益者,廿多年前的得益者如劉青雲不做訪問,邵仲衡懂得玩這個遊戲,答了一些讀者想聽的答案,訪問滾滾而來,被邀請出席的活動又滾滾而來,接下一年內七位數酬勞的工作,新一代的娛樂圈遊戲是這樣玩的,啱聽、洗版、like,就是勝出者,五十一歲的邵仲衡直言:「我是一部超級電腦,不斷要更新。」他原本是室內設計師,走去參加新星比賽入娛樂圈,拍劇期間繼續秘撈做設計,跟着搞越野車生意,到國內從商,多年後又返來拍戲,就是他說的「不斷更新」,吸收新事物,接地氣,在這個大時代搶盡鋒頭,因為他update得很快。

我好記仇

邵仲衡說對他性格影響比較大的是在破碎家庭長大,他是獨子,父母很早離婚,他有時要寄居外婆外公家中。

「我和別人不同的是,好多人童年時和家人圍埋看電視,我一生未試過,分別只是這樣,別人所謂家庭美滿,傳統定義的幸福,我有點不同而已,it’s fine。」

聽他這樣說話,已覺得他在保護自己,果然再說幾句,他就承認:「我很多價值、安全感與別人不同,我阿媽話我,由細到大的特徵是很保護自己,我好記仇,有誰對付過我,我會記住,等最好的機會篤返你,我自己built in了,我戒不到,我等最適合的時間,可能你企埋井邊時,我一把推你,我一定要報到仇,條氣先順。我份人係咁,單親家庭的小朋友,好defensive,我保護自己保護得好緊要,會死撐,是我的built-in mechanism(內置機制),破碎家庭長大是這樣。」

他最近重返娛樂圈,談起當年一些令他不快的舊事,就是他所說的「記仇」和「一定要報到仇條氣才順」。

邱淑貞與劉美娟

他初中到美國讀書,要寄人籬下,他寧願自力更生,練出了獨立的性格,不畏懼到處闖,讀完高中回港,考入理工讀設計,畢業後做室內設計師。

廿五歲前他已算事業有成,有能力自己接生意,他生得高大,兼職拍廣告,同樣做模特兒的女友參加港姐,提名他參加《超級新星大賽》,後來女友退選,與他一起加入無綫做藝員,他沒有指名道姓,但很多人都知那個女友就是邱淑貞。

無綫的「銀河十星」他和邱淑貞都有份,宣傳時安排他倆一雙一對,利用緋聞造勢,心裏有沒有不滿?「沒有所謂,那時大家已掟了煲,你安排我們一齊影相,就影囉,不需要太介懷,人望高處,水望低流,仔時當然有少許不開心,很快已脫離件事。」他說「被飛不需要理由」,當時傳媒都有追訪這對分手男女,邱淑貞說他「太大男人,連穿什麼衣服、梳什麼髮型都要管」,邵仲衡則說邱「太細路女」,今天再談,他一笑置之:「感情好的話,講多多都不夠,唔講佢,反而認為不關心她;感情不好,講多一句都嫌多。」

他不久之後就有另一位花旦女友劉美娟,兩人一起十年,結果都是分手。「原因是信仰,她以為可以感化我,我有去教會看過,不行就不行,我自己很多理由。」

內地「什麼也荒謬」

他做無綫小生的時候,仍有接室內設計的工作。「害怕娛樂圈有什麼事,同時兩邊做,都有收入。」後來他轉做四驅車的生意,車房和拍戲兩邊兼顧,直至九五年左右。「拍戲要同人交際,少了聯絡,就少人找我,全心做生意囉。」近年在內地經營賽車的籌辦及巿場推廣公司,在不同城巿生活和工作過。

人在大陸做生意,他見識過「什麼也荒謬」的怪現象。「下午吃飯訂間房,公、檢、法一齊,即是公安、檢察院和法院,有人中間來收錢,等於《五億探長雷洛傳》裏的吳孟達,那間房大到兩個籃球場那麼大,有小橋流水假山石,張枱十二個人,酒樓不停有人入來和我敬酒,食完山珍海錯,飲無數那麼多酒,跟着午睡時間,個法官和公安局長睡在一起,因為飲醉酒,四五點起身,返機構報到下班,這些事情在我們香港無可能出現。」

但他也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生意做得不錯,他在內地有空就看影碟,煲了很多美劇和電影,就這樣煲出戲癮,決定將生意交給拍檔處理,自己回港拍戲,如陳豪主演的《點對點》,他接觸的都是本土新銳。

《大時代》重播,邵仲衡接受訪問,他批評現在的無綫、政府、梁振英,擊中新一代觀眾,這位「大佬孝」立刻成為偶像,十多歲少女都要和他合照。

被「氹」拍三級片

「我和一般香港人沒大分別,都懂妥協,我在內地做生意,怎會不知什麼可以講?什麼不可以講?觀眾進步得快,反而是娛樂圈的人行得慢,觀眾水平高過藝人,我用一般速度講返正常東西,別人就『嘩』,他們覺得藝人不應講這些,我只是有系統地表達出來,觀眾覺得特別。」

邵仲衡另一特別之處,是比很多藝人學歷較高,數年前生意上了軌道,為了解悶,在美國讀巿場策略,後來發現政治策略少人讀,可以更快畢業,轉科只用了一半時間拿到學位。

「我和其他娛樂圈人不同,一直沒和外面商業社會脫節,一生之中我現在最適合做娛樂圈,沒有經濟壓力,可以揀工作,只做覺得有趣的東西。」

他說《大時代》帶給他七位數字酬勞的工作,意思是攤分在一兩年內完成,而且都是經他篩選,譬如有部三級片,名監製名導演,聲稱有理念,但他不用細聽就推了,其實九〇年代他都拍過李麗珍主演的三級片《不扣鈕的女孩》。「俾人氹咗入去,那時簽的經理人,話同珍妹拍文戲,我去到現場才知,橫豎不用脫衣就照做,都收不足錢,那部戲我沒看,後來有人告訴我,有些手的鏡頭是剪接的,這個圈良莠不齊。」

日日學新嘢

近期另一些他推的工作,包括幫一個產品拍片,並且要在facebook貼上這條宣傳片,這件事令他很大反應。「黐線㗎而家啲人,叫我包保要在facebook分享條片,我的私人社交媒體不是賣的,我視這些要求為侮辱。」

至於令他躍躍欲試的工作,則有一齣由漫畫改編的舞台劇《火鳳燎原》,非常風格化,他演三國時代的呂布,會在文化中心演出。

「我日日有嘢學,不停process data(處理數據),別人覺得我不像五十歲,我好接受新事物,好喜歡學嘢。」另一份剛談好的工作是《獅子山下》,他覺得很吸引。「會講劉進圖被襲事件、大廈裝修圍標,由一位國內來的導演拍,他在演藝學院拿了學位,香港人做編劇,講一些如此接地氣的香港問題。」

他不想在無綫拍一些老氣的肥皂劇,有些舊同事留在TVB廿多三十年,演戲的興趣磨到殆盡。「好可憐,一年簽一個騷,『有就搵你去』,點解要咁?無癮啦,公司覺得你replaceable(可替換)嘛。現在電視觀眾的要求已經高過業界可以提供,他們想要的不止是雙層牛肉巨無霸,可能是有機食材、高纖麵包、優質芝士,不可以仍賣以前快餐店的漢堡包,賣漢堡包都進步中,娛樂圈有什麼理由不進步?」●

接地氣邵仲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