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燦看香港 廖偉雄


  • 廖偉雄

  • 廖偉雄

  • 《網中人》的阿燦狂吞三十個漢堡包成經典,也成了大陸新移民的代表名字。

  • 《笑星救地球》的乜太教煮極富諷刺性,廖偉雄打算明年再演遇無阻撓。

  • 廖偉雄曾做老闆又破過產,十年前落田種米,現在是種米公司的總經理。

  • 八二年與馬來西亞籍女友結婚,廖偉雄說婚後十多年都不開心。

  • 廖偉雄與太太育有一女一子,現在子女都在馬來西亞。

廖偉雄長住廣州,來港住尖沙咀的酒店,樓上樓下都是自由行,阿燦與自由行,很特別的對比,三十多年前的阿燦,滿身鄉土氣來港,為錢狂吞三十個漢堡包,成了被取笑的對象;今日的自由行來港花錢掃貨,又變成被趕的討厭鬼,被譏諷「窮得只剩下錢」,中港矛盾從沒停過,只是形勢不同了,憎人富貴厭人貧一直沒變。

阿燦站在彌敦道近太空館對面馬路拍照,擺出誇張甫士,他本身是百分百香港人,現在選擇住內地。「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好過香港。」他狠狠一句贈這出生地。

貧與富他都經歷過,做過老闆,破過產,現在替大陸種米公司打工,他原本與太太瀕臨離異,他破釜沉舟,離開香港娛樂圈成功挽救,悟出一個道理:「你想日日對抗,還是想一齊笑?兩個人有矛盾,一定不是一個全對、另一個全錯。」網民封他為「燦神」,喜歡他對香港現況不乏一針見血的金句,他扮女人有點像梁振英太太,佔中人士也有不少捧「乜太」的人,問燦神佔中點收科,廖偉雄有故事要講,他沒有答案,只希望大家想一想。

婚姻不開心十二年

廖偉雄由廣州來港,太太做跟得夫人,兩口子夫唱婦隨,感情不錯。燦哥和馬來西亞籍的燦嫂八二年結婚,育有一子一女,十二年前,兩夫婦鬧過婚變,上過娛樂頭版,後來廖偉雄努力挽救,終於雨過天青,這是一段值得分享的經歷。

「我和太太結婚三十二年,最初十五年,有十二年不開心,因為工作太忙,對她少照顧,她亦不理解我的工作,她性格好直,半夜三更推醒我,和我吵架,問我為什麼和那個女藝員在canteen食飯?為什麼收工要用車載別人回家?是為了一些好雞毛蒜皮的事,她不明白做這行要宣傳、要交際,她不明白拍一部戲、開一間公司,不是靠一個人的力量,必須要通過羣體,要大家開心,開心才可以順利完成,但我老婆懷疑,為什麼你和她們開心,和我不開心?為什麼回家不笑?回來已累死,怎笑?這是我離開電視圈的原因。」

廖偉雄九八年從無跳槽亞視,拍完《呆佬賀壽》後就沒有再拍過劇集。

「那時我在想,我那麼辛苦去工作,回到家裏大家都不開心,為了什麼?當你擁有的東西,不懂得珍惜,會有很多怨言,到你失去之後,你會更多怨言,我跟太太解釋過,她不聽,那就不做,第一我不想煩,第二我珍惜這個家庭,我想大家笑,這是family,怎樣變好呢?我不想永遠對抗,如果繼續在電視圈,繼續有不錯的收入,她不會感覺到那份工重要,原來可以什麼也沒有,我要返大陸做生意。」

學懂解決問題的智慧

為了令太太學懂面對現實,他選擇破釜沉舟,放棄電視圈,因為這份工令他沒時間給家人。「沒有life,你只是一部機器,日做夜做,我相信現在TVB的人都是這樣。」他轉行從商,先後經營過美容傳銷、卡拉等生意。

「我跟太太說,返大陸做生意更厲害喎,我要去飲酒,太太繼續罵,罵得更勁,什麼二奶那些新聞,很多人問她﹕『你老公又上去了?』我在卡拉,她一聽電話就發脾氣。於是我決定帶她一起去大陸,讓她看我怎樣工作,去見不同朋友,一開始她見到有朋友『叫女』,我告訴她不關我們事,我和他做朋友不是因為他叫女不叫女,要看他為人,他有沒有害人?最初兩年她有很多問題,之後,她喜歡了大陸,更重要的是,她學懂遇上問題,不是去罵、去搗亂,她懂得用智慧解決問題。最近一個例子,她在馬來西亞經營燕窩生意,要帶日本客人去開會,誰知日本人把護照放了入寄艙行李,過關沒有護照,但我老婆可以用智慧、不用護照也過到關。」

廖偉雄正埋首執筆寫一本叫做《有機人生》的書,全書七萬字,尚欠五、 六千字就完成。他回顧與太太的關係很僵﹕「以前不可以講笑,說什麼都一句『得』埋,我不想婚姻這樣,要應對只有兩個方法,一是離婚,二是改善,有想過離婚,我可以不要她,她可以不要我,但問題根源仍在,再婚也有同樣問題,她當時身邊只得一班太太朋友,我帶她出去見識,要增加智慧,我也開了竅,用智慧去改變,爭拗沒有用。」

香港正值多事之秋,廖偉雄回來看見黃藍絲帶人士各持己見,用自己的婚姻故事去作啟發,用心良苦。他幾年前拍過一輯《向世界出發》,內有多句金句被網民儲下,封他為「燦神」,他希望香港人進步和快樂。「人可以自由選擇,你選擇吵架還是笑,就是那麼簡單,大題目是這兩個選擇。」

無是否好老闆

廖偉雄最近籌備明年在九展演出的演笑會,一心演回當年和黎文卓創作出來的「乜太」,豈料無不肯賣版權,只能把名字改為「七太」。

很多人罵無沒有人情味,廖偉雄增了智慧,反而沒罵。「半年前已跟他們談《笑星救地球》版權,當時他們覆了價錢,到我們要正式宣傳時,他們說不可以用《笑星救地球》,我們想轉用『乜太』,他們又說『乜太』只能作慈善用途,我覺得沒有所謂,商業機構有自己決定,我覺得有幾個可能性,第一是他們是一個很霸道的大台,不喜歡就不喜歡,但這個可能性比較低;第二個可能性是擔心我們做衰這個節目,但這個節目是我和黎文卓原創,是我們兒子,我們把『他』生出來,當然希望『他』好;第三個可能性,電視台覺得我們就這樣買版權去宣傳,不夠力,故意協助我們,讓我們向傳媒宣傳時更有效果,多些人留意。三個可能性之中,我覺得第三個最高。」

燦神說這話時沒笑,反而是聽者笑了,果然是燦神,沒有挑起罵戰,讓人心平氣和地去想,發生了什麼問題。

「作為一個老主僱,我是舊夥計,每一個事頭都希望舊夥計出來見得人,好威水,這才是好事頭,不是不讓你發達,個個舊員工出去都能夠立足,做老細不威猛嗎?市場中TVB掌握我的舊作更多,起碼一千小時,如果我好厲害,這一千小時節目全是錢,什麼都不用做,重新包裝就可以賣錢,不要講多,假如八萬元一集,價值八千萬,所以廖偉雄厲害的話,TVB有千萬入袋,他們怎會想我死?今時今日,電視業正下跌,被其他媒體挑戰得緊,八千萬是不錯的收入。我一直和無關係良好,所以我相信TVB今次是在幫我。」他強調不是自我安慰,那麼只能當笑話聽,或者當作燦神的警世金句來參悟。

「我唔識扮」

今日香港,已不是《網中人》阿燦偷渡來的香港,那是一九七九年,當年內地人眼中的香港遍地黃金,今日年輕人向上流的機會被窒礙,更不要說游水而來,內地客被譏為蝗蟲、土豪,香港人反而在尋找自己的新定位。同樣,今日的無已非七九年的無,以前電視送飯,日日夜夜陪住你,無係你好知己,今日變成很多人批評的對象。

廖偉雄開騷被窒礙,難得他沒有大力鞭撻舊主。「我們做演員很尊重版權,雖然其他很多人周街扮乜太,沒有買版權,但我們不會這樣做,過往很多電視台、雜誌叫我扮乜太,我不肯做,因我尊重無版權。」

他說當年創作「乜太」,是一個霸道的女人,不讓身邊的「小李」(胡大為飾)搶自己鏡,經常動粗用「笑星拍板」教訓別人,當年盛傳「乜太」影射的是無對台、亞視的話事人周梁淑怡,廖偉雄否認﹕「絕對不是,乜太不是扮任何人。」

假如要廖偉雄扮梁振英太太唐青儀,他能否勝任?「我唔識扮,現在不想去扮,演戲第一步是摹倣,第二步是創作,第三步變成藝術。你叫我扮,我為什麼要做回以前的東西?現在的人喜歡惡搞,唔緊要,香港人隨口當秘笈,笑就算,惡搞能否成為藝術家?距離比較遠,大家必須創作自己的東西。」

窮得剩下……

廖偉雄曾經做生意焦頭爛額,破過產,他形容現在經濟狀況:「債務未搞掂,哪裏有錢還?所以要人借多些錢給我,讓我有資金去賺錢來還,打份工怎還錢呢?」不知他是講真還是講笑。

他十年前開始在廣東的有機米種植公司打工,職位是總經理,負責經營「亞燦米」這種產品,又以這種有機原材料賣給製醋、酒等的公司,他說等到公司上市就有股份給他,但他不是老闆。「我條命不適合做老闆。」

現在他和太太住在廣州,女兒和兒子都在馬來西亞,女兒已結婚並誕下一子,兒子原本從事酒店業,後來廖偉雄太太與拍檔經營燕窩生意,盈利不錯,兒子做了老闆,廖太替兒子打工,一家四口現在生活穩定,「窮得剩下親情」,對他來說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