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影后蔡卓妍


  • 蔡卓妍小時候已很有表演慾,懂得擺可愛甫士。

  • 阿Sa成長於單親家庭,有個貌似林子祥的鬍鬚爸爸。

  • 喜歡演戲,喜歡突破,曾在《情癲大聖》中扮醜樣外星人。

  • 與鄭中基公布已秘密結婚並離婚的記者會上,鄭中基哭得比阿Sa還要多。

  • 跟陳偉霆在戲中演情侶,未幾兩人就成了真的情侶。

蔡卓妍(阿Sa)一邊擺甫士,一邊談玩手機遊戲的心情。「有段時間很迷Candy Crush,但多玩幾天,就沒興趣了,每次過關再玩下一關,好像重複又重複。」

她總結自己性格,很厭倦重複,由十五年前Twins出道到現在,重複演開心活潑女孩,已重複無數次了,她厭倦。

「所以想接有得演的角色。」所以有《雛妓》,有被後父強姦的場面,有和任達華的車廂口交戲和牀上激戰,又有講粗口,網民觀眾都嘩一聲,打破了以往阿Sa的形象,助她再次衝擊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寶座。

她直言希望得獎,並且是有生之年的夢想。「喂,將來排隊都應該輪到我啩,去到六、 七十歲,拿不到女主角不要緊,都頒個終身成就獎,我都有貢獻嘛。」阿Sa半笑半認真、仍帶着童音地說。

曾經獨唱《下一站……天后》,那是少女的志願,十年過去,事業感情都經歷過變遷,蔡卓妍今日的心曲,是下一站……影后。

有時不記得結過婚

訪問時,蔡卓妍一時自嘲,一時講可愛笑話,一時哈哈大笑,依然是開心樂觀的阿Sa,聲音中仍帶着童音,和初出道時分別不是那麼大,但始終不是十九歲少女,我們都是看着她長大的。

「廿五、 六歲時,試過不知怎樣取捨,繼續演開心少女?還是成熟一點?只是想過,但沒有令我好痛苦,做演員很被動,適當的時候,就有不同的事情發生,我是這樣應付我的生命,有些人比較進取,懂得找人投資拍些想拍的電影,我自問沒有這方面才能,順應着自己生命去行這條路幾舒服。」

她的演藝路一開始就爆紅,忙到沒停過,相信連思考的時間也少,突然發生阿嬌的事,接着阿Sa和鄭中基爆出已離婚,驚訝得教人不懂反應,未幾她就獨立發展,身邊又有了男友陳偉霆,幾年下來雖說稍靜了些,但仍有很多發揮的機會,阿Sa也給人感覺很努力尋求突破。

感情經歷過結婚離婚,心態上有沒有變?仍是那個開心的女孩子?

「都是,有時不記得自己結過婚、離過婚,這是我的一個回憶,有開心有不開心,但始終要面對之後的日子,我會寧願記得開心的東西,幸好,不開心的部分佔很少時段,有時自己都記不起,好像發了一場夢,因為只是做了一些儀式,別人結婚大排筵席,又搞很多東西,我沒有,所以時常不記得了,好像未結過婚。」

想生小孩就會結婚

現在身邊有了陳偉霆,她直言仍想結婚,只是心態不急。

「如果要再結婚,是到我想有小孩時,要一步步來,不過我暫時未想有小孩,以前有想過要,最近愈來愈不想,身邊的朋友開始有小孩,我見到他們好慘,整副心機全給小朋友,結果小朋友都未必好乖,好像一個賭博,我要想清楚,或者有一日,我完成了我必須完成的東西,或者會生,譬如我去晒想去的地方,看過這個世界,試過不同生活方式,都可以考慮。」

談到陳偉霆,阿Sa更顯尊重男友的語氣,大讚他的優點太多。

「他是一個非常上進的人,識他那麼久,都沒有停過,無論忙或不忙的時候。他很好玩,所有他有份參與的事,他都會令你覺得很好玩、很好笑。他很善良,很難得,尤其在這個圈,大部分人只得外表,很多人得個殼,但他心地很好,對人、對屋企、對動物,都很好。」

她自己每次拍拖,都認真對待,希望與對方發展長遠關係,陳偉霆當然亦是結婚對象。「一定不是玩玩吓,因為我討厭重複,其實拍拖好煩,要花太多時間去認識一個人,如果每一次跟這個散了,又換下一個,跟那個散了,再換下一個,我覺得好悶和厭倦,等於打Candy Crush,玩來玩去差不多,每次拍拖其實是重複做同樣的事:要知他的底細,將自己的成長由三歲講到現在,對方又是這樣,要花很多時間。現在我找到一個相處得好的人,已經很足夠。」

經歷過太多次失望

《雛妓》已為蔡卓妍在澳門贏得影后,加上〇七年憑《妄想》在韓國拿過最佳女主角,〇八年憑《戲王之王》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今年《雛妓》讓她第二次入圍影后五強,心情是矛盾的。

「不敢給自己很大壓力,經歷過太多次失獎,無論唱歌或拍戲的獎項,第一年入圍充滿信心,第二年繼續充滿信心,第三年不想繼續失望,現在覺得,拿到就拿到啦,拿不到都沒有辦法,有很多很強的對手。」

最失望是有一年叱咤頒獎禮,憑《年年》候選十大和我喜愛歌曲。「為什麼失望呢?播放率很好,投票入圍我最喜愛五強,到了頒獎禮現場,廿個人走來恭喜我,無論公司同事,或是其他公司的人和電台DJ,都走來說:『一會兒上台不要哭呀。』原先沒有想,變了很大期望。最後十大不入,已經好灰,之後我最喜愛唱票(票數最低),真是一刀插入你心,這些事情試過太多,一個演員必須學習,不是單單演好齣戲。」

演戲未必很難,最難是提高心理質素,學懂怎樣面對入圍、提名、頒獎、落敗,尤其頒獎禮直播畫面,分成五格對着候選演員的表情,是最高考驗。

有些人吹水唔抹嘴

「要扮從容、扮沒所謂,那個表情好難演出來,除非有很多次經驗,一定要靠經驗琢磨。不過對於香港電影金像獎,無論如何我都很希望參加,坐在觀眾席,沒有獎都得,不過當然最好拿到啦,我在韓國、澳門拿過獎,但那些獎不及我在香港拿,這裏是我由小到大成長的地方,這個獎是我的dream,是我很有感情的地方頒給我的,其他地方的頒獎禮去不去都沒所謂,香港電影金像獎我一定去。」

這樣說,接拍《雛妓》是因為想拿影后獎?「不是,這樣會令自己太大壓力,要拿獎必須有好的演出,如果只是為了獎接戲,不會是好的演出。」

不過她認為可以放遠些看,有生之年的夢想是拿香港影后。

「喂,將來排隊都應該輪到我啩,去到六、 七十歲,拿不到女主角不要緊,都頒個終身成就獎給我,我都有貢獻嘛,這是一個有感情和有分量的頒獎台。」

〇二年初出道,她在電影《常在我心》演患癌症的女孩,就曾提名新演員獎,可惜沒有得獎。

「那屆很搞笑,頒獎前個個都說投了我一票,結果沒獎,我心想我有那麼多票,去了哪裏?有些人吹水唔抹嘴,不緊要,其實他們不用跟我說那些話,我又不是什麼人物,我不能帶給他們什麼益處,可能某程度上他們都有欣賞我的成分,才跟我說這些美麗的謊言。」

參考法國片牀戲

《雛妓》有牀戰、裸露、講粗口,阿Sa一看劇本就想拍,她說監製杜汶澤並沒特別游說她。「不是很老土,『喂,你拍啦。』那種金魚叔叔騙少女,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應該做什麼,有些事情不用講出口,既然我接了,就會照劇本去做。我不是反口覆舌的人,一係我不接,如果我驚我不會接,一係我接了,會完成件事。開機之前,確實要用很多時間去問自己,究竟能否handle到,去想怎樣處理,這是開機之前要處理。未開機前會有尷尬,有看很多不同的電影,有些很偉大的作品,都有拍這些好偉大的場面,看看別人的鏡頭用什麼角度處理。如果我覺得尷尬,就不要拍,未開機前,你可以尷尬,開機之後,就不可以有一刻猶豫。」

她參考過的電影包括法國名片《巴黎野玫瑰》(Betty Blue)、《愛情重傷》(Damage)和《叛逆性騷擾》(Disclosure)。

在任達華經驗老到的幫助下,以及阿Sa對導演的信任,牀戲順利拍完,最大的反對是來自經理人Mani。「有一場Mani比較緊張,我全部都有打底,後期會『抹』走打底,Mani對此有些猶豫,我明白,她是經理人,我跟她解釋,她也接受了,我說:『我不想做偶像、明星,我想做演員。』這是最大分別,如果我立志做偶像,我不會拍這部戲,或者會很支持她講法,不要那一場,不過我的志願是做演員。」●

下一站……影后蔡卓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