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線劉浩龍


  • 賀歲片《12金鴨》中演三色鴨之一,為此戲個半月減十八磅。

  • 剛加盟黃柏高主理的太陽娛樂,目標是舉行紅館個唱。

  • 和容祖兒拍拖三年,其中的收穫是EQ進步了,他說女友也想他做好工作才談結婚。

  • 和鄭融拍拖數年,一直都否認,分手後才坦然承認。

  • 劉浩龍出第一張唱片,許志安送上孖煙囪作賀禮。

劉浩龍今天聲沙沙,驟耳聽像許志安。「我只有一個偶像,就是許志安。」當年為了近距離接觸安仔,因此參加新秀,做了一個星運不太順利的三料冠軍,遇過兩次公司倒閉,一次轉行又回來,但命運很奇怪,他由第一間唱片公司華星,到之後正東、東亞,現在最新加入黃柏高主理的太陽娛樂,都與許志安同軌迹,而且都是許志安加入後,劉浩龍就跟着來。

「我好似一隻吊靴鬼跟住佢。」兩人還有相似之處,安仔有鄭秀文,劉浩龍有容祖兒,都有個天后女友,難處都是被人比較男女的事業成績。「是EQ的訓練,對我來說更加是,好彩我識了一個好高EQ的女朋友。」

太陽娛樂的母公司是澳門博彩集團,他前一晚出席公司春茗,又增了見識。「有個百家樂遊戲,頭獎一億元,不過入場費都要一百萬。」劉浩龍只等衝線,他曾在無綫主持深宵音樂節目,月入一千,現在女友是樂壇天后,出席獎金一億的豪氣晚宴,這十多年的分別,可以有這麼這麼這麼大。

兩人都不急於結婚

這個羊年,對劉浩龍來說,有個萬事勝意的開頭,有份演「三色鴨」的賀歲片《12金鴨》票房佳,做完一輪宣傳,他初四和容祖兒到日本旅行,雖然在機場和機艙都被拍照,破壞了少許興致,但標題都是甜蜜,兩人感情漸入佳境,當初不被看好的聲音已靜下來。

「開頭有困擾,都幾多負面新聞,唯有用時間,沒有東西可做到,只有垂低頭努力工作。我EQ進步了,係人都覺得我女朋友EQ高,不用我講,她影響到我。我舊時EQ零蛋,細個時好火爆,現在覺得火爆為咩,最後受傷的是自己。做好工作,才可以蓋過不好的新聞。」

拍拖三年,所謂負面新聞發揮的空間有限,大多總結為女尊男卑一個主題。「近期少了很多喇,幾多謝傳媒,時間證明到,大家都高抬貴手,給我機會。」

一般人認為他先圓紅館夢,然後就娶祖兒。「暫時沒有想,剛簽新公司,要負責任,將所有精神放在工作,否則Paco也不放過我。」朋友們如陳奕迅、梁漢文等都結婚或有小朋友,會否令自己心思思?「很自然就會發生。(女朋友話事?)沒有傾過。(祖兒是否結婚對象?)希望,但不急,她也這樣想,想我先做好工作,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她一定會給我事業上的支持,大家是伴侶,支持很重要。」

起碼現在舒服的是,拍拖可以公開承認,以前和鄭融拍拖幾年,到了分手之後才可以坦然,因要顧及當時唱片公司的要求。

「那時大家都細,又同一公司,當時娛樂圈仍然可以有秘密,現在很難,你看有些傳媒鼓吹讀者影相有錢收,唯有接受世界是這樣,用番大家常用那一句:食得鹹魚抵得渴。」

與Paco隊一枝威士忌

劉浩龍上月正式宣布加盟太陽娛樂,當然不是做吊靴鬼跟着許志安後腳。「我和范振鋒及幾個朋友開了間日本餐廳,Paco有個專欄,邊吃邊訪問那種,去年他來,坐低傾偈,我們第一次識,一個鐘頭飲了一枝威士忌,好深刻,那天晚上我還要做首映,好急,還有下一單,傾到臨尾,Paco問:『有沒有機會合作呀?飲了這杯就當是。』我打個突,那時我還有公司,但難得有個咁犀利的經理人想和我合作,我心想飲了才算,還懷疑喝多了的人是否這樣,明天就當沒說過?之後他找同事和我接洽,傾了九個月有多。」

最難忘的是一簽完約,Paco就推兩首歌過來,其中一首是《Change Your Life》,詞已度身填好,Paco為他計劃好,除了拍戲,定了個清晰目標,上紅館開個唱。

「需要時間,我不急,我從來很隨緣,很多人覺得這種工作態度不對,可以怎進取呢?假如不斷同老闆講,我要開,你要夠資格先得㗎,我幾『知碇』,特登幫你開場演唱會,又賣不到飛,開完一次沒有下次,仲衰過沒有開過。現在想先多一首金曲,才想下一步,不想歌迷說想聽十年前的《思覺失調》。」

銀行戶口得幾元

劉浩龍是九七年剛改名為《全球華人新秀》的第一屆冠軍,剛預科畢業,夢想很簡單,就是去看偶像許志安和梅艷芳。「我在廁所碰到安仔,即刻癲咗,叫他在我背脊衫上簽名。」

華星幫是樂壇中最團結的一羣,一班歌手親如家人。「阿姐(梅艷芳)教落的,她睇住啲細,其他人好像安仔、Edmond、Eason都學她照顧後輩。」

但很不幸運,劉浩龍唱片也未出過,華星就倒閉了,他記得別人打電話來通知,他有哭過,接着被安排入無綫做主持,身份不屬於戲劇組,劇也沒拍過,只主持音樂節目。

「月薪一千元,第二年二千幾,第三年三千幾,增幅是一百巴仙,都幾勁,不過唔緊要,那時年紀小,家庭沒負擔,媽媽還要少少支持我,細個捱得,食麵、食漢堡包又一餐,銀行戶口得幾元,經常啦。沒有機會,連搏殺也談不上,一星期開一次工,其餘時間玩,沒有目標,永遠做那個主持。」

在無綫四年,好像荒廢了四年青春,向好處看,認識了至今最好的朋友,如謝霆鋒、陳奕迅等,個個識於微時。「阿臣上來我節目,完全沒理啲稿,自己吹晒四part,我們覺得好,可能有人覺得太癲,細個都幾唔聽話。《翡翠音樂幹線》有張長梳化,我為一件事同導演拗了幾集,就是雙腿盤膝坐在梳化上,頭幾集完全沒有導演讓我做,做乜唧?這樣輕鬆舒服嘛,他們說不禮貌,我堅持,最後都戰勝到,後來看到很多主持都這樣坐。」

做sales忍受難聽說話

但始終太低薪捱不住,科網熱潮興起,他轉去跟葛民輝做web-J。「仲開心,有八千幾元人工,好充實,返星期一至五,每日兩小時,小食飲品任食,一班仔有個竇度橋,做完工作也不會走,而且我鍾意軟硬,可以跟葛民輝學做節目,幾正。」

可惜一年後科網股爆破,劉浩龍經歷第二次公司倒閉。「欠薪八千多,成班人去小額錢債審裁處,後來覺得太煩,算數。」

只好轉行,做手錶行街sales。「我的客是連卡佛,幾易做,那九個月賺最多錢,最叻月入有四、 五萬。」但有時碰到有些人會說些難聽的說話:「咦,你以前咪唱歌、新秀嘅?做乜搞成咁?」唯有當作鍛鍊EQ。「認清楚這個世界咩人都有,不用放在心上。多謝這份工作,有少少錢『責』袋,人沒那麼徬徨,腦筋清晰了,去想以後路向,我知做這份工以後會有不錯的收入,但自己不是坐office的材料,那時醒一醒。」

於是拿着少許積蓄,錄了一堆demo,寄給全港唱片公司自薦,可是全部石沉大海。他感謝朋友介紹他給當時的正東話事人Herman何哲圖。「我現在仍叫他做老竇,沒有這個伯樂,就沒有我,第一次見面談了四小時。當時我已沒做這行,仍被雜誌寫負面新聞,可能我那時比較喜歡夜蒲,但Herman很信我,終於半年後叫我試音,達成我等了七年才有得出唱片的願望。」

被麥兆輝罵

後來轉會到東亞時,經理人想他多拍戲,初時他是不服氣的。

「最抗拒〇五年拍了一套《擁抱每一刻花火》,我演數學老師,廿幾歲,與楊秀惠師生戀,覺得自己不像。加入東亞之後,轉為拍戲為主,自己也不相信,拍了廿七部戲。由《飛砂風中轉》,才開始愛上演戲,多謝莊文強、麥兆輝,他們要我扮梁朝偉,就不斷看他的舊片如《無間道》,他們叫我看黎耀祥寫的書《戲劇浮生:黎耀祥論演技與人生》,他說每個演員應該先找一個人去摹倣,原來莊文強叫我扮梁朝偉是有原因,我做戲淡定了。」

拍《大搜查之女》時,習慣做歌手未上台前,與一班人在後台嘻嘻哈哈,在片場也一樣嘻嘻哈哈,麥兆輝當場拿他開刀責罵。「麥、莊是很認真的製作團隊,我再看其他前輩,劉青雲、廖啟智,個個等埋位都不出聲,集中精神培養情緒。」

自此他學懂這一套演員之道,慢慢喜歡演戲,拍《竊聽風雲》時,麥兆輝見他變得沉實了,走過來說,以前不喜歡他,現在對他改觀了。●

衝線劉浩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