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初衷劉玉翠


  • 劉玉翠

  • 劉玉翠自幼家貧,家有兩個媽媽、十七兄弟姊妹,令她有種牛王妹的性格。

  • 拍第一部電影《廟街皇后》時,她在演藝學院還未畢業,令人眼前一亮。

  • 一出道很順利,勇奪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之後還出唱片。

  • 為劇集剃光頭,順道拍些有型有格的照片。

  • 在《五個小孩的校長》演女孩嘉嘉的母親,與姜皓文做一對窮夫妻。

在這個圈,容易被很多事物遮蔽眼睛,可能是名利,可能是公司政治,可能是自己的一時之氣,可能是一籃子因素,忘記了最初入行是因為喜歡演戲。

最近劉玉翠拍了部《五個小孩的校長》,戲中女兒嘉嘉六歲,感情純真,懂得入戲,又懂得控制,她感覺是震驚。

劉玉翠本身底子也不弱,演藝學院剛畢業,就憑《廟街皇后》拿走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人,不多久就影視歌三線發展,後來經歷過起跌,情緒一度出現問題。

「吃了兩年半藥,我跟醫生說,不想倚靠藥物。」後來她尋找方法自我治療。

「情緒有起有跌是正常不過,遇到不開心就哭,開心就笑,抑壓會好辛苦,人是一個流動的生命體。」

這個訪問談到入娛樂圈day one的志願,莫忘初衷,也談到生命中的喜悅與遺憾,劉玉翠讓眼淚表達出來,哭起來樣子不好看也罷,她不讓自己變成一條沒有情緒起伏的鹹魚。

十七兄弟姊妹

劉玉翠生於大家庭,父親有兩個太太,她是大媽的女兒,家有九小福,細媽有八個孩子,合共十七兄弟姊妹,她排行十三。

「總會有爭,以前的劇集寫得沒錯,我們兩房住隔鄰,初時住木屋,後來搬到公屋,也在同一層。」

爸爸曾對她說:「我最疼就是你喇,阿翠。」她不覺得童年時被忽略,但因家貧,資源緊絀,她習慣作好最壞打算,想要的不一定有。她六歲已想演戲,在電視看完陳寶珠蕭芳芳,她會摹倣,扮哭扮笑,逐漸長大發現自己不夠漂亮,心想無綫訓練班收的是劉嘉玲,已打消念頭,預科時發現有演藝學院,不做明星,可以做演員,她去報名。

「第一次面試,聽到有人練提琴,整個校舍很有藝術氣氛,發夢一樣美好,一定要考進去。」但很難,一千人只收廿五人,她一如習慣作最壞打算。經過三次面試,終於收到信。「我躲入廚房拆信,因為住公屋沒房,冷靜細看,他們收我!那種興奮我現在講起都想哭,就是我的初衷。」眼淺的玉翠再說已忍不住流淚。「那種喜悅是得到很珍貴的禮物,不輕易得到的機會,憑我自己把握得來,我是個缺乏自信的人,原來有人欣賞我的潛質。我的初衷很純真,只想學習什麼是演戲,將來會否紅、會否發達,我沒想過。」

父親肺癌病逝

但父母不知她報了演藝,她印象中他們時常吵架,爸爸很「萌塞」,他一定不准。「家裏很窮,一年學費幾千元也成問題,我秘密替人補習儲了二千幾元,心想脫離父女關係也要讀,驚了個多月跟老父一說,誰知他很平靜說:『好啦,去讀啦。』」

入學不久,父親患上肺癌。「一年之後,暑假時他就走了,他看不到我的演出。」說着說着,劉玉翠忍不住哭了。「每次講起,我都覺得無奈,他曾經見過我上電視,就是青年節目拍我上課,見到我做大戲,只此一次,後來上台拿獎,他也看不到,更加欷歔。」

四年演藝,時常被老師罵。「毛Sir(毛俊輝)有次好惡鬧我:『你要做好啲戲,唔好掛住扮靚。』我把聲最差,好易沙,梁榮忠笑我:『你不如去做默劇。』完全打擊我自信,我就決心去學聲樂。」

到舞廳體驗

演藝有實習機會,她拍港台《性本善》,副導演介紹她去劉國昌導演的《廟街皇后》(原名《女兒身》)試鏡,角色既是龜婆張艾嘉的女兒,自己也做舞廳小姐,被母親打至手臂斷骨,真人真事改編,臨開鏡前,編劇安排她和真人母女見面,帶她到曾工作的舞廳和夜總會體驗,又到主角家中作客。「大家素未謀面,她很坦白將自己與母親的事告訴我,那晚我有種莫名的感動,心裏告訴自己要演好這部戲,作為表示她的明白。」

另一次跟編劇到舞廳體驗,遇上警察查牌,警員以為劉玉翠是其中一位小姐,對她呼呼喝喝,她忍不住回敬:「我是客人,為什麼要給你喝?」編劇大讚這個角色非她莫屬,因為選角好、準備充足,劉玉翠贏得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新演員,得獎前無綫已找她簽約。

「有些同行說我戇居,拍電影當然好過做電視,為什麼簽無綫做經理人?我覺得沒所謂,電視、電影、舞台都是做戲,而且我得獎後,公司還替我爭取加片酬一倍。」

年輕版葉德嫻

她心知獎項是對她在《廟街皇后》的認同,不代表往後一帆風順,也不代表往後的作品部部都好,但她給自己很大壓力,也擔心別人對自己期望很高。「失去了未得獎前的輕鬆,做不好會被人鬧,擔心別人怎看自己。」

這部戲還為她帶來新藝寶的唱片合約,當時該公司的高層阿Lal說,喜歡這個「妹」,不用試音就替她錄碟。

第一張唱片《I’m Sorry》她聲線沙沙的,帶點滄桑,DJ大讚是年輕版葉德嫻。「唱片監製說我聲線好特別,這樣的中低音很難找,我的弱點變了我的特色。」

她感到自豪的是,當年新人獎巡禮,其他女歌手夾口形跳舞,她一枝咪真聲現場演繹,還拿了新人獎三甲。

她拍劇嘗試找出自己定位,曾剃頭演出《布袋和尚》。「我很喜歡外國一位光頭女歌手Sinead O’Connor,她在《Nothing Compares To U》MV裏一邊唱對亡母的懷念,一邊流淚,拍得很有感覺。」

對付驚恐症

別人看劉玉翠喜怒形於色,其實她心態患得患失,十多年前得了驚恐症和抑鬱症。「可能我凡事先想到最差,這是壞習慣,思想傾向悲觀,影響腦部血清的分泌,形成情緒病。」

當時她會無故感到害怕,不能自制地嚎哭,身體沒有情理地不妥,幸好她懂得找醫生,又見心理學家,吃了兩年半藥,她主動向醫生提出不想倚靠藥物。

「醫生慢慢幫我減藥,我就上了很多自我認識、心靈治療的堂,唔食藥咁大膽?我不想宣揚不吃藥,但我想學習另一種治療,情緒有起有跌是正常不過,你會不會永遠都開心,平線沒起伏?這是死了、呆滯,不停高漲是黐線,不停低潮是抑鬱,怎樣才是健康?有波動是正常,遇到不開心,就表達:哭;開心就表達:笑,抑壓會好辛苦,應該有開心有不開心,是一個流動的生命體。」

她數年前離開無綫後,拍過內地劇,又在HKTV拍過真人歷險騷《挑戰》,深入越南的韓松洞攀山過嶺,她形容那次是「搵命搏」的生死經歷。

「真係好危險,專家話好易,廿幾歲或者得,我是中年婦女,危險到攝影師也不能拿機拍攝,要四腳爬爬,像偷渡,但越南人說偷渡也沒有那麼辛苦。電視畫面見到的都不是最危險,因為攝影師已收好機專心攀崖,衞星電話也收不到,我心想,千萬不要受傷,否則要當地人背着徒步跑一天出來,會流血不止。」

幾天之中,她驚到腳軟、喪哭,情緒大鍛鍊,以龜速完成旅程,結果活着回來。「這個經歷好值得,在偉大的自然之中,我們只求生存,所有榮華富貴、LV已拋諸腦後,有沒有涼沖不緊要,只要帶返條命出來。」又是一次生命之旅。

爐火純青

最近劉玉翠拍了部《五個小孩的校長》,戲中女兒嘉嘉六歲,演得超好,又入戲,感情又真。

「被她感動到不知所措,攝影機正在拍她,我已哭了,再拍過來,我對眼不可以又紅又腫,但眼淚不期然流出來,姜皓文、導演、其他工作人員都被她表現震驚,想不到一個小朋友控制得那麼好,她們是從四百幾位小朋友選出來的,很難得找到這麼出色的小演員,我們成班大人被她lead住。」

其他對手是馮淬帆、吳耀漢、吳浣儀,個個老戲骨,不用演已經有戲味,忽然發覺六歲小朋友感情純真,六十歲老演員爐火純青,生活就是戲,演得最好就是「唔使做戲」。

「我還在做戲,明眼人看得出有痕迹,今次從老前輩身上偷師,他們已是一個境界。」●

莫忘初衷劉玉翠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