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烚雞肉的味道許志安


  • 許志安

  • 許志安在家中排行第十,鄭秀文自言喜歡被叫十嫂。

  • 運動型的安仔喜歡踢波,自小像個波牛,在明星足球隊踢左翼。

  • 八六年新秀冠亞季,文佩玲、許志安、黎明,得第一的現在最少見。

  • 安仔和Sammi事業上的巧合,〇一年度齊捧TVB最受歡迎男女歌星獎。

  • 許志安每次演唱會都要練肌肉,是對自己的鍛鍊和向觀眾交代。

月底開演唱會的許志安要keep fit,訪問途中,他的同事抽着六七個外賣飯盒進來,一打開,咖喱、白汁、豉椒、洋葱……香味充斥房間,許志安的餐單是,白飯、烚雞肉、蛋白和烚青菜,而且訪問後才有得吃,但他道行很高,似乎沒被會令他破禁的食物吸引。

「當我正在吃白烚雞肉,我找到它好吃的地方,橫掂你要食,我一邊吃,一邊想,有什麼比它更難吃?例如苦瓜,這是我的人生觀。」

經過事業起跌,經過感情離合,現在的許志安前所未有懂得感恩,有滋潤,口中的白烚雞肉也美味無窮,何況我們曾目睹他和鄭秀文分享豬髀餐,那是四年前全港想看的大團圓。

這四年來,許志安前所未有得到那麼多祝福,他直言這些正能量令他變,神令他變,鄭秀文令他變。攝影師搞鬼地跟他說:「想像鄭秀文在鏡頭裏面,開心啲笑!」其他人心想:「搞乜呀?」一直表情很cool的安仔卻開懷地露齒笑了。

考慮領養小孩

既然鄭秀文已表示喜歡十嫂這個稱呼,又跟人說可以叫她許太,那麼,許鄭已視對方為家人,下一個問題是,需不需要一個小安仔或一個小Sammi?

「不需要。」許志安答得很快。「我現在很清晰,這個環境,收養會不會好些?助養或有時間做義工會不會好些?我看到有些年輕女孩,抱着幾個月的影學生相,用電腦執走個爸爸,我接受不到,我不信現在的制度,好亂,整個世界,香港更加啦,我不覺得活於現在混亂的世界適合有小孩,領養或助養不同,我會從另類的方法,感受愛有幾偉大。」

安仔說他有想過領養,不過事情複雜,又要別人批准,會看下一步。不需要生小孩是他的看法,還是Sammi的看法?「我和她什麼都談,看法頗一致。」

外界認為許志安和鄭秀文近年性格和人生觀一起變,復合後尤甚,像兩部調校「同步」的電話。

「是我變先,我也在尋找,無疑她是一個心靈上很重要的人,認識神要自己啟迪。我在她身上看到我自己,以前的我和現在的我有何不同,我見到她,會看到另外一個許志安,很特別的,在相處中感受到,難以用言語形容,總之是很大不同。」

互相陪跑激勵

記者拍到他和鄭秀文一起跑步,其中一個快要開個唱,另一個會陪跑激勵,一個fit,另一個不可以fat,他們就是這樣的伴侶。

「是呀,你跟她說你要fit沒用,你要行動給她看,她才會有動力,沒理由我捧着碗即食麵,跟她說:『喂,你操fit啲呀,演唱會要勁。』一定要說:『來,我又操。』這樣大家都會進步。」

Sammi廚藝好,現在輪到安仔備戰個唱,她不會在這個時候煮美食,這也是他們的默契,步伐愈來愈相同。安仔以前有負面新聞,現在有了個外界公認匹配的伴侶,針對他的新聞大幅減少,而他也認為自己的處理方法也有不同了。

「我去跑步,見到記者追蹤拍照,我先打個招呼,看看條褲有沒有走光,幫記者指一指方向,『呢邊呀!』怕他們跟錯方向,他們已跟了兩日,很辛苦。以前會很不開心,自己出街啫,為什麼要影?又會擔心他們寫什麼負面東西。現在慶幸還有人影,又沒有約,他們自己來跟,起碼有價值,我自己調校心態,只要自己心裏存着一個想法:『感恩』,還有:『OK,咁又點?』不要看得太重,反而出來效果更好,雜誌寫:『許志安為演唱會喪操』,多謝喎,自己的想法可以改變事情的結果。」

梅艷芳教的道理

安仔也想將這些正能量送給大家,今個月底在紅館開個唱,演唱會名字《Come On》,就是對大家叫一聲「加油,來吧」,又有首主題曲《你的秀》,秀是鄭秀文的秀。

明年就是他入行三十年,趁機也可穿越時光隧道聽聽他的舊歌。許志安八六年參加新秀,他原本和一位同學合唱,只為互相壯膽。「那時我住黃大仙,同學住坪石邨,在邨外天橋上,兩個男孩子戴着耳筒一人一邊練歌,怎知同學臨陣退縮,我一個人頂硬上,面試對着黎小田唱,對方聽完我唱慢歌,又叫我唱快歌,就這樣入圍。」結果拿了亞軍,黎明是季軍,他很快得到賞識,梅艷芳同年有首《將冰山劈開》,要一把男聲合唱,原本草蜢試過音,阿梅覺得不適合,想起新秀出了個單眼皮男孩,即管一試。「我還在讀中七,穿着校服去鰂魚涌錄音,梅姐和草蜢都在場。」年尾這首歌入了總選,但因台上需要跳舞,與梅艷芳一起拿獎表演的是草蜢,而許志安在黃大仙家中看電視。

不過梅姐給他不少機會,緊接又找他合唱《我肯》。「跟她出埠走遍全世界,太幸福,去到歐洲德國、荷蘭,她紅到咁,一個歌手帶五個嘉賓,草蜢、譚耀文和我,她就是要我們去見識這個世界,每一晚看她台上演出,沒有綵排,是神來之筆,她就是要我們學這些。」梅艷芳教他很多:「不要怕蝕底,要幫人;她又教我,支持你的人的說話要聽,高層說話可以不用聽。」

鄭秀文封他做偶像

八八年許志安出第一張唱片,可惜銷量不好,但他不知道,當時有一位出爐新秀,在刊登於雜誌的歌星小檔案上,填寫偶像一欄時寫許志安,這位新秀正是鄭秀文。給他看這本舊雜誌,許志安笑得有點尷尬,只說:「的確是開心的。她參賽時唱《乾一杯》,當時我覺得這個女仔贏梗(結果是季軍)。」

剛開始兩三張唱片的銷量,許志安都處於危險邊緣,唱片公司說再不行就解約。他把心一橫改變形象,剷skinhead,穿Jean Paul Gaultier唱《翻騰》,行妖一點的路線,多點跳舞,才殺出重圍,有得留低。

他九六年第一次開紅館個唱,那年有首很hit的《男人最痛》,華星替他開騷,但已知他不續約,開完演唱會將他雪藏九個月,那時他心情很矛盾。

「好流行卡拉OK唱大廳,我坐在一旁,一晚有十幾二十人點唱《男人最痛》,每個人都有個故事,金融界西裝友又有,學生哥又有,那些男人好多負擔、好多壓力,碰巧我自己也有好有壞。」

第一次個唱的教訓

最深刻是第一次個唱,第一晚七時才收到服裝設計師Tomas Chan的衣服,很多件都袒胸露腹。「那時不知唱歌要有聲色藝,衣服好靚,但我好肥,有個肚腩,是一次失敗,因為這次痛苦的教訓,我之後開演唱會老虎蟹都要操到好fit,自第二次個唱到現在,別人一定會問:『今次操成點呀?』要向觀眾交代,搞到現在個個男歌手開騷都要練肌肉。」

演唱會令他練大了膽量,Tomas曾問他:「你最驚什麼?」他答最驚露腿,因覺得自己腿形怪。「嘩,跟住他造了一條褲出來,超短的,但我很佩服他,他懂得拿走我的恐懼,給我一對好高的boot,做人也是,處理恐懼的最好方法是面對,不是逃避。」

見過他在台上跟觀眾握手,女歌迷像要把他扯下來據為己有。「好開心㗎,其實她們可以選擇不扯你,去扯另一個,因為你有首歌打動到她,影響到她生活,她覺得你屬於她生活一部分,這就是做歌手開心之處。」

識笑的肌肉

現在他晚上不吃澱粉質,每次減肥,他的臉龐就會顯得太瘦,他這次想臉龐肥一點,瘦得來健康,不是瘦得來像有病,他請了兩個教練,一個專攻練大隻和設計餐單,另一個專攻體能。

「有一日只吃了三條菜去健身,明顯肌肉唔識笑,操極都『榭榭哋』,又有少少暈,我就調整,下午吃一碗飯,吃烚雞肉、蛋白和菜,戒鹽油,但不想戒糖,因為人要開心,少少糖份令人思想正面。」演唱會當日,他在開騷前吃少許飯。「男人唔食飯無力,腦部轉數都快一點。」

由減肥,他想到人生。「我吃一碗白飯,會覺得以前同一碗飯不及這碗那麼好吃,因為我只得雞和菜,我需要吃這碗飯,才有力量,我就覺得這碗飯幾好味,以前沒有那麼留意,我現在懂得尋找每件事箇中的好處,這是我的人生觀。」●

白烚雞肉的味道許志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