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妻號梁漢文


  • 梁漢文

  • 十七歲參加新秀,沒有得獎卻被華星看中簽約,未夠二十歲出第一張個人唱片。

  • 以前身材瘦削,做大力水手博觀眾一笑。

  • 華星年代,和同門的鄭秀文扮米高積遜和麥當娜。

  • 圈中最好的朋友組成Big4,在梁漢文經濟拮据時,其他三子都做過他債主。

  • 〇八年與Karen結婚,經過一起抗癌,現在感情到達心靈相通境界。

這個訪問很輕鬆,梁漢文開了罐啤酒來喝,他曾經對自己說要戒酒五年,結果戒了三年半。「那三年半是我人生之中最不開心的時間。」那段時間他經歷了很多,舅父尹志強走了,太太患癌,他們默默地抗癌一年多,才公開向傳媒承認,那時太太已康復了,兩夫婦攜手走出陰霾。大家發現,以前愛飲酒、曾醉到跌入垃圾堆的梁漢文長大了,一邊努力工作,一邊無聲守護太太,是個愛妻號。

太太患病期間,梁漢文說自己背着別人哭過,試過找地方逃避,但真男人要有膊頭,扶太太並肩而行。「原來兩夫婦真的有心靈相通,由那時開始,我們真真正正的click到。」

走過逆境,他決定人生應該輕鬆一些,讓自己適量地重新喝酒,煙則戒了。今年四十三歲,他深深覺得現在是人生中場,哨子一響,迎接更精采的下半場。

給她美麗的天空

談起四年前與太太Karen一起對抗乳癌,梁漢文有自己一套看法。「這個病成因可能和飲食睡眠有關,但主因是情緒,而令這個病康復,情緒亦很重要。」他指指腦袋說:「最緊要打呢度,有意志、有信心,已贏了一截。在那個階段,我提供很多樂觀的世界、美麗的天空給她,這些美麗的畫面,可以帶動她的情緒而幫到她,我用這個方法,她的思維慢慢變得正面,思維正面,我覺得是對這些病最重要的一環。她被人打完一針,她對這一針有沒有信心,就是那個正面的思維。」

最初發現患病,梁漢文說看到她很害怕。「我都好驚,我分分鐘驚過佢,但要同自己講無得驚,這件事我陪你一齊打喇,我給她一個好強的信息,總算打贏一仗。」

他自己驚的時候,他選擇躲起來,朋友問為什麼不跟他們說。「講沒有用,驚可以怎樣?他們一定說:『無事的。』去到那個位,你就會明白。自己匿埋,有時哭吓,有時發脾氣,發洩了出來就得啦,有時打泰拳、踢波、做吓運動,出身汗。」這是他面對情緒低落的方法。

到桌球室逃避

太太病癒後,兩人的相處起了極大變化,以前礙於男人心態,他很少跟太太說我愛你之類,覺得在心中就足夠,兩夫婦一定明白,現在他有機會就宣之於口。

「我們之間的感情,鞏固到前所未有,一些體驗令我珍惜,過程中互相看到對方另外一面,我看到她的堅強,這方面我從來看不到,原來她這麼硬淨,我估她又看到我的細緻和對她的付出。原來兩夫婦真的有心靈相通,由那時開始,我們真真正正的click到。」

他是病患者的丈夫和照顧病人的家人,而且身為藝人,不方便公開太太病情,本身也承受巨大壓力,他記得一個重要的晚上。「她第一次入院,要留院一晚,我已身心疲累得好緊要,因為還要準備演唱會,我跟她說:『既然你入院,你今晚好好休息,我不過來了。』那晚我一個人走了去波樓,我想離開一下那些事,去見一些我不認識的人,他們不會令我想起那些病、那些事,不知不問,我想進入另一個世界放鬆自己,我就在波樓和一些不太認識的人打波,打了一會,不知為什麼想起她,我控制不了,立刻丟下桌球棍去醫院,那時我去醫院好大件事,因為外面不知,我要包紮晒自己、易晒容去醫院,一去到醫院,她睡着了,我坐在她牀邊,幾分鐘後她醒了,立刻攬住我,她說在夢中見到我,一張開眼就見到我在眼前,可能這就是一種信息,我信大家有心靈相通,可能她在夢中叫我去醫院,這是一次人生體驗。」

說起來有點神奇,他卻覺得實在,令他深深感受到太太在自己生命中的重要。

蘇永康介紹醫生

他和Karen拍拖十年才結婚,今年結婚七周年,他這樣形容兩人的關係:「以前我們都是大細路,兩個都不是特別有長遠計劃,很活在當下。我們九二年認識,中間幾年沒有聯絡,九八年重遇才開始拍拖,一起了半世人。我好鍾意慶祝,有什麼事都喜歡出街食飯,兩個都好開心。」

那段期間,新秀一班兄弟替他們保守秘密,讓他們安心醫病,他感激朋友保護着他們。「遇到困難時,就知什麼叫做真朋友,阿公(蘇永康)又介紹醫生。」他說朋友之中,最close的是Big4和陳奕迅、吳國敬,他形容是「老死」。

以前梁漢文給人感覺愛玩,頗孩子氣,經過太太的事,才讓人看到他是「愛妻號」,是個可倚靠的男人。「其實一向都OK,只不過未看到這一面,只看到我飲醉酒的一面。」

太太有病,令他思考了很多,體驗實在切膚。「我想令這個家庭好,先要令自己更加好,才可以帶到更好的東西給她。太太的事令我長大了,行為、家庭觀、工作態度,完全改變了。首先我戒了煙,我的生活,以前喜歡和班friend出去飲酒,現在少了很多,多了重視家庭,想什麼都從家庭出發,責任心也強了很多,現在工作遲到一兩分鐘都不安樂,助手都看到我改變,沒有一個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我們藝人會簽經理人公司管理自己,但最重要是self management,這一兩年我在改善這方面。怎樣對這個家庭更負責任呢?引申到覺得,簽什麼經理人都係假,最緊要自己管理好自己。」

比較遲熟

自我管理好,就是令別人不用擔心自己,梁漢文是家中長子,有兩個弟弟,由細到大,母親都說他最不用擔心。

「自己熨好校服,掛好,自己上學,自己處理好所有事。」但在樂壇,梁漢文給人感覺像華星新秀中的師弟,雖然陳奕迅比他年輕,有時會記錯梁漢文比他資歷淺。「我都承認男仔之中,我屬於比較遲熟。」

過去七、 八年,朋友知道他很多私人事,擔心他情緒低落。「我扮無嘢,不太懂分享不開心事給人聽,現在叻咗,講多咗,以前不會講,不想講,不喜歡講,和朋友一起飲酒,都不會講,可能是長子心態,不想別人擔心。」但問題是朋友看到他有事要擔心。「我學緊,我知說出來對身心都好,但給我時間。我以前工作方面的不開心事,一滴都不會告訴太太,現在會講,但又顧慮影響她健康,總會讓她知道,好過要她估估吓,亂猜對她情緒更加不好。」

太太還未完全度過觀察期,他們暫時不會考慮生小孩。「一來她要徹底康復,在我來說,也不覺得特別需要小朋友,各種原因,整個大氣候、整個社會氣氛、整個大世界,小朋友將來不容易。」

人生的中場

梁漢文今年四十三歲,他深感現在是人生的一半,八月的紅館個唱名叫《梁漢文中場表演》,是想表達這個感覺,人生和事業都要開展下半場。

「我走唔甩,下半生繼續唱歌給大家聽。我的上半場,刺激、精采絕倫,順利和開心的時間好多,不順利的時間也有很多。」不順利的包括華星結業,他失業年半,差點破產,心愛的保時捷斷供幾乎被拖,被人收樓又遇上母親入院,許志安借錢給他母親醫病,他曾說Big4其他三位都做過他債主。「又遇過令我上返來的《七友》,過去十年我覺得是『絆手絆腳』的不順利。」譬如上一間公司金牌大風人事不斷變動,令他發展被挫。「有些工作原本傾得很順利,某些原因又告吹,當然不是完全不順利,總有些沙石,做二十周年演唱會時,太太又有病,令我不能集中去做,我好明顯是黑仔,我相信這個階段我已過晒。」

新歌《一路走來》就是表達他這些想法,這次個唱他和林海峰一起構思,開三面台,希望不再是勁歌熱舞,而是多利用燈光及3D舞台投射效果,製造有深度的舞台空間。●

愛妻號梁漢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