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籌股方力申


  • 方力申

  • 方力申

  • 方力申自小喜歡唱歌和受人注目,入娛樂圈是自然的路。

  • 小方讀中學時在泳壇得獎無數,和蔡曉慧合稱男女飛魚。

  • 十五歲第一 次破香港紀錄,他說做運動員建立起很強的自信。

  • 在樂壇的成績是憑《好心好報》得獎,曾是卡拉OK熱唱歌曲。

  • 與Stephy合作過不少電影,他說與女友工作很易吵架。

  • 方力申

香港人是看着方力申長大的,由學界泳手開始,奧運代表到港大學生,再變成青春偶像,拍下一系列《獨家試愛》賣座片,過去五年,他北上發展,最近又回歸香港,身邊有個穩定女友鄧麗欣,俗語說「生生性性」。

「陶傑好多年前寫過我,他說我是藍籌股,長期實賺。」說的也是,起碼未見過方力申大上大落,他也有過一點買股經驗。「試過買創業板股票,買三十萬,最近剩返一千四百八十元。」

他有另一樣投資心得,是買畫,父親經營畫廊,會替他購入一些畫作,他說自己名下有百多幅畫,如悉數賣出去,價值一層豪宅。

股票和畫作的價錢有升有跌,有時是泡沫,有時是吹水,方力申不信這一套,運動員出身,他只信有鍛鍊才有成績,過去幾年靠自己人脈關係開墾大陸巿場,又介紹鄧麗欣一起北上拍劇,簽內地華誼兄弟是直接約老闆傾,拍無綫劇是透過朋友關係,自己部署,不是抄捷徑或等運到,藍籌股不是浪得虛名的。

易與女友吵架

方力申和鄧麗欣拍拖九年,三年前才肯認,可能是因為人大了,自信也增強。

「不想認㗎,上次去巴黎旅行,在街上被人影到,時裝周有很多香港記者過去。我們兩個行街,沒有拖手,記者車經過再衝回來影,影到就唯有認了,公司也不知我們去旅行。認了才不好,日日問我幾時結婚,不想講都是因為想保護感情。」

他即將和Stephy拍《獨家試愛》的十周年紀念電影《紀念日》,葉念琛執導,是某個世代男仔女仔的集體回憶,晃眼已是十年前的事,方力申、鄧麗欣成了公認的一對,也是十年前開始。

小方說和Stephy一起工作,特別容易吵架。「一講工作,大家都有不同意見,總覺得自己工作方法好些,不講工作好啲。譬如她剪短頭髮,問我好不好看,我話唔好睇,她一心一意想剪短頭髮,就會意見不合。又譬如拍個MV出來,我問:『點解化個咁嘅妝?』我會好直講我意見,所以咪戇居,男人最戇居就是講真話,改變不到。」他會因為Stephy的頭髮長度有意見,甚至頗嚴格。「剪短可以。」他指指剪冬菇頭的女同事說:「唔好剪到佢咁短。」

未稱Stephy做老婆

他和鄧麗欣不時以情侶檔工作,他認為有利也有弊,他會小心選擇。「工作很容易起問題,好多人都不贊成兩公婆同一間公司,成日對住,你會見到老婆最兇惡的一面,變了partner,沒有了sweet sweet老公老婆的感覺。日常生活也是,交租交稅,傾得多,沒有了朋友happy happy的生活。」

聽他講「老公老婆」,難道已將Stephy當作太太?「無喎,不是說未去到那個感覺,但我們兩個從來不會像內地一些人,例如我的表弟,二十歲就當女朋友是老婆,初戀都叫老公老婆,我們兩個從來不會以老公老婆稱呼對方,一次也沒有,講笑也沒有。」

他希望拍《紀念日》時盡量少對Stephy給意見。「其實都不應該干涉她的事,以前諗住熟,就干涉一下。」他和Stephy吵嘴,有時可能是情趣。提起他是游水運動員,Stephy是排球隊員,聞說她積極組隊比賽,原來談這方面都有得吵。「我時常被她罵,佢成日話自己係排球運動員,大佬,我和她點同level呀?」說了一半,他自覺講錯說話,立刻改口,語帶嘲諷說:「佢都好叻,她是排球運動的女青年軍,好有潛質,跳得好高。」言下之意,小方是奧運代表,至今仍是香港紀錄保持者,Stephy只是業餘隊,不能相提並論,一比較可以成為笑話。「佢鬧我睇小佢囉。」至少運動可以將他們拉近一點吧。「兩個人一齊,一定有共同興趣,我鍾意室外,她見光死就不行,我不打排球,但我可以看她打,我驚波,我好膽小,一省埋嚟我驚。」

低十倍片酬接無綫劇

方力申今年簽回黃柏高的公司,他過去三年是屬於內地的華誼兄弟,曾經轉移陣地到大陸,現在經理人公司轉回香港,不過仍希望中港兩邊走。

「最近收到香港fans信,說希望我回來,信中說『你走了五年』,我覺得沒理由,我只是簽了華誼三年,才想起我在金牌大風最後兩年,已返大陸拍劇,自己也不記得。這五年,拍了很多內地製作,好忙,遺忘了香港fans,大陸那麼大,不像在香港做什麼都有機會見到,拍了未必全國見到,香港人更少機會看。」

感覺就像方力申遠了,華誼兄弟合約最後一年,Paco聯絡他,問他有沒有興趣簽約。「我在國內都建立了一點人脈關係和知名度,只要在香港做番好一點,可以兼顧兩邊巿場。」

方力申很懂得為自己鋪路,簽Paco前先接拍無綫劇《華麗轉身》,這部劇既不是黃柏高為他接,也不是華誼兄弟替他接,是他靠自己和無綫的關係接的。「要多謝華誼兄弟容許我接,因為片酬比內地劇差十倍,其實華誼有權說:『賺不到錢,拍來做什麼?我們又沒有香港巿場。』原因是我打算今年簽Paco,希望香港多些作品。華誼跟我說:『只要你覺得有好處就去做,我們支持你。』雖然他們抽不到很多佣金。」

黃柏高飛台灣傾約

去年九月他在台灣拍《華麗轉身》,黃柏高專程飛去跟他談合約,談得合意,晚上兩人喝了一枝威士忌。之後一切按計劃發生,今年合約生效,《華麗轉身》出街,暑假有葉念琛、鄧麗欣的電影《紀念日》。

「對我來說一定有賺,我對上一部電視劇是十年前的《甜孫爺爺》,香港人如果不看電影和周六電影榜,不知方力申做戲是怎樣,TVB有一定威力,就算加拿大的親戚都看到,我在國內拍了六七部電視劇,他們都看不到。」

至於黃柏高為他繪畫什麼鴻圖大計,他說:「合作那麼多年,不用講甜言蜜語,希望拍些大一點budget的電影。」內地製作片酬高,他不會放棄,《華麗轉身》播出時,他在北京和張韶涵拍電影,做完這個訪問,又要去成都拍另一部電影,逗留一個月。

「我在內地有一定人脈和合作夥伴,相信會繼續合作。」方力申是香港仔,而他母親祖籍北京,父親的畫廊在內地有生意,他到大陸發展如魚得水,講普通話進步得快,有導演讓他現場收音,他中港都逢源,更重要的是,他懂得積極。

人脈關係

五年前他的公司金牌大風出現人事變動,黃柏高被調職,旗下藝人包括方力申都受影響,他一位朋友認識內地製作公司海潤的人,找他拍內地劇,他找到出路,該劇尚欠一位女主角,他提議用女友鄧麗欣,對方又接受,兩人一起北上發展,沒靠金牌,靠的是自己。

「梗係介紹自己人啦,那是我們第一套內地劇,在昆明,用普通話演民初戲,全都未試過。」朋友認識華誼兄弟的老闆,小方直接跟他見面,傾合約傾價錢,由不懂學到懂。「我不會獅子開大口,不會開個好勁的價錢,讓你慢慢減,我值得幾多,就講幾多,我看經理人合約,不會要求你給我什麼承諾,除了錢,這是最穩陣的,我給你幾大信心,你給我幾多錢advance,我慢慢幫你搵,搵到的話,我不用還返俾你,這是我和公司的互相信任。」

這是他十多年來在娛樂圈學懂的生存之道,金錢收入才是實際,其他虛無的名氣、浮誇的承諾不用緊張。

北上打江山,令香港人氣下滑,他不覺得是犧牲。「工作滿足感我有,收入有,知名度方面,在香港識我的人,不會不記得我。但我在內地以前去某幾個城巿,才有人認得我,現在每一個城巿都有人認得我,這是我的進步。」●

方力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