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小風波魏駿傑


  • 魏駿傑

  • 魏駿傑

  • 魏駿傑做了父親後,不介意在微博分享湊女樂。

  • 來自重慶的太太,七年前嫁給魏駿傑,並誕下一女。

  • 魏駿傑其中一位舊女友,是港姐出身又做過歌手的何婉盈。

  • 滕麗名與魏駿傑一起拍《陀槍師姐》又拍過拖,做過多年電視情侶。

  • 當年魏駿傑劇中的新娘,一個是傅明憲,一個是徐濠縈。

魏駿傑手臂紋了藏文,是佛教的六字大明咒,上大陸工作但求出入平安。幸福、快樂、平安,這些簡單的詞語,如果紋身能換來,何樂而不為。像婚姻愉快,怎樣能確保?

早前有報道他和太太婚姻出現波折,年輕廿年的內地妻子被拍到與其他男士過從甚密,魏駿傑用千七萬買獨立屋箍煲「氹老婆生仔」。

曾被傳媒寫了不少負面新聞的魏駿傑承認,有段時間忽略妻子,又承認自己性格「躁底」,不過太太亦火爆,現在「小風波」已過去。

「我還欠她一個婚禮,應該今年底或明年初香港補辦。」現在兩人希望再生一個孩子,三年前太太曾不慎流產,也是另一次小風波。「她哭得好慘,我飛車去找她,攬住她安慰,我們有過經歷,感情幾穩。」

兩個人一起的經歷,如一次紋身,痛過了,更明白怎樣掌握平安、幸福、快樂。

跟太太的關係空白了

魏駿傑說雜誌偷拍的「情節」大都是虛構,整件事只是「小風波」,二月已決定買屋,太太只是被拍到和別人從食肆走出來,並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地方。

「我問也沒有問,她去哪裏、幾點返,我從不過問,兩個人一起,不是要綁住對方,是信任,這件事我沒有跟她談論過,過去了,她還尷尷尬尬跟我說:『雜誌這樣寫……』我說不用傾。」

但新聞讓他反省跟太太的關係,他承認有疏忽太太,因為自己將所有精神全集中在五歲女兒身上。「一個男人比較年長,才有個那麼可愛、黐身的女兒,會將所有注意力給了她,忽略了老婆,我好努力改善。」太太也說他是一個很好的父親,但不是一個很好的丈夫。「我和女兒的親暱,說出來很誇張,甜過puppy love,日日拖住,在街上都咀嘴,由起牀、執書包、煮早餐、送她上學、買餸,煮飯給她吃、沖涼、攬住她睡覺,一日對住十八小時,那段時間跟太太的關係空白了,所以是我不對。」

不用扮young

但太太沒有投訴,魏駿傑形容她火爆,用了另一種方式表達,例如找其他事情罵他,原因多數是小事。

「她脾氣爆,四川人都是火爆,這是與生俱來,不過她爆完一句,很快沒事,她快過香港人,但爆得勁過香港人,爆完轉個頭就笑騎騎,我都唔知她做乜,最初以為她精神分裂,兩夫妻眨吓眼過了七年,女兒五歲,還有什麼事嬲?經一事長一智,她學懂有避忌這回事,她真的年輕。」

太太嫁他時,仍是一個大學生,讀體育,屬於重慶三級跳代表隊,婚後申請來港,接着做了媽媽,沒有正式做過工作,來港定居後讀過不同的課程,如駕駛遊艇、化妝、健身,現在向鐵人賽發展,才廿七歲,不想只做一個家庭主婦,想有自己事業和興趣。

「我給她很高自由度,隨便發展,現在做珠寶,和朋友一起賣,我朋友很有經驗,帶着她,我跟她說,不是要賺幾多錢,先吸收經驗,我讓她中招先,這樣最深刻。」

他讚太太顧家,女兒報學校和興趣班,處理得井井有條。太太比自己年輕廿年,思想差距大不大?「我不用扮young,心態上仍年輕,現在仍砌模型、逛旺角,喜歡學不同東西,現在考紅酒牌,我好八卦。現在太太在三項鐵人方面訓練,我以前是泳隊,開始教她游水,但家人很難,教一會就罵,我以前被教練用浮板扑頭,這樣才練到,對住老婆咁會吵架,叫她都是找教練。」

三年前流產

至於是否想追個兒子,他說:「想生多個,仔女都得,女兒可以和弟妹玩。如果讓我選,我想多個女兒,女孩子好乖。太太也想,三年前其實有過一個,不過流產了,不知原因,有一日去診所檢查,一check沒有了,懷孕一個月左右,如果你信中國人說法,太早不應說給別人知,那次告訴了我哥哥知,下次都是要守口如瓶。我們都很傷心,她一個人去尖沙咀醫生診所,在後巷廁所哭得好慘,我飛車去找她,攬住她安慰,我承認超速了,如果影到快相很嚴重,我們有過經歷,感情幾穩。」

他相信最近搬了屋,感情應該更好,由幾百呎搬到有兩層樓合共五千呎,空間大了,若有拗撬可以去另一層暫避。「幾好,嗌交都沒有走出街。」

魏駿傑說自己年輕時也是「躁底」,在TVB得罪很多人,曾當面罵高層、導演。「我沒有扮阿哥,又沒有遲到,都要將你降低些,大聲呼喝,我在現場即刻指住他罵,再打電話向監製報案,我問監製:『我們大台,那麼多導演和副導演,要對着劉德華才客氣?』監製就安撫。有一個極高層,他罵我遲到,我說藝員用的停車場滿了,其他職員的停車場還有位,保安不讓我入,一定要我泊在無綫外面的街上,天天抄牌,我在TVB人工不高,可以付幾多張告票?點解你們管理那麼僵化?電視台時常說藝員是公司的資產,只是講,因為我們憑TVB才走紅,紅了才可以在外面搵錢,我承認是,但不要無限放大,一間上巿公司,應該對每個人公平些,演員最重要民心歸順,我拍枱罵那位極高層,後果是少了些機會。」

他說那位極高層後來都離開了無綫,再見時一笑泯恩仇。

窮足十年屢被拖車

他○八年離開TVB,北上發展,他說現在一個月收入等於在無綫一年,又可以選擇多點時間陪女兒,自由度大,女兒學費加興趣班開支每月四萬,幸好內地有工作賺到。不過他始終感謝無綫,在內地現在仍有人找他,是因為多年前的《陀槍師姐》,仍是那句老話:沒有無綫就沒有他。

魏駿傑演藝學院畢業,加入香港話劇團,做了一年多被炒。「說我演戲不好。」

失業後百無聊賴,在演藝學院他跟莫家堯熟,時常去南華會做健身、打網球,外形健康,在銅鑼灣遇上星探,找他拍牛奶公司廣告,在窗邊飲奶。剛巧那時他學車,碰到演藝師兄黃秋生,告訴他無綫要人,經秋生哥介紹到無綫試鏡。

他說每間公司都有衰人,無綫也有。「監製開劇前問我借錢,當然不對,是否利益衝突?」九二年入無綫,頭十年都是捱窮。「車被人拖,沒有錢斷供,鬼鬼祟祟開車返工,以為沒有人知,在清水灣被人截住。每個星期在美麗華酒店宣傳劇集,記者大哥跟我說:『傑仔,不要再穿這件衫,點影呀?』因為每星期的衣服一樣,沒錢買衫,只好和其他藝人交換穿。」

太太過關被奚落

在無綫,他比喻自己像網壇的拿度,不是打得不好,但總有人比他好,總有人比他脾氣好、人緣好,高層都捧別人。「我躁底,所以我沒怪別人,這是好大致命傷,我時常想,魏駿傑的脾氣還可否改善呢?現在改了很多。」

跟他的感情新聞有沒有關係?他以前被人寫拋棄女友、賤男,總會影響形象。「因為我不懂和傳媒做朋友,才寫得那麼盡,幸好現在稍為停了。總之什麼都怪我就得,我無怨無悔,誰沒錯過?我特別惹火,別人離婚、另娶大陸太太都沒事,我沒有離婚,錯到什麼程度?我認命。我現在看也不看,心理狀態最開心,因為我有了女兒。」

他在朋友聚會中遇上現在的太太,初時她給他感覺有過度活躍症。「開始時分隔兩地,講電話多,一個月電話費幾千元,她在重慶,買機票給她到橫店、上海見面,有一次,我說:『我年紀不小,係就結婚,不要浪費時間。』她說好呀,不算浪漫,又不激情,沒有跪低送鑽石戒指,一般女士夢寐以求的求婚場面都沒有,婚禮也沒有辦。」

太太嫁他後,吃了不少苦,因為要以雙程證、短期居留等方式來港,兩星期過一次關,多次在關口無理被查。「又搜身又奚落,一般大陸女人就被人扣帽子做副業,我打給海關也被罵,上星期又遇到,回港連胸圍也要脫掉搜身,我找了律師處理。」

兩人婚姻在崎嶇中走來,特別懂得珍惜,對另一半、對整個家都是。●

婚姻小風波魏駿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