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笑藥Eric Kwok郭偉亮


  • 郭偉亮

  • 郭偉亮

  • 郭偉亮扮成Iron Man出席頒獎禮,近年他音樂以外的工作大增。

  • 小小郭偉亮的父親是律師,家住渣甸山富裕家庭。

  • Eric與Jerald組成Snowman樂隊入行,後來改名Swing。

  • Eric Kwok在吳家麗執導的《有客到》演變態殺手,他拍戲時劇烈心跳,擔心愛上殺人。

郭偉亮穿了件紅色T恤,上面印着「MA FAN」,即是「麻煩」,幾搶眼,這就是Eric Kwok,加上他貌似Iron Man鐵甲奇俠,是一個頗有娛樂性的音樂人。

T恤來頭也值得一寫,他說:「陳奕迅搬屋,他有很多衫不要,我上他家拿,這些禮物最好,可以recycle不用浪費,又是好朋友送給你,我話,你不要的紅色衫全部給我。」

他說自己不麻煩,監製其他歌手唱片時非常客氣,只是替太太葉佩雯(Grace)做監製時忍不住發脾氣。「拍拖最初兩三年,真的很火爆,很多肢體碰撞,她那時情緒不太穩定。」

葉佩雯說Eric Kwok是她的藥丸,醫好她的情緒病。火爆的Eric Kwok也說葉佩雯是他的藥,談起她拍過一百集《創世紀》,他說:「我最鍾意看她被強姦和燒死的部分,只重複看那幾集。」好dark的暗黑笑話。

一副酷酷表情的Eric Kwok這樣形容葉佩雯:「我一向唔識笑,她令我發掘到自己開心的一面,她是我的笑藥。」

觀眾緣大增

自從大家發現Eric Kwok樣子像Iron Man,他的觀眾緣大增,拍廣告拍電影,最近在新片《有客到》演變態殺手,有姦屍、虐打謝婷婷的戲,非常重口味,他半認真半講笑的說:「這是夢寐以求的角色,以前夢想做的東西,在這部戲都做了。」

再扮Iron Man已沒新意,他慶幸接到新任務。「第一個說我似Iron Man的是我弟弟的太太,她是日本人,他們住在美國,看完《Iron Man》猛說我像Robert Downey Jr.(羅拔唐尼),那是二○一一年的事。我自己覺得不太像,但葉佩雯覺得似,有一次我扮Iron Man出席商台叱咤頒獎禮,穿上整套服裝,還搽了眼影,Grace送我搭電梯,那麼近距離,她望我一眼,突然臉紅,吐出一句:『你真的好似。』我幾尷尬,我問她:『你還當我是你老公嗎?』」

Eric Kwok做《星夢傳奇》評判,自爆經常和葉佩雯在家中煲無綫劇。「Grace叫我一起看,有時像兩個八婆,笑人演技差、對白差。」

王祖藍請他和葉佩雯一起客串《老表,你好Hea!》,其實葉佩雯曾拍一百集《創世紀》,他也是觀眾。「她迫我看過幾次,我次次都fast forward到她被人強姦和燒死那幕,我覺得那部分最好看,她做得最好,沒有什麼機會見到她這樣。她告訴我,拍劇很入屋,那時她拍完《創世紀》,在街上阿婆阿嬸個個說:『你死得好慘呀,阿雯!』那個角色又叫阿雯,我次次看都笑,只重複看那幾集。」

將女神私有化

葉佩雯早前被發現身形腫脹,初時疑似懷孕,後來才知健康不妥。「她的肝有點問題,吃東西不太吸收,那麼多年都不知什麼事,以為純粹肥,其實她食量很小,現在吃中藥,好了很多,樣子較為精神,臉色變好,我接受她身形,不覺得她肥。」

傳媒常懷疑他太太懷孕,寫了好幾年,他說沒有壓力。「一向不想有小孩,想法沒變,我們家中有三隻小狗,已經像擁有小朋友的責任,我們很享受現時的平衡。」

以前他不諱言母親跟太太關係惡劣,兩夫婦寧願到日本旅行,也不去美國向他媽媽拜年。「現在好了很多,我媽咪不在香港住,對上一次見已是一年前,不是經常見就會好。我做得不夠好,一定是我的問題,才會令我媽咪不開心,不可以說母親不對,最終是要做兒子的處理這件事,難道叫老婆處理?婆媳問題很多人都有,不要那麼多見面,就沒問題。」

葉佩雯當年是英皇小花,以今日用語來說,是女神,後來葉佩雯發展得不如意,Eric鼓勵她跟公司解約,變相將女神私有化。

「我們是一見鍾情,認識不久就住在一起,我初認識她時,她情緒不太穩定,我覺得她需要看醫生,因為工作很大壓力,後來被我感化之後,好了很多,變回正常。」

替她開解情緒問題

葉佩雯說Eric Kwok是她的一粒藥丸,幫她醫好情緒上的問題。「是呀,沒有我,她會癲了。我用智慧講服她,親身用行為影響她,有時只是講好難,要自己做給她看,如果我做不到,她會說:『唓,你都做不到。』最重要開解她、安慰她,用很多不同觀點和角度跟她說。」

倒轉來說,Eric也說葉佩雯是他的一粒藥丸。「我很臭脾氣,她忍到我,一向以來,我很難笑得出,她是唯一可以令我笑到哭的人,不是說她的笑話很過癮,只是很無聊、很低能的舉動,就是這些無聊低能的東西,令我覺得好笑。」

四年前Eric的組合Swing開演唱會,他在紅館萬人前玩驚喜,向葉佩雯求婚,並即時有律師註冊,這是紅館唯一一次,創了個歷史紀錄。

「Grace在台上戴着耳機,聽不到現場觀眾的歡呼聲,監製不斷說:『快啲快啲,超時喇。』我們趕着戴戒指,好像發了場夢,就結了婚。回到家裏,她不斷說:『結咗婚嗱?沒有嗱?』她有點埋怨,要看足一星期網上的片段,才消化到。」後來他們補擺酒,到日本影結婚相,有她最喜歡的櫻花,照足她心目中的婚禮安排,沒有再投訴。「她現在好多謝我,求婚最重要驚喜難忘,最緊要夠激,難道問過你怎做?一係唔玩,要玩就玩大佢。」

做過股票買賣

在紅館註冊結婚,去年又開了作品展演唱會,音樂人的夢想,都在那個殿堂完成了,他說:「最緊要好玩。」Eric Kwok十三歲迷上音樂,央求媽媽買了部電子琴,整天鎖自己在房中研究,作曲、編曲、混音,看說明書自學而成,全因好玩。

他少年時自負,爸爸做律師,家住渣甸山,有菲傭司機,讀聖保羅男女,在學校是小霸王。初中時,爸爸因欠下賭債,母親急急帶着他和弟弟移民美國,一夜之間變成沒朋友沒父親,他做了自閉青年,埋首玩音樂。

「以前我好自大,上網聽香港流行榜,那時是四大天王時代,我心想﹕『這些歌都可以上十大?有冇搞錯呀?我的歌一定得。』」

他在美國讀完傳理系,返港發展,再次與爸爸同住,但老父覺得做音樂無前途,要他考證券經紀牌傍身,他在英皇集團做過一個月股票買賣,最終不適應,一邊作曲寄到唱片公司,一邊等機會,直至遇到Jerald陳哲廬,組成樂隊Swing,令他成名的是作曲監製,陳奕迅《幸福摩天輪》、容祖兒《華麗邂逅》、謝安琪《囍帖街》,年年捧獎。

喜歡殺人的感覺

然後上無綫做《巨聲》、《星夢》評判,Iron Man樣子令他更加入屋,扮超級英雄拍連鎖食肆廣告。他最初接拍廣告時擔心:「只差一線,可以好型,可以好。」未播前看試片,他的專業是音樂,一聽配樂感覺過於單薄,幸好老闆認同他的意見,換了配樂,效果很滿意。

「吳家麗看了這個廣告,覺得我幾正氣,不如一百八十度反轉,叫我演個豬肉佬兼變態殺手,咁就過癮。」吳家麗執導《有客到》,替電影圈發掘出更多有潛質的演員,Eric Kwok在樂隊年代也拍過戲,大多只是搞笑客串,第一次有認真的戲可演。「我問吳家麗,戲中姦屍是先姦後殺,還是先殺後姦,她反問我:『你鍾意點?』這一句說服到我,她給我自由度高,我鍾意先殺後姦。未拍前,我以為拍的時候除了褲,在豬肉枱上姦屍自己會怯,但我沒有,演的時候很忘我,忘掉鏡頭和有其他人。」

他發現自己內心的黑暗面,可以那麼變態。「有一幕要拿着鎚仔,用力打落女人的頭部,有些鏡頭換了沙包,都要好大力,拍完仍很激動,真的好像想殺人,令我好興奮,導演叫了cut放飯,我還未平伏到,心跳二十分鐘,我問導演,做演員殺人是否這樣情緒高漲?她望一望我,說:『只有你是這樣。』我擔心自己是否喜歡殺人的感覺。」幸好第二天興奮已消失,吃飯時望着碟上的豬扒沒感覺,這樣,他才放心,可以做一個專業演員,能收能放,戲中殺完人回家能夠吃飯。●

她是我的笑藥Eric Kwok郭偉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