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中文比拍動作更難


  • 《巴不得媽媽》中,朱咪咪演岑麗香的媽媽,觀眾都覺得她們樣貌相似。

  • 岑麗香和王浩信一三年贏得飛躍進步男女藝員。

觀眾喜歡岑麗香,除了她漂亮,還有率真和甜。「多謝這些觀眾,初初我都擔心別人說我pizza face(薄餅臉),有網民說喜歡我的包包臉,正常人是這樣,可愛!都是因為這些觀眾,我才學會欣賞自己特色。」

有一段時間,觀眾愛看她樣子像朱咪咪,更演過年輕版咪咪姐,樂觀的岑麗香沒有介意。「我覺得很好笑,在《巴不得媽媽》中咪咪姐演我阿媽,我們兩個臉部都比較有福氣,有些鏡頭真的像母女。王祖藍覺得很好笑,《老表,你好嘢!》的回憶戲分中,我演年輕版咪咪姐,我都覺得很好笑。我有看咪咪姐的舊相,每次化妝,髮型師都說咪咪姐年輕時好靚,我當然知!她今時今日仍那麼受歡迎,我都希望很多年後仍有那麼多觀眾喜歡我,我要走咪咪姐的路,首先要學唱歌。」

岑麗香比一般花旦活潑,年初她在《火線下的江湖大佬》有不少舞獅和動作場面,她爽直說其實最難仍是記對白。「我要記中文,好多時比打更辛苦,哈哈。我記到對白,集中不到在演戲之上,演到戲,又會記不到對白,這是我本身的問題,其他人未必明白。」

在加拿大長大、來港前只懂英文的香香,談起自己的中國文化根源,在爺爺身上。「他開武館,我小時候對功夫武術已有興趣,會拿爺爺的關刀來玩。十幾歲時,我學功夫,學過少許北少林。」

被朋友取笑選華姐

她花了八年讀大學,讀過時裝設計、商業、人力資源,拿了兩個文憑一個學位,那段時期她形容為摸索的階段。「中途我有點內疚,不想父母再幫我供書教學,是我自己決定不到做什麼,只好做兼職自己交學費,現在回想,那時我未夠信心做一個大人,進入社會工作。」

畢業後她做過一會兒銀行工作,包括櫃枱出納員,就在那時,溫哥華選華裔小姐,她記起小時候,常在姨姨面前唱歌表演,外公讚她長大後可以做「唐人街小姐」,就在一個衝動之下,她毅然去報名。「我交表格時,很多朋友笑我:『你知道這是Miss Chinese?你知道自己不懂Chinese?你所有生活習慣,除了膚色,你是一個洋人。』」她本着博一博、沒有損失的心態去玩。「這是一次特別的經驗,我老了可以想起自己做過一次這樣特別的事。」

想不到入到十強,那時她仍未辭掉銀行工作。「爸媽很不開心,他們的心態是:『我們等了八年,你終於畢業,我們可以free。』我突然要選美受訓三個月,決定辭職,幸好銀行願意停薪留職,但想不到我一走就到了今日。」

岑麗香岑麗香 香香不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