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來港時常迷路


  • 岑麗香一○年代表溫哥華來港參加國際中華小姐,贏得冠軍。

  • 鍾嘉欣在加拿大結婚,李亞男、岑麗香、王君馨、苟芸慧飛過去送嫁。

  • 香香有幽默感,在無綫常拍喜劇,新作是與馬國明合作的《為食神探》。

香香拿了溫哥華華裔小姐冠軍後,來港參加中華小姐,又拿走冠軍,更決定留港入娛樂圈。「因為這個決定,我跟爸媽吵架,他們覺得玩還玩,入娛樂圈是不穩定的工作,運氣因素影響大。我的心態是怕後悔,沒有把握這個機會,父母也怕後悔沒有讓我嘗試,將來不開心,幸好我試了。」

來到香港工作,一個不懂中文的華人女孩子經歷了不少文化衝擊。「我不懂看街道名,若我迷路,即使你給我看指示,開google地圖是英文,講的是中文,若我開中文google地圖,我又不懂得看,很多類似的事情令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好蠢的人,我什麼都不懂,開始時這個感覺很難受,要一段時間讓我在這個新的地方重新建立自信,問路時有人罵我,又不能怪別人。」

在無綫還好,因為有一羣背景跟她相似的華裔小姐花旦。「之前已經有廖碧兒、鍾嘉欣、李亞男等其他『鬼妹』,公司同事習慣應付。若果我要獨自出街,我一定要把手機充夠電,不認得路的話,要找到紅色地鐵站的點,還有身上袋幾百元,找不到就坐的士。不單止來一個新地方,有時是一份新工作,人生中總要有時迷路,才會學到找路回家。」

香港人轉數太快

香港人之間的相處方式,香香也有一個適應的過程。「我發現香港人鍾意鬥『串』,初時我以為那麼刻薄?原來這是樂趣,一種說話方式的文化。」

很自然地,岑麗香、鍾嘉欣、苟芸慧、王君馨、李亞男幾位背景相似的女孩子成了好友,即是傳媒所說的「處女黨」。「我們很快有共通話題,語言差不多,又慢一點,轉數不用那麼快,我們一起,不用面對香港人轉數那麼快,如果追不上,壓力怎樣面對呢?嘉欣比我早一點面對過這些處境,學識怎處理,可以教我,所以我們很多東西談。」

對於「處女黨」這個稱呼,她覺得好笑。「幾有創意,要記得我們入娛樂圈做的是娛樂觀眾,傳媒寫的東西即使不是真,重點是娛樂,怎都要接受。」●

岑麗香岑麗香 香香不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