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教我做人陳山聰


  • 陳山聰十八歲簽劉德華的唱片公司做歌手,青春逼人。

  • 那些年的香港樂壇,「三陳」陳曉東、陳浩民、陳山聰齊齊扮聖誕故事的三博士。

  • 在《女王辦公室》與吳卓羲、杜汶澤合作,因動用私伙潮服獲「潮山聰」之名。

  • 與賭王女兒何超雲愛得高調,惹來連串負面新聞,分手後人生跌入低潮。

  • 陳山聰與胡諾言、袁偉豪、謝東閔等熱愛跑步,並組成「Crazy Runner」跑步團。

陳山聰為拍清裝劇剃了頭,天氣寒冷,不可說不辛苦。「不是第一次剃,重返無綫已剃過了。」所謂「重返」,即是一一年他跟何超雲拍拖,離開了公司兩年,一三年分手,各種各樣負面新聞湧至,一輪洗底,「重返」無綫,努力重建形象,其中最重要的是好好拍劇,《潮流教主》、《殭》,看到他向性格演員路線邁進,由「浮」變「沉實」,觀眾漸漸接受他奸得好看。

在《乘勝狙擊》他要追賭王女兒,又寫他走上成魔之路,監製編劇似乎有心為他度身訂造角色,反倒是陳山聰答得大方:「我們沒有影射任何人,我自己則不太介意,亦希望這套劇沒有令任何人不開心,我預了有人問,但一切已成過去,不覺得編劇玩我,因為他們不知是我演的。」其實那個角色最初由馬國明演,後來換上陳山聰。

經過風風雨雨,陳山聰EQ高了,他又借助長跑鍛鍊體能和意志,他重提十八歲加入樂壇的伯樂之一劉德華,曾贈他六字真言:「少說話,多做事。」人生如馬拉松,咬緊牙關向前衝,跑離「負皮」。

高峰期一百九十磅

一三年陳山聰與何超雲分手後,一四年重投無綫,那時他背負極多負評重新開始,可說是一個不容易的「re-start」。

「最重要心態,人生最重要是什麼?要面對自己將來的路,加上跑步,影響了我思考人生的方法,即使現在有多大的負面新聞和負面評論,對我來說是nothing,如果將那些東西放大來看,你會錯過人生很多精采美好的部分。透過跑步,我學會正面;透過跑步,我學會健康的新生活;透過跑步,我交到一班充滿正能量的同事朋友;透過跑步,令觀眾對陳山聰有另一種看法,當然有好有不好,這個世界不會所有人都鍾意陳山聰。」

他迷上長跑,是由重新要減肥拍劇開始。「那時最肥去到一百九十磅(他身高五呎十一),是人生高峰,這一生再沒有機會這麼肥,六十歲也不會。現在我變回一百六十左右,是跑步給我的。我最初每朝五點開車上寶雲道跑,那時還有很多記者朋友跟着我,我被迫只得清晨五時去跑,由五公里加到十公里,後來上癮參加半馬,第一次是澳門銀河賽,接着要參加全馬才夠,就參加『渣馬』,十公里、廿公里、三十公里加上去。」他和袁偉豪、胡諾言等組成「Crazy Runner」跑步團,是他「新生活」的好友,有時一起參加比賽,有時純粹練習。

左腳放下,右腳才可踏前

現在是網民評論的時代,藝人無可避免要面對各種正評負評,衝擊力可以很大。陳山聰失戀時,被冠上「四失」的形容詞。「你們覺得而已,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是否『四失』,我只能一笑置之,首先我沒有將這些形容詞籠罩着自己,如果自己也這樣想,就走不出負能量,如果你和一班負面的人在漩渦中糾纏,你就永遠在那個漩渦之中,我就不會再在這一行;如果我不是真的喜歡演戲,我為什麼還要企出來被你們抨擊?我早就離開這行了,明知一定會被人話,這些都預計到,什麼『四失』,那些file已經存在了,不會不講,但這些都是已經過去了,最重要是我怎樣面對我自己的人生。」

他說曾經有一刻想過離開娛樂圈,思想頗迷失,不過只維持很短時間。「因為跑步,我問自己:『陳山聰,你想怎樣?你想死還是生?』我可以很沉溺、頹廢,可以放棄人生、怨天尤人,但人是否要這樣?不是。我始終喜歡做演員,沒有想過轉行。」

這個「re-start」,他要感謝的名字有不少。「郭政鴻,他一直陪着我,他是不離不棄的兄弟。我親哥哥、媽咪、李添勝、曾勵珍、樂易玲,因為他們,我才有機會re-start。我哥哥給我的信息很重要:『細佬,放下,有些東西要放下。左腳放下,右腳才可踏前。』添哥說:『使乜理那麼多,做返好自己咪得囉。』珍姐跟我說:『得㗎喇,你返嚟。俾心機做,重新開始,又不是殺人放火,做乜唧?』」

由歌手變成售貨員

陳山聰喜歡演戲,但他初入行時是做歌手,十六歲參加無綫的四大天王模仿大賽,他扮自己偶像劉德華。「我姊夫做美術指導,負責很多華仔主演的電影,跟華仔相熟,我未入行前,姊夫會帶我去見華仔,有時我會去華仔聚會,演唱會又入後台,因此認識華仔。朋友見到模仿大賽,知道我常扮華仔,鼓勵我去參加,去到比賽,華仔頗愕然:『你為什麼在這裏?』場面歷歷在目,關之琳做評判。」

他說自己以前或現在都不像劉德華,但年少輕狂,當時認為自己扮得似,不過仍是輸,繼續上學。後來一日,他在劉德華演唱會後台,華仔當時的經理人李小麟說簽他,陳山聰就在十八歲那年加盟華仔所屬唱片公司,當時他用原名陳山葱。

「同期樂壇新人有古巨基、曹永廉、孫耀威。」歌手生涯只維持兩年,他自問當時乳臭未乾,覺得做藝人好玩,但唱片成績不佳,他約滿不獲續簽,永盛簽他拍內地電視劇,接着金融風暴來襲,影視製作大減,他就離開娛樂圈。

最初他在二手時裝店做售貨員,因為做歌手時常光顧,跟老闆熟稔,他問可否來做兼職,老闆也感意外。「你問我怎樣捱過,我以前都試過。一個歌手,一般人入到時裝店,見到我賣牛仔褲,我不難受,馬死落地行,我是一個top sales,賣到頗多衣服。後來,跟一位本地時裝設計師做助手,做了半年,負責採購,到深水埗買布、扣、拉鏈,上廠跟工序,什麼都要學,所以我對深水埗頗熟,現在仍有去。做了一段時間,又是一個『re-start』,心想:『死啦,朝九晚五的工作不適合我。』找一位uncle介紹我入TVB。」

他做歌手時已常拍旅遊特輯,最初簽無綫時主要拍綜藝節目,後來才轉戲劇組,一晃眼就十多年。

會再結婚

陳山聰的感情路多是非,先是跟圈外女友秘密結婚,與何超雲戀情曝光後,外界才知他已離婚,那段婚姻只維持很短日子。當時一連串的頭條新聞中,他被冠以「賤男」之名,今天重看,他怎看愛情中的責任?「當然很重要,自己曾經做錯過,我從來沒說自己是對,別人喜歡用什麼形容詞,沒問題,問題是自己將來怎做。」

現在他感情生活愉快,有一位圈外女友,兩人一起生活。「我們都忙,我拍劇時很少見她,但她很體諒,有機會放假就去旅行,否則在家中見面。」

他曾有不少負面新聞,他說女友百分百支持他。「她明白,她清楚,她了解,從她的角度,她不覺得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否則她不會跟我一起。當然有跟她說我的真實故事,我知很難的,當我re-start的時候,我有想過:『究竟還有沒有女性想跟我一起?』很正常的,人人都識講,『賤男』喎,原來有人不是這樣想,所以我說,這個世界一定有人不喜歡你,但不代表全世界都這樣想。」

女友是朋友的朋友,在大夥兒聚會中認識,慢慢溝通然後走在一起。「她為了我,盡量少出街曝光,她跟我說:『我不想影響你。』可以明白她是很有思想的女性。她懂得減壓,又懂得為我分析,我有什麼困難,她會聽我講,是很好的聆聽者和心理輔導醫生。」

他直言會再結婚。「我不會因為一次婚姻失敗,而沉溺在舊日,跑步教我的,我跑十五公里失敗,不會下次不敢再跑,我會跑二十。在我現在心理狀態之中,如果腳痛,我會跑到它不痛。」

幾年前發生戀情風波時,陳山聰和一些朋友包括契姊伍詠薇疏遠了。「世事無絕對,地球是圓的,有些朋友再見,已沒有什麼,都過去了,做仇人好還是做朋友好?不過是否要回到以前那樣?未必,看緣份,一步一步吧。」●

▂▂▂▂▂▂▂▂_________________

劉德華贈言

華仔可說是造就陳山聰入行的其中一位伯樂,山聰是粉絲,也做過同事,有不少交往小故事。「我常看他錄音,那時我已簽了他公司,我好驚佢,他好有氣場,他是不惡的,他是super star,又好真。他在一張碟上簽名給我,簽完跟我說:『Work hard!記得,少說話,多做事。』這句說話,我記到現在。所以我拍戲很少在現場跟工作人員爭拗,盡量少聲音,做一個做實事的人。」

跑步教我做人陳山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