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男孩爸爸任賢齊


  • 任賢齊來自台灣彰化,他說自己在大學讀體育系時樣子頗兇狠。

  • 任賢齊與太太Tina識於微時,他說她最難得的是並不是因為他是紅星而愛上他。

  • 任賢齊的長女Rati十二歲,幼子Cody九歲,他們全家在香港定居。

  • 其中一部令任賢齊成為女觀眾心目中好男人的電影,與鄭秀文合演的《夏日的麼麼茶》。

  • 以三名大賊為主角的《樹大招風》,飾演類似葉繼歡的任賢齊,及類似季炳雄的林家棟,雙雙候選影帝。

訪問後任賢齊要趕赴圈外契爺的飯局,為了「遷就」他,眾人到了他位於黃竹坑的工作室,其實根本不是遷就,首先港鐵南區線已通車,以前任賢齊常請他公司同事到工作室,他們都不肯去,現在已沒交通不便的藉口。

工作室有數千呎,放滿任賢齊的大玩具和他九歲兒子的小玩具,其中包括照片中原廠製造的兒童版電動跑車,還有小齊的鼓、越野單車、模型、名師家具、上海運來的中式桌椅,八卦再走進一看,有睡房和百呎衣帽間,方便拍照,又方便小齊換衣服,他像個男模一樣,每轉一個位置拍照,都從頭到腳換一套衣服,感覺像在一間玩具大屋看阿Ken公仔換衫。

任賢齊認真,也愛玩,他直認:「到現在我仍覺得自己未長大。」大女已十二歲、幼子九歲,但這個爸爸仍不放棄年輕時已迷上的刺激玩意:賽車、滑浪、越野單車賽,早前在巴拉圭參賽還炒車受傷。今年憑扮大賊的《樹大招風》首次候選金像獎影帝,他歸功X Game幫他鍛鍊的不放棄精神,還有讀大學時好勇鬥狠。「我以前樣子很兇狠的。」《心太軟》或《麼麼茶》的好男人只屬走紅後的他。

拍綜藝節目吃蝙蝠屎

以前的任賢齊是怎樣的?他在台灣的大學讀體育系,運動精英學生不會笑臉迎人,比賽勝負攸關,在場外仍帶着好勝的姿態。「好多人驚我,不敢跟我交談,黑口黑面對人,好惡,時常打架,我們學體育的體力好,一言不合就『開拖』,那時自己都不太開心,時常以這種心情面對世界,可能是自我保護。我們屬於運動隊,時常比賽,在一個高度對抗的環境,不可以做弱者,一定要好強悍、做領袖,體能操得好盡,我跑最快,拳最重,令其他人服你。這是動物本能,最勁的做王。」

讀體育之餘,他在樂器店打工和學結他,結他老師介紹他簽唱片公司,但最初幾張唱片銷量失敗,當兵回來後,沒有工作,主力做玩瘋狂遊戲的綜藝節目。

「唱歌沒有人聽,跟以前做運動勝利者不同了,被人踩得好低,但我不服輸,運動家精神,打死也不退,不過在娛圈不是拳頭重就贏,那時台灣流行像《獎門人》的搞笑節目,要讓人笑,被人踢、掉落水,死都要捱住;又流行動物節目,叫你去摸鱷魚頭、偷鴕鳥蛋,有生命危險,食蝙蝠屎;被導演罵,令我對人的態度也變了,只能說:『我盡力我盡力。』就是這樣訓練過來。」

梁朝偉鼓勵多作嘗試

雖然窮,但開心,幸好沒有經濟壓力。「如果要養家,我就死梗了,我爹哋媽咪都幾支持我。」那幾年他學懂應對進退,就這樣捱到三十歲。

就在滾石唱片已把他列入考慮解約的歌手之際,一首《心太軟》紅遍中港台,時來運到,任賢齊成為單眼皮新好男人代表人物,《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等大賣,港產片《心願》、《夏日的麼麼茶》等多了這個暖男,成了一代女觀眾心目中的筍盤。

但他不想一世只演好男人,去年的港產片《樹大招風》,他的角色原型是持械打劫金行被通緝的葉繼歡,於是,他將讀書時好勇鬥狠的舊面貌重新挖出來,首度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成功轉型。

「我是歌手轉去拍戲,最初多拍愛情片,角色和我的歌手形象差不多,大家喜歡我好人、親切,那些角色不用演,所有鋪排大家都會鍾意;但做演員始終想深入些、演一些嚴肅的角色,我記得曾跟梁朝偉談過,他說我可以試一些不同題材,我想:『我有沒有機會呀?』不是我想拍,別人就給我角色,只能慢慢證明自己。」

杜琪峯要求剃「字額」

轉捩點是杜琪峯找他拍《大事件》,他第一次演銀行劫匪。「幾好玩,觀眾接受小齊做反派。幸運的是杜先生呈現出來的電影說服力好高,之後林超賢導演找我拍《神鎗手》和《火龍》,那些人物都有黑暗面,一步一步讓人覺得小齊OK,直到《樹大招風》,導演接受我剷平頭和留鬚,樣子和我做歌手的形象很不同。」

他自問是個用心的演員,拍杜琪峯執導的金融樓巿犯罪片《奪命金》時,導演要他剷「M字額」,以示角色是個活在工作壓力之下的中年人。「杜先生說電影要拍三年半,期間我開演唱會和出席品牌活動怎算?要戴假髮?我建議漂白髮作代替,但長期漂髮很傷頭皮,再漂下去可能變光頭,後來轉成用顏色筆油上去,嘩,每次拍這部戲要油頭髮,回家再要洗,我都好慘。」

《奪命金》令觀眾看到歌手以外的任賢齊,杜琪峯教他進入角色,眼神、走路姿勢都不同了,這次獲提名,其中一個要鳴謝的是他。

頒獎禮前,任賢齊覺得首要任務是減肥,戒了最愛吃的牛腩、炸魚蛋、咖喱、奶茶。他暫時未知會否帶太太和子女出席,只希望自己放鬆心情赴會。

減低X game風險

現實中,小齊做了一女一子的父親已有十多年。「這個角色不易做,到現在我仍覺得自己未長大,努力學做一個老竇,降低高度跟他們溝通。我仍有顆赤子之心,仍很想去冒險、想去賽車、想去滑浪、想去挑戰自己,保持一個好奇心和努力學習的上進心,心中這個大男孩會keep住,但不可以太天真,要照顧的人愈來愈多,我要孭飛,不可以任性、自把自為,現在我會用成熟的態度面對現實的問題,但心中保持大男孩的誠懇和純真。」

X game如越野單車,他仍愛投入去玩。「訓練會流血流汗,但完成後會得到很多樂趣,亦可訓練到運動精神:勝不驕,敗不餒,咬着牙關去搏,我帶着這種精神去從事表演行業。」

但不得不承認,年紀的確大了,去年他踏入五字頭,有些X game他已降低難度去玩。「我拿亞洲盃冠軍時是廿幾年前,現在我不參加電單車比賽了,只拍紀錄片,遊山玩水去享受。我年輕時騎車,有兩成把握仍會試,現在看到有兩成機會失敗,就不做了。滑雪、滑浪還玩到,因為衝擊力沒那麼大,我調整一下,跟仔女一起玩是另一種樂趣。」

為子女功課頭痛

小齊說,太太Tina那麼多年來,沒因為他去玩危險競賽而罵過他。「她好少鬧我,只會跟我討論,我也跟她說:『我現在身體唔襟跌,我會放低,我會更小心,可能穿多一層盔甲。』」Tina在台灣是服裝設計師,是小齊的大學師妹,兩人在任賢齊未紅前已一起,同甘共苦捱出來,十五年前結婚,然後一起來香港落地生根、生兒育女,老闆林建岳替他申請來港拍戲,一晃眼小齊一家已在這裏住了十多年,女兒十二歲,兒子九歲,讀講國語和英文的國際學校。

談到太太的優點,小齊說:「她很體諒我工作忙,要周圍飛,時常不在家,有什麼事她要面對解決,現在重心是照顧小朋友,他們的功課,唉,好頭痕,教學方式跟我們讀書時不同,我們教不到,他們講英文,我的英文不太好,我盡力,有時查字典。」

拒拍親子真人騷

小齊的工作室亦是兒子做功課、補習的地方,他直言要兒女面對讀書壓力,習慣競爭,自己不是自由放任的父親。工作室當年買下時樓價不及現在高,港鐵通車後價值上漲,這裏除了實用,又帶來意外收穫。

任賢齊不介意帶子女一起拍廣告作留念,亦有向傳媒發放家庭照,但近年內地流行請藝人和兒女做親子真人騷,價錢亦極之高,小齊卻全都拒絕。

「找過我好多次,但我不想去,好多人覺得我好傻,好多人俾好多錢,我都不去。鏡頭面前,我擔心小朋友的自然反應不知會怎樣,這些節目始終要娛樂效果,如果他們變了焦點人物,人人都識他們,他們會否飄飄然?」

真人騷會捕捉小朋友發脾氣或刁蠻的片刻,播出後容易惹來評論,也是小齊擔心的地方。「這也是我考慮的一點,可能好多人喜歡你,但網上亦可能有人鬧到你飛起,我不想他們太早承受這些網絡欺凌。」

▂▂▂▂▂▂▂▂_________________

家庭生活

訪問到了一半,細仔Cody放學回來了,走過來好奇看攝影師的鏡頭。記者有機會見識小齊做嚴父的樣子,他用國語跟兒子說:「跟人say hi,不要吵好不好?」兒子戴眼鏡,他又叫兒子:「眼鏡拿下來。」

訪問完成,小齊太太Tina還在教兒子做中文功課,九歲小孩要寫生字,小齊準備帶家人去跟契爺吃飯,已換好衣服,兒子趕快寫好功課,可以一起出發。任賢齊有尋常家庭生活,他演的戲、唱的歌都屬於貼地,不是遙不可及的大明星,影帝之爭無論是輸是贏,我們看到任賢齊這位懂得平衡工作與家庭的電影好演員。

大男孩爸爸任賢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