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友與三寶.梁漢文


  • 梁漢文八九年參加新秀,當時十七歲,沒有得獎但獲華星賞識簽約。

  • 陳奕迅、楊千嬅、梁漢文一起合唱出碟,當時華星高層吳雨替他們起名「華星三寶」,當中梁漢文是師兄。

  • 梁漢文愛踢足球,曾入選香港足球代表隊青年軍,已故足球員尹志強是他的舅父。

  • 千禧年代的樂壇,最被看好的男歌手有古巨基、梁漢文、許志安和李克勤。

  • 〇八年梁漢文與同居多年的女友Karen結婚,婚後太太患癌,兩人互相扶持走過逆境。

香港娛樂圈曾經有很多本地「品牌」,其中包括華星、新秀、Red Hot Hits,但不知不覺漸在時間洪流中被忘記了,幸好公司不在,但情常在,這一點梁漢文感受至深,一班華星幫、新秀幫,感情維繫得很好,一時以「Big4」形式出現,一時以「華星三寶」名義構思拍戲,《火熱動感La La La》,還有九十年代在卡拉OK唱過的廣東歌,都是香港中生代的集體回憶。

近年廣東歌苦戰,梁漢文也經歷過唱片公司倒閉、失業經濟拮据、太太治癌的各種考驗,現在風浪過去,他說:「我在這個圈做了廿幾年,品嘗了很多人情味。」曾志偉的幫忙、黃柏高的賞識、陳奕迅楊千嬅的互勵互勉、與許志安蘇永康張衛健等一起喝酒一起說笑,這些「七友」與「三寶」的友誼時刻,正是人生最值得回味的magic moments。

曾志偉義氣幫忙

 

梁漢文計過,他在紅館開過廿五、 六場個人及集體的演唱會,每次演唱會,總有他個人的私密回憶,譬如九九年他首次個唱《K Live》。

「很多朋友從外地四方八面回來看我的騷,本來看完騷,他們就要繼續去不同地方工作,哈,怎知打風。唱至中段已三號風球,朋友都擔心改掛八號,我就有責任在台上宣布,幸好完騷慶功宴才掛,全部本來要離港工作的朋友都不能走,那晚很開心,一起去何超儀家裏,廿幾三十個朋友玩了一晚,喝酒、聽音樂啦,這班朋友熟了很多年,但很少機會齊人gathering,有許志安、蘇永康、張衛健、陳奕迅、徐濠縈、劉浩龍等等,很多時我們都是靠其中有人演出後聚一下,是最正的相聚時刻。」

這次之後,〇一年華星結業,梁漢文有一段時間沒簽唱片公司,收入跌至低谷,甚至欠債幾乎被拖車。

「有段時間去了拍電視劇,內地製作的《齊天大聖孫悟空》,甚至乎是那時流行的『D-base』電影,即是沒有上大銀幕、主要出VCD的(低成本)製作,算是離開了樂壇一段時間。那時未有經理人,自己去接不同工作,我簽了曾志偉一間公司,但不是正式合約形式,他搞StarEast,大概簽了兩年agreement,他非常有人情味,後來我遇上Paco(黃柏高),他想簽我,我當然想試,但當時我跟志偉有agreement,只好『的起心肝』跟志偉傾,他一句:『得喇,你去啦。那個agreement沒問題,當作delete了。』這件事充滿人情味,正是我的新歌《終身贊助》的主題。」

「喬裝」陪太太化療

 

在黃柏高打造下,梁漢文推出《七友》等歌曲,令他重新在樂壇得到好成績,〇六年開第二次個唱。那幾年低潮期,他潛心苦練彈琴,當時他跟自己說:「下次我有機會企返紅館開演唱會,我一定要做一個琴海,從各地搜羅有紀念價值的鋼琴,在上面逐個彈,那次演唱會我真的找來七個鋼琴,其中一部蕭邦彈過的,更彈了蕭邦《小夜曲》和陳百強《漣漪》。」

第三次演唱會是他紀念入行二十周年,那時已是他在金牌的最後階段,那次演唱會難忘之處,是在籌備期間,他太太Karen發現患癌,他要在隱瞞傳媒的情況下,一邊為演唱會排練,一邊陪太太到醫院治病。

「是我做得最累的演唱會,又要照顧她,又要宣傳和籌備,有時不知自己正在做什麼,去排舞記不到舞步,休息不夠,因為那時經常要坐車到內地周圍工作,唱完

歌,晚上回來睡兩、三小時,就要起牀準備『喬裝』,和老婆去醫院做化療、電療,『喬裝』即是令人認不出自己,等她做完接她回家,我才可以出去排舞開會。但到了開騷那天,正好是她完成所有治療,我很記得,是農曆年初四,我太太就在紅館到處派利市。我當然鬆一大口氣,叫做過了第一關,上到台我生猛返晒。」他亦不得不讚自己「畢竟是老練的台上表演者」,太太有事,觀眾不知實情,但他一上台就要拋開私人煩惱,娛樂大眾,演出不容有失。

戒桌球練彈琴

 

之後就是兩年前的《中場表演》演唱會,他請來香港代表啦啦隊翻觔斗助興,那次沒有出影碟,只有他能私下看錄影重溫。這次演唱會引伸出part 2,即是今年八月他將首次在九展Star Hall舉行的個唱《我的另一半》,到時他會唱一些之前沒有在大型演唱會唱過的滄海遺珠。

那次演唱會寓意人生踏入下半場,翻開更精采的一頁。「我覺得現在自己狀態非常之good,我各方面跟以往改變了,譬如生活習慣,我以前是食肉獸,不吃菜,經歷過太太的事,現在更注意多菜少肉,健康最重要平衡,運動不可過量,思想也不可極端,去到一個位鑽牛角尖。我以前有時做一件事會去到好盡,譬如練琴,原本我喜歡打桌球,一星期打幾次,每次打七、 八小時,但為了練琴,戒了打桌球,全部時間用來躲在房間彈琴,我是很極端的人,有時早上十一點,拿杯水入房練,練完出來已是晚上八點,癲了似的,現在的我不會這樣做。」

喝酒方面,他曾醉酒說錯話、跌落垃圾堆,現在這樣看:「那是成長階段,廿多歲的人喜歡熱鬧,總會出去玩,已是廿年前的事,現在我仍有飲,和朋友吃飯等,朋友常笑我醉了扮花,這朵花很久已沒開了,但朋友覺得我飲酒扮花OK的。」

楊千嬅擔起「華星三寶」電影

 

這朵花旁邊有兩片葉,一片叫楊千嬅,一片叫陳奕迅,他們曾被稱為「華星三寶」,識於微時,又各有各走紅,最近他們談起想拍一部「三寶」電影。

「事緣楊千嬅開演唱會,我們三個一起拍一段片,說起我們三個很久未一起拍戲,對上一次是《烈火青春1998》,吹的方向是不如拍一部『三成故事』(向曾志偉、譚詠麟、張曼玉《雙城故事》致敬),講三個香港人做不同行業,做什麼事只做三成;上一次再談時是三個月前,楊千嬅另有想法,她說交給她去處理。」

能否成事很難說,他說歌手要走在一起,不是容易的事。「Big4已有數年沒合作(期間傳過不和因此分開),去年我們談過搞個十三輯電視節目,談過幾次,拿出各人檔期來砌,結果仍是砌不到,只好擱置。」這十三輯節目初步構思是他們自己做老闆,拍好賣給播放平台。

梁漢文自己的大計是內地巡迴演唱會,包括佛山、廣州等地,唱情歌為主;許志安、張衛健各有各忙,蘇永康則忙於「生仔」(太太三月誕下麟兒)。

對於生仔,梁漢文說:「我未必『生仔』,我抱BB熟手,但我太太未必像阿公的太太Anita,Anita是一定要結婚生BB的女性,我們Big4其他三pair都不是,很享

受兩個人的生活。」

陳奕迅啟發多分享心事

 

華星三寶之中,三人互相幫忙的事不勝枚舉。「有一次千嬅開紅館演唱會不舒服,我在外面工作,Paco突然打給我,說她聲線不OK,我立即由沙田過去幫手,替她唱兩首歌,讓她回一回氣。她很清晰知道自己要什麼,拍戲什麼角色適合自己、唱什麼歌對自己有幫助,這是她的成功之道。」

至於陳奕迅,梁漢文這樣形容他:「他的磁場很容易影響大家,他是獅子座,很需要吸引別人注意。我們現在不像以前聯絡那麼密切,以前會談很多男人心底話。」梁漢文以前是個報喜不報憂的人,即使有煩惱,也未必會請朋友分擔。「我不懂得講不開心事給別人聽,很長時間,鬱在心裏,陳奕迅在這方面有啟發我,他會主動分享自己故事,他性格會這樣做,令我學懂多讓朋友擔憂,我需要時間去建立信任。」

他和太太經歷過一起面對抗癌,他這樣說現在的夫妻感情:「簡直昇華了,好像今天做訪問說了九小時的話,以前我回到家,會坐在一旁不說話,現在我會跟她談天,以前她見我不作聲,會覺得很沒趣,這是我要學習去拿的平衡。某程度上我頗大男人,以前回到家沉默寡言,太太也曾投訴,現在比較好。」

他和Karen拍拖十年才結婚,今年結婚九周年。「現在我更像她的男友,老實說,我們拍拖不久就一起住,以前覺得像老公老婆,又怕被狗仔隊拍照,很少出街,現在反而多些出街吃飯睇戲,感情昇華了,更懂享受兩個人之間的生活情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也病過

很多人讚梁漢文伴妻醫病是愛妻號,他有點害羞地說:「我只是做一般老公做的事,對家庭多一份責任感,正常囉,在她最需要我的時候,在她身邊出現,作為一個老公,這方面我看得頗重要,女士們時常說需要陪,但當一個人感冒、小病時,他才真真正正感受到需要人在身邊,我也病過,也會想:『如果她在我身邊照顧我就好了。』所以我很明白,她病的時候,我很需要出現,所以我很重視在那個時候在她身邊。」

梁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