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場.李克勤細訴30年事業低潮高峰


  • 李克勤細細個很活潑,長大了喜歡踢波和唱歌。

  • 八六年李克勤在寶麗金旗下推出首張EP,今年三十一年,他九月在紅館開《慶祝成立30週年演唱會》。

  • 克勤歌唱事業中期一個高峰,是與譚詠麟開《左麟右李演唱會》,走遍世界各地。

  • 在內地參加《蒙面歌王》和《我是歌手》,節目通常有「爆喊」場面,克勤說高曝光率就如賣廣告。

  • 李克勤與盧淑儀有兩子,長子Ryan和幼子Rex,克勤說他們一個文靜一個好動。

訪問在灣仔英皇集團中心進行,是很有標誌性的地方,就如曼聯主場是奧脫福,李克勤去年由環球轉投英皇,他形容像球星轉會,在新主場他很快適應。

其實他轉會的意思是,不是在英超由A球會轉去B球會,而是由英超轉去踢西甲,並非倒戈,而是轉移陣地,因為在香港樂壇,唱片公司之間競爭已趨平淡,歌手會否多點到內地發展,才是選擇的重點,而李克勤決定多點北上。

「《我是歌手》第一季已邀請我,但可能當時我兒子仍細,所以沒有去。」直至去年,兩個兒子夠大了,他就參加《我是歌手4》兼做主持,當時坊間有不少批評聲音,其中包括節目「造假」,李克勤有此看法:「只是一個騷而已,不用看得那麼嚴重。」

《歌手》之後李克勤發展順利,今年上《春晚》,現在籌備九月紅館《李克勤慶祝成立30週年演唱會》,比特區大十年,他的歌唱事業一樣經歷過低潮高峰,由香港唱到湖南唱到北京,如果都像「我主場」一樣唱得稱心如意,就是一種成就。

銘記九五個唱失利

 

李克勤八六年出第一張EP,嚴格來說今年已三十一年,他總結:「能夠留低繼續做,是福分。」除了福分,亦應讚李克勤懂得靈活走位,有段時間唱片賣得不好,就做世界盃主持,或者在《勁歌金曲》搞笑,生存能力高。「香港人一定要識,不單是我。除了努力,識走位、把握機會、運氣,缺一不可。靈活變通,即是馬死落地行,當你不是處於順風順水之時,盡量在最短時間過渡到、『嗱嗱聲』爬返上去,這是一個學問。」

這些年來,他自選事業最低潮,是九五年演唱會票房失利,當時一開十場,入座率五成左右。「唱歌來說,演唱會打擊最大,唱片不暢銷,不會每天check數字,但演唱會看到人數,每晚見到入座率不理想,眼淚在心裏流。雖然相隔廿多年,仍很深刻。之後影響很多東西,好的壞的也有,不好的是對自己的唱歌能力有懷疑,唱歌方面工作機會減少,但多了電視上的工作,有些人會覺得你不行,which is沒所謂,但想不到殺出一條血路,『符符碌碌』做出另一些成績,沒有九五年,我未必累積到做主持的經驗,廿年後主持一億人看的《我是歌手》。人生會發生太多事,發生時很不如意,但將來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出道30年】最鬼馬的靚聲王! 李克勤之明問亂答

想再多跑一段路

 

克勤在寶麗金和環球有很多金曲,他自己也經歷過很多難忘成長片段,悠長廿多三十年,去年毅然轉投英皇,他是怎樣下決心離開「母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數字利益、情義兩難全、家人經濟壓力、友情、同事的問題,你要問自己,心裏的排位是什麼?當時我將未來的工作機會、能否令我更上一層樓,作為我抉擇的首要考慮,我想在工作上給自己更大衝擊,數字(金錢)也很重要,我不否認是很重要的因素,但不是排第一,更重要的是,我想踢另一個聯賽,好的球員可以在不同聯賽都交出好的成績單。如果不定出這些目標,都可以,四十幾歲,我有那麼多老本,再食多幾年都得,根據以前的模式,繼續唱大家都覺得OK的李克勤式情歌,我相信都沒有問題,但人生應該充滿不同挑戰,給自己衝刺的機會,而且這些機會不是你要有就有,剛巧去年英皇給我這個邀請,價錢非常OK,心態上我很想去變,家庭狀況又允許。」

早幾年,他自覺心態上退了下來,小朋友放在最高位置,有些工作要長時間在大陸,他考慮到兒子仍小,選擇留港陪伴家人。「《我是歌手》第一季已找我,當時(一三年)不想做,沒有做。現在我心態是,大仔九歲、細仔七歲了,不用時常在他們身邊,我想幫自己安排再跑一段路,年初我和阿祖(容祖兒)做湛江演唱會,TVB來頒獎,我不好意思,明年是否應該親身去頒獎禮?」

明白與無綫關係

 

他離開環球,跟環球和無綫關係欠佳有沒有關係?「當然有,我不想批評環球和TVB惡化的始末,大家都知我和TVB是好朋友,環球Duncan(高層黃劍濤)也是我好朋友,他第一次跟TVB有拗撬時,有打電話問我怎看,我跟他說:『不用理我和TVB的關係,我們踢同一隊波,要打仗我一定一齊打。』我知道他除了打給我,也有打給校長(譚詠麟),我們處境差不多。我一定是其中一個損失最多曝光機會的歌手,一直以來我在TVB留低的腳毛最多,我拍劇時大家有玩,有些人後來做了高層,他們不用透過經理人公司,可以直接找我做騷,我很明白歌手和TVB的關係應該怎樣,做大騷宣傳新歌收視不高,有些歌手又不喜歡玩遊戲,『買豬肉搭嚿骨』而已,大家開心囉,當你明白遊戲玩法,別人就覺得我跟TVB有很多合作機會。」

同樣道理,李克勤明白娛樂圈的「玩法」,前年先參加內地歌唱比賽真人騷《蒙面歌王》,去年再參加《我是歌手》,香港有些歌迷認為他的唱功已不用質疑,為什麼還去比賽?

參加《歌手》當賣廣告

 

「參加的歌手在心態上先要調整,不要當這是世界盃,終極要拿冠軍,假如這樣想,就不要參加,很多香港觀眾對這些節目有誤解,覺得有地位的香港歌手去比賽是委屈,大家不用看得那麼嚴重,先要明白這是一個騷,這個騷每集有一億人看,再加很多網上瀏覽次數,這些才是大家想得到的,而不是歌王銜頭,每個行業現在都是這樣想,跟內地做生意就是如此。我唱一首歌五分鐘,你每集就有五分鐘廣告在內地播,我做了十三集,試想想袋了幾多錢。」

《我是歌手》幕後主腦洪濤請他做主持,他第一個反應是「滴汗」,既要承受壓力參賽,還要應付講普通話的挑戰。「他說:『八個參賽歌手,每人有八分一節目時間,兼做主持人,比其他人佔的時間多。』我計一計數,這個主持我應該做。」

「其實只是一個騷」這個想法很重要,克勤參加《蒙面歌王》,巫啟賢不認得他,香港觀眾大罵「好假」,他笑說:「我跟他認識十多年了,都是一個騷而已,沒有所謂,不要看得那麼嚴重,這不是世界盃,你當是一個表演賽。外國有很多摔角,拿張凳來打,連觀眾都上擂台動手,你當這些來看可以嗎?」

廣東歌是自己的根

 

克勤說最初參與內地騷時,也要用兩集時間來習慣,只因文化差異問題。「正如你看一個泰國音樂節目,可能都有些東西令你搖頭。我賣雲吞麵,如果在內地開分店,內地人喜歡雲吞大粒些,我都會包大粒些給他們,其實做生意而已。」

他自問做騷經驗豐富,但在《我是歌手》的小舞台上,的確有壓力。「壓力不是來自名次,而是比較,大家看李克勤怎樣跟內地、台灣、韓國的歌手比併,心裏給分數,這個分數我才最介意。」

他有數集唱廣東歌,結果贏得分集冠軍,總算保得住顏面。「我有個鋪排,很希望最初一兩集用廣東歌參賽,這是我的根,不會變,所以我唱《霧之戀》,譚詠麟是我偶像;中間幾集唱內地歌手的歌,我想告訴人香港歌手可以融入內地市場;後期我想告訴內地觀眾香港現在都有好歌手,所以我帶C AllStar合唱,這是我的攻略。」

李克勤在內地成功入屋,做《春晚》時後台的小朋友表演者都喚他,他深感是真人騷節目的效應,假如不做《我是歌手》,多宣傳二百次也未必有此效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符碌」老竇

 

回到家裏,他有兩個小朋友Ryan和Rex,當父親這個角色,他有一套想法。「我只想小朋友童年開心,我就安排他們讀國際學校,比較無拘無束,盡量享受童年,香港很多小朋友很辛苦。」兩個兒子現在聊天主要說英文,但廣東話和國語都可以。課外「補習」方面,「除了游水,我認為一定要識,其他我不會左右他們,但要求他們選擇了就不要放棄,大仔想彈琴,我帶他去見郎朗,讓他明白練琴很辛苦,果然他學了一排就不想彈,我要求他起碼學到三級才可以放棄,我不准他半途而廢,學琴不重要,學做人才重要。」他說自己算是嚴父,兒子一而再、再而三不聽話,他會打。

大仔性格較文靜,文字上較出色;細仔好動,踢波較佳。至於歌藝,克勤說:「唔使喇,最好不要唱歌,個老竇已經好『符碌』,沒有連續『符碌』兩代,藝人這行,除了實力以外,需要太多運氣,和把握機會的因素。他們老竇,即是我,已經很好彩,很少兩代都那麼好彩。」

 

■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形象:Queenie Yu/髮型:Adolph Bow/化妝:Angel Y/場地:EEG

李克勤我主唱李克勤慶祝成立30週年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