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味.夠貼地 黃翊


  • 黃翊天生孩子臉,以前唱片公司要他多穿西裝打呔,他說自己其實不喜歡。

  • 與黃寶欣拍《淘氣雙子星》擦出愛火,黃翊因這段初戀,拒絕公司要求分手而被雪藏。

  • 黃翊與前亞視藝人陳存正一起十六年多,兩人育有一子。

  • 兒子Wesley從未見過黃翊唱歌,起初無法相信爸爸曾是歌手。

  • 黃翊在大埔墟街市開大牌檔,他說自己職責是營運和收銀,廚藝不算特別出色。

每個年代都有不同的懷舊潮,現在輪到八、九十年代的歌手重回觀眾眼前,廿多年沒有公開唱歌的黃翊,上無綫《流行經典50強》一開口,觀眾又懷念起昔日樂壇百花齊放,好歌喉如黃翊都被淘汰,今日再聽,那麼多舊歌都動聽,更重要的是,黃翊的聲線增加了經歷人生起跌的滄桑感,更加有層次。

現在的黃翊是大埔墟街市熟食檔的老闆,廿多年前曾是被力捧的歌手,因與另一歌手黃寶欣拍拖,不聽公司話而被雪藏,浮沉於娛樂圈邊緣,然後銷聲匿迹,那段戀情也劃上句號。之後他遇上前亞視女藝人陳存正,兩人一起捱窮。「有一次,女友去撳錢,回來說:『我們戶口剩返二千蚊咋。』一講完就哭起來。」

兩人只好擺檔口賣T恤,日曬雨淋,捱了七年;接着轉型,跟姊姊開小炒王,以前青靚白淨的「’靚’仔」樣,現在熬出了男人味,兒子也十二歲了。以前黃翊吸引少女粉絲,現在很多男聽眾支持他,覺得他做個真男人夠貼地,今個月開歌迷會聚會,人數多到要轉找大場地,他更密鑼緊鼓籌備新碟,白天做歌手,晚上繼續開小炒王。主流樂壇式微,製造更多契機讓昔日唱得之人復出,黃翊是香港第一位賣糯米蒸膏蟹的歌手。

黎明輸桌球未還錢

八、 九十年代有很多名字,一說出來,就勾起一串老好日子的片段。黃翊八六年參加新秀,同屆有亞軍許志安、季軍黎明,參賽過程個多月,他已跟黎明玩熟,一起去桌球室「篤士碌架」。「五毫子一度,他輸了九十幾蚊,未還給我。」

雖然黃翊在新秀沒有獎,但獲新藝寶唱片看中,不過簽約後兩年只是放在一旁,沒有碟出。「姊姊懂得人情世故,教我多點返公司露面,又教我送呔給經理,後來跟經理熟了,他說:『以前好憎你,成個擦鞋仔咁。』」八八年漢城奧運,寶麗金推出奧運主題曲《一呼百應》,無綫提出找男女新人合唱,寶麗金沒有男新人,找了附屬公司新藝寶的黃翊,與女新人李明珠合唱。「錄好後,唱片公司急call我返去,說我樣子像『死’靚’仔』,但有把很男人的聲音,會安排出碟。」

當時的公司掌舵人、著名經理人阿Lal全力捧黃翊,讓他在三年內出了七張唱片,當中有最近令聽眾重尋好聲音的《最愛的妳》、《黃昏戀人》等,他更有機會以「交換生」的形式與潘美辰對調,到台灣出國語碟。

張國榮請飲茶

那時同屬新藝寶的張國榮正值封咪告別樂壇,傳媒把他稱為張國榮接班人,現在回想,可說是「大整蠱」。「其實我知道做張國榮接班人,怎會有好結果?他的歌迷多到數不盡,你給我這個稱呼,別人的fans一定很抗拒,有一次去看張國榮演唱會,部分張的歌迷不太客氣、大聲說:『黃翊喎~~』好驚呀,走都走唔切。」

私底下張國榮對黃翊非常好,作了一首歌《太陽傘下》給他。「老闆替我跟Leslie說,我站在旁邊,Leslie一句:『點解唔得?』不用十分鐘,對着錄音機錄下旋律,如果那盒帶現在仍有保留就好。」

新藝寶五周年,眾歌手包括Beyond、王菲等在君悅酒店拍照,張國榮拍好,已在咖啡室喝茶,黃翊拍完後,張國榮的秘書喚他:「翊仔,Leslie叫你去飲茶。」他開心得像火箭衝上去,可惜他穿短褲,不准進入。不過廿歲出頭的黃翊,有天王巨星記得自己,已畢生難忘。

以前無綫每逢暑假必有一部以歌手擔綱的青春劇,其中一年《淘氣雙子星》,李克勤、黃貫中主演,其他角色有仍未走紅的郭富城,另有黃家強、黃翊、黃寶欣等。「我哋識鬼做戲?導演鬧到七彩,拍一場兩頁紙的戲,原本最多只需一小時,但我們排戲都要兩小時。但過程很開心,黃貫中住在大埔,我又住大埔,我每天揸車接送黃貫中。」

倪震雜誌爆料

亦因為《淘氣雙子星》,黃翊與黃寶欣拍起拖來。「以前我未拍過拖,戀愛方面遲熟,那年二十歲,劇中寶欣亦是我女朋友,跟她一起之後,她告訴我知道黃翊在劇中做自己男友時,第一個反應是:『唓,黃翊喎!』之後日對夜對才改觀。」

在那個年代,年輕歌手拍拖,唱片公司不容許。「其實我們很低調,但香港好細,出去食餐飯就被人見到、被人報料,倪震《Yes!》有報料熱線,我有個綽號叫做『顏色翊』,雜誌寫有人見到『顏色翊』和『飛圖欣』在沙灘拖手漫步。」

唱片公司開始干預、施壓,要求黃翊跟黃寶欣分手。「年輕人好硬頸,要我飛甩女友,我做不到,唱片公司說如果這樣,要雪藏我,有點像威脅,我唔驚,雪就雪吧。」

那時他心想自己走勢穩定,雖然四大天王覆蓋了大部分市場,但仍有生存空間,對自己有信心,但想不到公司勢力強大,唱片以外很多工作和曝光機會也被堵截。被雪的一年多,傾談的唱片公司有六至八間,內地、台灣都有,全部傾完都石沉大海,加上後浪推前浪,就被淹沒了。

擺檔賣衫七年

「自己都要生活,在大陸登台做很多,香港歌手受歡迎,最遠唱到杭州,平均一星期兩場。又有兩年左右,在馬來西亞拍華語電視劇。不過漸漸在傳媒曝光率減少,被觀眾遺忘了,價錢愈來愈低,直至低到感覺像沒有尊嚴,不如不唱了。」

他想另覓出路,但不知可以做什麼,那時他已認識當時女友、現在的太太陳存正。「我喜歡泰國的特別設計T恤,女友提議我自己做,我覺得開舖要很多錢,她說可以在跳蚤市場開檔,我心想:『唔係嘛,你叫我擺街邊?』我放不下,好反感。」

再過了一段時間,經濟真的拮据了。「要交租,又要供車,有一次去櫃員機提款,女朋友說:『我哋剩返二千蚊咋!』說完就哭了,我個腦一片空白,不知怎算。」

真的要變了,他硬着頭皮,設計了一些T恤,在黃金海岸的跳蚤市場擺攤檔。「推着車仔入去,其他人已經竊竊私語,一開始覺得怎會賣得出?有個女人望望我們,認出我們是藝人,買下幾件,那是第一單買賣。第一日我做了七百三十元生意,每件賣數十元,原來有得做,由那時開始,慢慢放下歌星身份。」

那是二〇〇〇年左右,他花心思設計,賣了七年T恤,做到有專程來捧場的客人,生活過得去,全是辛苦錢,日曬雨淋,冬天寒風吹。

日賣二百膏蟹

有一天,姊姊建議一起搞飲食,他家老父早年在大埔經營老街坊熟悉的裕生茶樓,可說是繼承衣鉢,而姊姊人脈廣,認識一些年輕廚師,他們在食環署的街市投到熟食檔位,開起大牌檔。

「初時沒有人認識,隔鄰好生意,我們只得小貓兩三隻,能收支平衡已很難得。後來多得有線電視肥媽的節目來採訪,因為我故事多,做了一小時,又重播得多,突然事業線爆上去。我們招牌菜糯米蒸膏蟹,師傅一日要做二百多個,做到他驚。」

現在他生意穩定,有三個檔位,另外有舖位擺放架生,除了開大牌檔,還做盆菜。就在這個時候,讓他有機會再唱歌,時機正好。他的多年好友、前歌手及《都市閒情》主持鄭瑞芬,做了他的經理人,又幫手製作唱片,加上音樂人Billy Chan做監製,正籌備一張新歌加舊歌翻唱的靚聲碟,推出日期未定。

黃翊說離開樂壇後,遇到曾是相熟的圈中好友,竟被當成陌路人,心靈受創哭了出來。不過他澄清,之前很多人猜是王菲,她完全無關。「二十幾年內遇到數次類似的事,不止一位,現在我不會胡亂跟人打招呼。最近半隻腳重踏入圈中,很多舊相識又在facebook自動加我,克勤又讚我,我很開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婆拒絕註冊

感情世界中,黃翊為戀愛跟公司企硬,他說自己只是硬頸,未必是愛情至上,之後他與黃寶欣的初戀也成過去,原因是深入認識後合不來,不過兩人現在仍是好友,再見沒有尷尬。

至於太太陳存正,十多年前兩人到內地登台時認識。「要坐直通車,人人到齊仍未出發,原來要等一個人叫陳存正,這個名字像男人,我心想:他出現時我一定打他,誰知原來是個肥妹仔。」他強調兩人拍拖後,女友大變身,由肥妹變得很fit。陳存正以前在亞視主持《今日睇真D》,現在是全職主婦。他們一起已有十六、七年,他說兩人「新潮」,沒有註冊,兒子已十二歲,現在於九龍城讀國際學校。「最初我們不會以老公老婆相稱,但有了小朋友後,就很自然稱對方做『爹哋』、『媽咪』。我開頭覺得不註冊沒問題,幾年前覺得應該有個名分,對小朋友比較好,我跟老婆傾,她的看法跟一般女性不同,別人認為一定是男人不肯結婚,其實是我老婆不想,她說:『結婚結婚,結完就分。』因此不用結。」

 

■ 撰文:王志強/攝影:徐子豪/場地:沙田凱悅酒店

男人味.夠貼地 黃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