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露雲娜.千年女王的前世今生


  • 露雲娜五歲參加《Talent Quest》歌唱比賽奪冠,同年履行獎品合約出唱片。

  • 露雲娜出過多張英文及廣東碟,因簽約大公司,她說現時每半年仍收到環球的版稅支票。

  • 與翁靜晶合演《荳芽夢》,露雲娜希望明年五十周年演唱會請到翁律師做嘉賓。

  • 令人懷念的八十年代樂壇,有露雲娜、張國榮、陳潔靈、蔡楓華。

  • 八七年在寶麗金期間,露雲娜與玉置浩二參與紅館的唱片公司十五周年演唱會。

  • 露雲娜與攝影師前夫Sam Wong的兒子Brian已廿多歲,現在跟隨父業從事攝影。

  • 現任丈夫Perry與露雲娜認識三十一年才重遇相愛,他們兩人都相信是超越前世今生的愛。

  • 今年發燒碟內與約瑟爹利狗的合照,竟與四十年前日本碟上的照片非常相似。

「傳說中,有個女王在世上……」露雲娜的歌迷叫她做千年女王,她很受落,她沒有千年歲數,不過她的歌齡明年便踏入五十年,她五歲贏得歌唱比賽冠軍,不是兒童歌唱比賽,而是跟大人一起鬥的比賽,同年推出第一張英文 EP,五歲出道,比九歲參加《全美一叮》的 Celine 妹妹更細。

「好難相信,我已唱了快要半個世紀。」露雲娜大笑。由五歲到廿五歲,她唱歌、拍劇、拍電影,到日本出碟,做足廿年,別人才初出道,她已覺得累,決定結婚退出,這是她的第一段人生。由廿五歲到四十七歲,她做家庭主婦,在樂壇銷聲匿迹,後來經歷離婚,做單親媽咪,獨力把兒子養大,這廿多年,過着平凡婦人的生活,這是她的第二段人生。

四十七歲那年,她重新出來唱歌,跟陳奕迅合唱,網上重遇年輕時認識的音樂人,他們由分隔兩地談戀愛,到再見面、相處、結婚,最近更推出一起製作的發燒碟,恍如有了兩人的 baby,這是她的第三段人生。「我的經歷好豐富,我要寫自傳呀!」她又大笑。千年女王只有五十多歲,卻好像經歷了三段前世今生。

五歲嚷着要上台唱歌

 

五歲的露雲娜,揭報紙看圖片,看到一架漂亮的車,問哥哥:「這是什麼?」哥哥解釋:「有個歌唱比賽,冠軍獎品是這輛房車。」露雲娜立刻嚷着要參加,這個擁有菲律賓、西班牙、中國、日本血統的混血小妹妹,父親和幾個哥哥都是樂手,自小聽爵士樂黑膠碟,浸在音樂環境中長大,興致勃勃要上台唱歌,參加英文《星報》舉辦的比賽。

「我穿短裙,記得大會堂冷氣好凍,我不怕,還懶有型『啪』手指,唱 Jazz 版本的《Goin’ Out Of My Head》。」這是大人的比賽,她唱大人的歌,結果打敗其他大人得了冠軍。獎品除了汽車(她用不着,忘記送了給誰),還有灌唱片的合約,五歲小女孩,推出英文 EP《Very Very》,那是一九六八年,明年就五十周年。

「在錄音室錄碟,我忘記了歌詞,因為我不懂看字,只靠記憶,突然腦袋一片空白,坐在地上大哭,有人跑出去買聰明豆逗我,食了就記得番。」

感覺前世是歌手

 

她自問喜歡唱歌全是出於興趣,不是爸媽推出去。「我覺得自己前世也是歌手,我細個未談過戀愛,已唱情歌如《Torn Between Two Lovers》,我掌握得很好。」

她經常以童星身份上許冠傑的《The Star Show》、《歡樂今宵》表演,母親帶着她去無綫錄影廠。「我媽媽是我的守護天使,她只想保護我,她好 proud o f我咁細個識唱歌。」現在童星如Celine在美國參加《全美一叮》,有人認為她爸爸「借女兒上位」,很有機心,露雲娜卻想以過來人身份說一下自己感覺:「我覺得不要想得那麼負面,假如 Celine不喜歡唱,怎會唱得那麼好?尤其是現在的小朋友,你想迫她也不行。」

露雲娜有一子,現已廿多歲,時下很多父母被稱為怪獸家長,很着緊子女的功課,又會迫他們上很多興趣班。露雲娜身為媽咪,假如有個小朋友五歲想做歌手,她會否讓她入行?「Why not?如果他真的有天分,為什麼不讓他唱?因為不是人人都有這個天分,不要浪費。」

十三歲開始「搵大錢」

 

露雲娜十三歲出英文碟《Jolene》拿金唱片,自此開始「搵大錢」。「唱片收入、拍戲,還有做騷,譬如 private party、海城等,也有去新加坡、吉隆坡登台,十八歲前,媽媽幫我管錢。」少女時代的她對金錢沒有概念,只知那麼多人喜歡自己,已是最大回報。對於十多歲已是一顆星,她記憶中的感覺是:「有時停下來會想,我是一個 special 的人。」有些童星出身的人會遺憾自己缺少了正常的童年,甚至未曾享受過校園生活,露雲娜不同意,她讀銅鑼灣女名校聖保祿到中五畢業。「我照常跟同學玩,她們有個花名給我,叫我『癲婆』,因為我時常開心大笑。」

她十四歲代表香港參加東京《世界歌謠祭》,獲千葉和東芝 EMI 兩間公司賞識,出了幾張日文碟。最難忘一次,她在日本的電視台後台,髮型師要她向前伏將頭髮梳鬆,當她一抬起頭,眼前竟然是自己偶像西城秀樹,而自己頭髮亂得像女鬼!

說到底她那時還是小女孩,在日本沒有工作時,工作人員就帶她去玩波子機和過山車。

「我是趁放假才到日本出碟,所以我讀書時沒假放,but I like it,我鍾意這個職業,所以不覺得慘。校長老師很疼我,只是兩次有意見,我在電視穿的裙太短,修女校長召我訓話,說不要短過膝上三吋就可以了;另外一次我的校服相登在一本雜誌封面,書裏有其他人的性感相,校長很不高興。」

沒後悔選擇退出

 

她當時是青春偶像,男歌迷要求她在他們手掌和前臂簽名,還說回家不會洗澡;又有男粉絲跟蹤她偷拍,把照片寄到無綫她的信箱,她嚇得哭了,母親不准她學校午飯時出街吃,要回家吃飯,失去自由令她氣得要命。

她十五歲拍第一部電影《大煞星與小妹頭》,吳宇森執導,她趁打燈時做功課,大導演就說:「’靚’妹,你現在好紅,要識簽中文名。」然後教她寫「露雲娜」三個中文字。戲中小妹頭就是她,而大煞星是喜劇明星喬宏。「他時常教我做人,他覺得Michael Jackson好壞,叮囑我不要唱他的歌。」

露雲娜後來唱了《千年女王》的主題曲和插曲《傳說》,成了卡通片歌的經典,又跟翁靜晶拍了青春劇《荳芽夢》並唱主題曲,廿五歲出碟時,她遇上拍封面的攝影師 Sam Wong,加拿大籍的他喜歡打鼓,跟鬼妹仔的她同聲同氣,隨即墮入愛河,那時她已唱了廿年歌,感覺累了,決定結婚、退出樂壇,九〇年誕下兒子 Brian,可惜夫婦感情出問題,這段婚姻只維持幾年,離婚後,兒子由露雲娜撫養,她廿年沒工作,前夫在金錢上有負應盡的責任。

現在回看當年選擇結婚退出,她說:「我沒有後悔,人生要走過彎曲的路,才知現在順利有多好,也感謝有個兒子,他現在跟他爹哋同行,做攝影師。」

感覺像跨越今生的愛

 

露雲娜幾年前復出,又再找到第二春,現任丈夫 Perry Martin 是在 facebook 跟她重新聯絡上的。她十八歲唱《荳芽夢》時,Perry 彈結他伴奏,當時他已暗戀她,但兩人身邊各有所愛。相隔三十一年,兩人已各自結婚離婚,而Perry住在美國,這顆純愛的種子才隔空發芽生長,Perry 來港跟她一起,兩人四年前結婚,為了她,他願意犧牲在美國擁有的東西。「他在美國有間錄音室,又開了一間裝修公司,他都結束了,來香港和我住,他覺得我在哪裏,就是他的家。」

兩人沒見三十一年,由夢變真的戀愛,到朝夕相對的生活,露雲娜說出奇地沒什麼要遷就。「我們是真正的 soulmate(靈魂伴侶),他有一點要遷就我,因為我喜歡看韓劇,他不太喜歡。我看了三次《來自星星的你》,裏面那段『四百年之戀』,令我想起自己和 Perry,我信我們以前曾在一起,不知你信不信有前世,我們好像認得對方,好奇怪,我拍過幾次拖,結過一次婚,只有他令我覺得『返咗屋企』,他是我的屋企,我可以做回自己,那種感覺好正。」

丈夫將愛情故事寫成小說

 

她說 Perry 給她的感覺是「很熟悉」,有時就像「似曾經歷過」。「我們到美國遊玩,在加州的 Huntington Beach,脫了鞋一起拖着手行沙灘、看海鷗,看人在玩滑浪風帆,我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我以前曾跟這個人到過這裏,我明明未來過,我毛管直豎,同時又感覺很窩心。」

露雲娜最近推出發燒碟《酒紅色的心》,翻唱改編自玉置浩二作品的廣東歌,丈夫監製、編曲、彈奏結他,她認為這張碟是他倆的baby。「我們很合拍,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都一樣,生活和工作中都沒吵過架。」

她給丈夫靈感,Perry 寫過一本小說《Pretty Flamingo》,內容也有前世今生的愛,書中女主角正是她。「是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子跟一個十六歲的男孩子的愛情故事,我老公好浪漫,這本書遲些在內地出中文版,還在洽談拍成西片。」

露雲娜是丈夫的靈感女神,又是她的幸運女神,她用很地道的廣東話形容:「所以我哋冇得傾,走唔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撐廣東歌

 

露雲娜是混血兒,英文比中文好,但她所說的廣東話,完全是地道廣東話。正當很多人說要撐廣東歌,她已身體力行再次推出廣東歌唱片。「撩起了我錄音那條筋,我希望一年至十八個月內再出另一張有新廣東歌的唱片,應該有丈夫的作品,黃偉文替我寫詞,主題是 eternity(永恆)。」她又打算明年開出道五十年的演唱會。

她對上一次推出廣東碟,是三十年前,但經歷過這三十年的人生起跌,她的歌迷仍說,為什麼露雲娜的聲音仍是那麼少女?「我答不到自己,我老公和一個朋友告訴我:『因為你的心,仍保持着純真。』」即是那有點超現實的荳芽夢。

 

■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海德/場地:M2 Home(皇室堡)

露雲娜千年女王專訪Celine妹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