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何婉盈.單親媽媽的抉擇 慶幸女兒是Happy Girl


  • 九一年港姐,(左起)最上鏡小姐樊奕敏、何婉盈、亞軍周嘉玲、季軍蔡少芬。

  • 九二年,何婉盈與曾航生合唱的《再見亦是朋友》成為卡拉OK hit歌。

  • 何婉盈在無綫拍過古裝劇,譬如九四年的《孤星劍》。

  • 何婉盈在圈中感情不多,只有與魏駿傑拍過拖。

  • 〇一年何婉盈嫁給商人傅大全,她的幾隻愛犬也有出席婚禮。

  • 何婉盈獨力養大女兒,女兒Ebigale今年十歲。

  • 何婉盈喜歡養狗,現在與女兒及狗狗一起住。

何婉盈由金鐘的證券公司趕來,第一件事是先貼好假眼睫毛,她現在是白領麗人,在辦公室不方便化妝太多,但做藝人上鏡又不得不化得濃一點,她有多重身份,正職是股票投資經紀,卡片上的正式職位是營業總監;另一個身份是兼職歌手和司儀,任何私人派對和商演都可以請她,最近她上《流行經典50年》唱歌,觀眾讚她唱得比廿多年前進步,演出機會又增加了;第三個更重要的身份是媽媽,由女兒兩歲開始,她獨力照顧女兒至現在十歲。

四點半,證券收市了,何婉盈與公司拍檔通個簡單電話,確認一下數字:「我明天一開市的時候才沽,沒問題。」一收線就鬆一口氣,放工了,可以跟記者談天說地,眼前的何婉盈,比印象中廿多年前選港姐、做《勁歌金曲》主持、拍劇出唱片的何婉盈活潑健談得多,她現在是個開心的單身女性,這些年來,她經歷過喪父、結婚、離婚,然後做了單親媽媽,這些人生抉擇她不介意詳細談一下。

父親患癌 被迫自強

何婉盈是九一年港姐,想當年,她十多歲就被父親送了去美國讀書,放暑假回來參加選美,她直言是因為發明星夢。那年港姐競爭激烈,冠軍是郭藹明,亞軍周嘉玲,季軍蔡少芬,何婉盈入到五強,但拿不到獎項,但沒關係,無綫看中她有觀眾緣,她選完港姐數星期後就被選中做《勁歌金曲》主持,接着又做《新秀》司儀,在節目中她要和另一位女司儀鄭秀文唱歌,被華納唱片看中,翌年就出唱片做歌手,雖然她的歌喉不算出色,但運氣很好,一首與曾航生合唱的《再見亦是朋友》,和另一首《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在卡拉 OK 流行起來,她不但拿到季選獎項,又拿到新人獎,雖然只出了一張唱片,但在樂壇留下一些有人記得的歌曲,後來她拍過劇,又跟魏駿傑拍過拖,九十年代中淡出,在香港大學讀市場學,接着在馬會市場部做了十多年公關,一〇年轉職股票投資經紀,在這行已做了七年。

她形容自己,在娛樂圈那五、 六年,廿多歲,父親做建築生意,她衣食無憂,是一個活在父蔭之下的「daddy’s girl」,第一次發現要為金錢煩惱,是接近三十歲時父親患癌臨終前。

「我出名是老竇疼我,自己那份薪金個個月清,不用憂柴憂米,突然,爹哋病重,醫藥費很龐大,他醫病三、 四年,經濟開始不好,原來可以沒錢交租、交電費、供車,就會逼着自強。」

結婚是錯誤決定

那時她已在馬會工作,月入三萬多元,交租已佔了一半,加上她那時養了五隻狗,開支很大。「開始不夠錢用,要問 production house 請不請,在內地登台或者在香港做司儀,一方面覺得自己很慘,另一方面覺得比別人幸運,可以做兼職賺錢,做一次一萬元,有時八千元都照殺。」

由三十歲後十年左右,她都有身兼馬會公關和歌手司儀三職,才勉強在經濟上「搞得掂」。

廿九、 三十歲時,她形容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就是結婚,她在〇一年嫁給商人傅大全,但婚姻只維持了一年多。「當時心想快要三十歲了,有人願意跟我結婚,就結吧;而且爹哋病,我知爹哋很想看到我結婚,心情軟弱了。分開的原因是性格不合,我選了一個家庭環境很好的丈夫,拍拖時我沒有留意他的正職做什麼,婚後才發現他不用時常上班,當我起牀去馬會返工時,他還在睡覺,我發覺我們原來不是同步,他比較在溫室長大,我跟他同齡,女孩子思想比較成熟,大家一齊努力的概念,他沒有,漸漸生活一個向左走,一個向右走。我所有人生的錯誤,將來會重複跟女兒說一遍,千萬不要為結婚而結婚。」

她說自己不是看中當時丈夫家裏有錢,結婚時知道將會「公一份,婆一份」,沒機會做少奶奶。她記得擺酒那晚,父親很開心,本想為了爸爸忍多一陣子,結果還是在爸爸病重時決定離婚,那段婚姻只維持一年零十個月。「爹哋跟媽咪離婚時,我九歲;我哥哥也離婚,維持了幾年;我記得跟老竇講要離婚,說:『我最失敗,維持最短時間。』老竇讚我:『最叻係你。』意思是我最清晰,沒有拖拉。」

與男友意外懷孕

回復單身後,何婉盈有拍拖,三十多歲遇上後來與她生女的男友。「他是一個好人,現在仍與我保持好朋友關係。我們沒有結婚,就在我三十五、 六歲時,意外懷孕,我考慮了一個月,好掙扎,要還是不要?當時我心想:『現在不生孩子,以後就不會生。』就這樣,犯了第二個人生錯誤。有人說,上天給你的小生命,你開心也來不及,我也認同。但與此同時,我跟這個小生命的父親,關係不是那麼穩定,那時我們拍拖一年多,男方說:『有了小朋友,我們可以結婚生子。』」

生了小孩的最初兩年多,她和男友一起生活,但沒有結婚,她和男友都結過婚,又離過婚,兩個都不急於再婚,當時她心想,之後再補做也不遲,但結果同居只維持兩年,兩人就分開了。「大家都沒有第三者,原因很老土,生活習慣和理念忍受不到,大家努力過,但始終維持不到。」

對於做單親媽媽的決定,她說這個決定不易做。「我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父母在我九歲離婚,我很清楚當時自己的感受,我不明白為什麼,爹哋要搬走,我躲在被窩哭,要跟媽咪,一直等到十六歲,我才明白為什麼父母要分開;基於這個想法,女兒兩歲時,我跟男友無法維持下去,我知道要趁早跟他分開,要不就等到女兒至少十六或十八歲。」

趁女兒兩歲決定分開

她希望這決定沒有做錯,現在女兒十歲,她跟女兒談起,女兒腦中沒有父母分開的記憶,至少沒有何婉盈自己九歲時的難受。「女兒跟她爹哋相處得很開心,她成長的過程,爹哋來接她去玩,我和她爹哋沒吵架,女兒 so far OK,她有問我:『點解你同 daddy 分開?』我很簡單的答她,等她再大一點,我會將確實的原因告訴她。」

不過,經過這幾年,她經常檢討自己的做法是對還是錯,她仍會責備自己不小心。「如果可以從頭選擇,我寧願採取更小心的避孕措施,也不會生一個小孩,讓她在單親家庭中長大,我寧願有個完整家庭給她,因為我成長時沒有完整家庭。」

回想童年時經歷過父母離婚,何婉盈說對自己最大影響是在感情中最信自己。「我不會將自己的生活和經濟交給別人,無論如何都要自己有工作,我不可以結婚後做少奶奶,一連串的不安全感會湧上來。」

人長大了,她回望自己人生,承認父母離婚會對自己有一個影響,就是結婚時或在感情關係中,遇到相處問題會選擇離婚或分開,而不是像其他某些人寧願忍受一下,咬緊牙關等待困難過去。「我不會覺得離婚不是一個選擇,因為我父母也是離婚,我有個example可以看,我沒有堅持。我以上跟你說的這些,他日我也會跟女兒講自己的錯誤。」

慶幸女兒是happy girl

另外回望自己童年,她記憶中父母離婚後,母親可能心情不佳,極少帶她去遊玩;因此她現在有一樣堅持,就是時常帶女兒「上山下海」。「行山、打波、游水、出海、去魚排、去沙灘、踏單車,我什麼都跟女兒做齊,星期日我務求她不能在家中望着電視,我也不會安排她上興趣班,周日是我們的兩母女時間,而且一定要遠離城市,現在我經濟好一點了,時常帶她出埠去旅行。我知道自己給了她一個遺憾(在單親家庭長大),所以我很着緊她的成長心理,幸好,認識她的朋友都說,以單親小孩來說,她是一個 happy girl。」

何婉盈為女兒選學校時也作過仔細考慮,為了讓女兒有個快樂童年,在本地學校和國際學校之間選擇,她安排女兒讀國際學校。

四十六歲的她近年開始對感情「認命」:「經歷過『一點五』段婚姻失敗,我發覺自己的問題是易放棄,忍受不到未來五十年要對着一個看不過眼的男人。一個人出生時的時辰八字,是扭轉不到的,我條命不會有一段圓滿婚姻的了。」

不要說結婚,她現在未有拖拍,與女兒的世界很緊密,別的男人很難闖進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座右銘

何婉盈喜歡看電影時學金句,她看佐治古尼的《繼承大丈夫》(The Descendants)時聽到一句:「You give your children enough money to do something but not enough to do nothing.」她深深記着,當作養育女兒的座右銘。「人,一定要有工作,我會這樣教女兒,自己的生命由自己控制,不可以交給別人控制,安全感來自自己,不是別人給的,一個人有自己的earning power好好多。」

何婉盈在股票投資做得不錯,雖然很忙,有時要上大陸找客人,有時要在晚上約客人吃飯應酬,但她滿意現在的收入,計劃中五十五歲退休,之後享受第二段人生,她會掌握好,不會做錯決定。

 

■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海德/場地:Nadaman (Kowloon Shangri-La)

何婉盈流行經典50年單親媽媽香港小姐勁歌金曲再見亦是朋友愛上你是我一生的錯離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