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陳國坤.浪子為愛定下來


  • 遇上黃伊汶後,吊兒郎當的陳國坤才決心安定下來,兩人一四年結婚,去年生子。

  • 今年三月兒子生日,陳國坤、黃伊汶一家三口慶祝,他說希望再追個女。

  • 陳國坤為兒子起名陳真,紀念《精武門》中的李小龍。

  • 兒子陳真在家中耍棍,似模似樣有功夫底子,陳國坤讚他有運動細胞。

  • 陳國坤十多廿歲扮李小龍自娛,入行後常以扮李小龍為工作,他說若是認真尊重的扮,他一點也不介意。

  • 陳國坤剪冬菇頭、穿黃色運動衣,輕易成了搶眼的《少林足球》四師兄小龍。

  • 周星馳用他在《功夫》演斧頭幫首領,也是這部電影令他開始認真對待演戲。

  • 陳國坤和陳小春一起構思網劇《反黑》,當中有他們成長時期接觸黑社會的人與事。

給劇迷多些選擇,說了很久,最近有部熱爆的網劇《反黑》,背後催生者兼主角之一是甚少拍香港電視劇的陳國坤,新一代劇迷喜歡劇集有電影感。

陳國坤出現於訪問現場,亦頗有電影感,黑外套白底衫,驟眼看以為是《功夫》的斧頭幫首領,他不笑,皮膚黝黑,又有點像那位 Mr Cool。到了談天時,他語調低沉,間中說些冷冷的笑話,由出身於黃大仙品流複雜的社區、做眼鏡店售貨員、錄音室打雜,到送貨時遇上周星馳,成了《少林足球》裏的四師兄,扮了多年李小龍,中港走來走去,終於,陳國坤笑了,當他談到遇上改變自己一生的黃伊汶。

「我怎樣對以前的女朋友?兩個人正在吃飯,突然有朋友打來說有事,我說聲:『我要先走。』就丟下她不管。」他以前沒想過有一個女人可以把自己綁住,但黃伊汶有這個能力,他為她努力工作,儲錢買樓,結婚生子,他流離浪蕩的人生,才肯好好安定下來。

為了太太,他想有自己事業,製作公司推出《反黑》,一齣熱播的網劇之所以能夠面世,背後有個令人動容的愛情故事。

一日八小時扮李小龍

陳國坤在深圳出生,五歲來港,住在黃大仙,是典型街頭青年。「我鍾意打架,見到蠱惑仔不害怕,見到便裝差人才驚,蠱惑仔有情講,說自己識邊個就沒事,差人走過來打你一鎚、摑你一巴,那些是便裝反黑,一見年輕人就當成蠱惑仔,影響我有個想法,想拍一部講黑社會和警察的劇。」

這是《反黑》的緣起,但影響陳國坤更深的是李小龍,他少年時在家中看到《精武門》,自此瘋狂愛上李小龍。「癲咗,一日除了睡覺八小時,我八小時是陳國坤,八小時是李小龍,到處扮他叫、扮他打。十幾歲留李小龍冬菇頭,人人都說似,又試過穿李小龍的喇叭褲、反領恤衫到蘭桂坊跳舞,有時著唐裝,每年萬聖節都扮李小龍。」

十多廿歲的陳國坤過度活躍,沒有一份工做得長。畢業後在眼鏡88做店員,每天上班十一小時。「做了一年多,做到驗光師 supervisor,有一日正在為客人驗眼,突然想到:『沒理由成世幫人度,最高只做到經理。』就脫下工作袍,走了。」

自此,他在不同地方打散工,在不同行業游走。「我不喜歡定下來,你說得出的行業我都做過。」他指一指身處的餐廳。「這裏所有位置:waiter、廚房、酒吧、調酒師;另外,股票經紀、地盤、裝修、三行、在旺角波鞋街賣鞋,我都做過,做一會兒,我覺得沒有新刺激就走。」

送貨遇上周星馳

他最喜歡做 band 仔,在做電影配樂的音樂人劉以達、韋啟良的錄音室中做助手,幫手插線、弄電腦等閒雜工作,又認識了一些副導演,在不少電影做過臨記,譬如在 UFO 陳可辛執導的《嫲嫲帆帆》中跳舞,又在《古惑仔》中開片。「我做茄喱啡都收特約演員的價錢,一千元一日,好着數。」

韋啟良負責《少林足球》預告片的音樂,陳國坤將碟送到周星馳的公司。「剛巧星爺見到我,望一望,入去後田雞(田啟文)走出來,拿張招募演員表格叫我填,我打個交叉,就走了。」

之後,田啟文透過林子善聯絡他,叫他到訓練班旁聽。「那時我打扮得像李小龍,周星馳一邊講一邊望我,我故意戴副烏蠅鏡不讓他望。下課後,田雞向周星馳介紹我是『小龍』,他問我懂不懂打功夫,我說:『當然識,應該打得贏你。』他問:『真係?下次試試。』講完就走了。未幾田雞叫我上珠海排《少林足球》一段舞,周星馳又問我懂不懂踢波,我說:『踢波我叻。』他反問:『又叻過我?』後來我拍了一段戲,要打鐵頭功的師兄,周星馳說:『他太似李小龍,不可以做壞人。』整段戲不要,他問我想不想做演員,我說想,就做了戲中的四師兄。」

陳國坤說自己不是「串」,只是「有嗰句答嗰句」。「後來我和周星馳熟了,發現他不喜歡別人想太多,他問你,你假如要想才答,他就會走了,你一思考,他就會覺得你有機心,他身上每一個都是機會,他好驚別人偷走了,他要你的即時反應。」

與內地劇組爭拗

陳國坤簽了周星馳的公司八年,只在《少林足球》扮李小龍,之後在《功夫》演斧頭幫幫主。「只是其他公司時常要我扮李小龍,有些製作人因為這個原因不想用我,他們不想李小龍出現在那部戲。」他不抗拒扮李小龍,只是抗拒有些導演要他無緣無故扮李小龍,明明角色不是李小龍,也要他做幾下李小龍招牌動作,這樣他最不喜歡。「你叫我一世演李小龍都OK,但你是否認真拍李小龍?」

他曾在內地劇《李小龍傳奇》演足五十集李小龍,他自爆拍得很辛苦。「幕後的是東北人,對李小龍認識很少,他們要我吃早餐也捽鼻、剝花生也要像李小龍叫,我跟他們爭拗一個月,有一次我拍至中途走了,監製來跟我談,其實李小龍女兒李香凝是另一位監製,我跟李香凝早已認識,她選我去演李小龍,我向她負責。」

但在過程中,他重新認識李小龍。「截拳道的理念是集百家所長,精髓是包容,你不接受別人,就學不到別人的東西。所以我原諒了那些製作人,平心靜氣談,取個中間點。以前我問自己:『你那麼喜歡李小龍,為龍哥做過什麼?』拍完之後,我可以說:『我為龍哥拍了套《李小龍傳》,起碼讓中國新生代重新認識李小龍。』」

願為黃伊汶放棄自由

李小龍令陳國坤有機會拍戲,而令他想認真對待演戲的是周星馳,他廿九歲才找到人生方向,想做個認真的演員,〇四年成立自己的製作公司,拍檔是《反黑》的另一位監製宋本中,第一份工作是替周星馳《功夫》拍幕後花絮,更重要的是可以拍自己想拍的戲。「我想自己操控演什麼,因此我自己做監製。」

感情上,他承認遇上黃伊汶(Emme)之後,才開始定下來。他和黃伊汶十多年前拍戲時認識,但當時黃伊汶身邊有男友余文樂,後來她回復單身,兩人在台灣重遇,才開始拍拖,一四年結婚,一六年誕下兒子陳真。

「我有句幾招積的說話,我認識 Emme 之前的一年,我答應自己,一年只做一百八十天工作,暑假一定不開工,因為我八月一日生日,七月到九月休息,一定要去玩,其餘時間,我自己計,工作做夠半年,就會推,我要俾生活自己。無論工作還是感情,我不可以感覺被人困着、鎖着,我一定要斬斷條鐵鏈出去,我是一個這樣的人。直至認識我老婆,才有概念要結婚,以前沒有的,我算遲結婚,三十九歲結婚,四十歲生仔,就是因為我未遇見一個人,令我願意為她放棄、拋掉這些自我想法的人,她沒有刻意改變我,是我遇上她之後,發覺自己一定要進步,才可以擁有這個人。我不可以像以前那麼自由,要為事業打拚,本來我一日吃三餐即食麵都沒問題,但為了追女仔,我要帶她出街食飯,慢慢會驅使自己去努力過更好的生活,那時都未想到結婚,只是拍拖,已令我有這樣的想法,以前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令我這樣想。」

為太太進步 西貢買樓

他向黃伊汶求過四次婚,對方才答應下嫁。「好明顯我初時未達到她要求,後來她跟我說,女性欠缺安全感,對將來會有更多顧慮,女人會希望令男人更加進步。」

他以前到處租屋住,為了黃伊汶,他未求婚已在西貢買了樓,證明可以保護她。「工作上沒有以前那麼飄忽,現在就不斷工作。」

他與陳小春、李璨琛成長背景相似,八、 九十年代見識過屋邨黑社會的人與事,令他們構思網劇《反黑》,其中一個主題是陳小春《古惑仔》中的「山雞」變《反黑》中的「鳳凰」,又找來香港影圈對警察、黑社會最熟悉的陳欣健、陳惠敏提供資料兼做演員,劇集實感強烈,獲得好評,在內地獲得十四億、香港二千八百萬點擊,並已找到資金開拍第二、 三季,成了陳國坤事業其中一個代表作,總算有得交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兒子遺傳運動細胞

陳國坤的兒子名叫陳真,是李小龍在《精武門》的角色名字,而這位小朋友陳真的確遺傳了父親對李小龍及功夫的喜愛,黃伊汶社交網站上有片段看到他耍棍(地拖棍),耍得似模似樣。

陳國坤大讚兒子遺傳了媽媽的長腿,擁有爸爸的運動細胞。做了父親之後,陳國坤最大改變是心態變得更謙虛。「他未出世時,我在想怎樣教他,結果他出生後,我反過來在他身上學東西,要學他的單純直接,我們成年人很多時想多了,勿忘初衷,就是這個意思。」

 

■ 撰文:王志強/攝影:洪志富

髮型:Tim Chan/化妝:Yannes Lee @ndnco.co/場地:Stadium Bar (The Wave)

陳國坤反黑少林足球李小龍功夫周星馳黃伊汶陳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