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衛蘭.重新出發我有SAY


  • 衛蘭(左)、衛詩這對孿生姊妹,十歲前分開長大,但一見如故、非常親密。

  • 衛蘭、衛詩出道時簽同一間唱片公司,兩年前又一起過檔華納,互相扶持。

  • 談到伯樂黎明,衛蘭說以前聽到他的金句會不明扮明,想深一層才明白當中智慧。

  • 很多人談論的「怪異瑜伽動作」唱片封面,衛蘭說重看感覺很「有型」。

  • 衛蘭的韓籍母親打算返港與女兒同住,此事令衛蘭甚苦惱。

  • 鄭秀文、鄧萃雯、衛蘭、衛詩幾位信仰中的姊妹間中吃飯聚會,互相給予很多鼓勵。

衛蘭說話很輕聲,可能是她的養聲方法,最近她在網上被選為香港最靚聲歌手,她很謙虛的說:「不敢認最靚聲,排名下面的歌手是我特別欣賞的。」香港人心目中的靚聲,可能是天籟之音:清脆、通透、溫柔、舒服,但衛蘭說:「我想大家知道,我是一個好古怪的人。」

愛情方面,即使遇上 Mr Right,她總是「差少少」就可以一起,卻無法開花結果;親情方面,住在韓國的母親要返港跟她一起住,她心裏極不願意,要妹妹多次調解;說到審美,多年來廣被談論的「怪異瑜伽動作」唱片封面,她重看竟說:「其實幾『型』吖。」

型和古怪可能只是一線之差,離開黎明的唱片公司後,衛蘭樂於有更多話事權,不一定唱順耳 K 歌,唱片封面不一定擺她的照片,可以是她繪畫的畫,可以表露自己古怪的一面,明年演唱會,她想在舞台上做個古怪的人。

愛情總是「差一點」

衛蘭唱過很多情歌,但她自認感情上總是不順利。幾年前,傳媒拍得她有個混血男友,演唱會上他也是座上客,但維持不足一年,之後與不同的圈外人傳緋聞,但總是沒發展成長久的戀情。

「每次我遇到『啱』的對象,不知為什麼 timing 總是『唔啱』,過往我兩段感情,總是發生同樣的情況,差少少就可以一起,但卻差少少就不能一起。我之前的一位男友,他跟舊女友剛剛分手不久,他自己放不下,心裏面未 ready 開始另一段感情,所以我們不能開花結果,我很不開心,好像差少少就可以一起。另外一段感情,他有抑鬱,情緒有些問題,他要找人幫他,先搞掂自己,其實他不應該開始一段感情,不理會情緒的問題,對於我來說,和他一起時很不健康。在感情世界中,我不會等任何人,當你遇上適合的對象,一定要兩個人都想走在一起,不可以只得我想,不過這些事情我已經放低了。」

為了情緒上替這兩段情寫個句號,她在新碟《Love and Other Things》錄了一首歌,叫做《差半步》,說的就是這種「差少少」的感覺。「我錄歌時勾起很多回憶,這些回憶令我感激遇上好的男仔,不能一起也沒所謂,我祝福他們。」

現在她愛情方面單身,她自言和其他人一樣,想有人疼、有人愛。「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去感受愛,我期待遇到另一個好人。在我等待的時候,我學識享受自己一個,和令自己進步。」

在舊公司難表達意見

衛蘭明年一月開第四次紅館個唱,跟以往不同,這次她已離開栽培她出道的黎明的唱片公司,最大分別是新公司華納給她更大自主權,她想唱一些未宣傳過的歌,她想唱表達自己心聲的《差半步》,公司容許她。

「加入新公司後,好感恩他們讓我給自己意見,以前開演唱會,我很少機會坐在一起開會,現在每一部分都有我份,很有新鮮感,我很享受。」以前在黎明做老闆的舊公司,她笑說有時說出意見,別人是「左耳入、右耳出」,好像沒有人聽。「不是好慘,他們都是為了我好,沒有做錯。」

舊公司想她做,但她不想做的,主要是選歌方面。「以前主要唱抒情歌,但我想多嘗試不同類型音樂,我想令聽眾知道不止有K歌。」至於最多人談論的「怪異瑜伽動作」封面,她說當時沒機會提意見。「那時我好唔鍾意,但現在睇返,我覺得幾『型』,嘩,有啲料到喎,起碼到現在仍有人講,不是只得個靚樣,有些特別,有些古怪,令人記得這件事。」後來她參觀藝術展時,更發現那個怪異動作靈感來自名模 Kate Moss 的一個藝術雕塑Myth(Venus)。

聽黎明金句不明扮明

黎明比別人「前衞」,這一點衛蘭深表認同。「真係㗎,他的說話,你聽到那一刻,會覺得好深、唔明,但幾年後,你才會覺得:『嘩,好勁,他那句是金句!』」

她記得聽過很多黎明金句。「那時聽到就點頭,當明就算,即使不明白都扮明。他有鬧我,但好像一個爸爸罵女,他的出發點是好。」

現在回想,衛蘭說黎明幫她最多的是選了很多動聽的歌。「他做決定很快,靠他自己的直覺,他很勤力,我在他身上學到這些。」

以前在 Leon 的公司,她形容是一個舒服、安全的地方,在那裏十年,公司規模也較小,職員也較少,歌手只得她和 JW,要離開那兒踏出去,需要勇氣,需要成長,幸好新公司跟她和孿生妹妹衛詩一起簽約,兩姊妹像一起轉新學校,有人陪伴一起適應新環境。

「同妹妹一齊有很多好處,可以分享負擔,她適應力比我高,我比較慢熱,我妹妹喜歡跟好多人一起,我相反,我享受自己一個人,這方面我們性格很不同,但我們可以互相補足,所以我們合得來。我有不開心,她會鼓勵我,時常跟我說:『不要這樣看吧。』帶我回到正面的看法,她超positive。即使是家裏的事,她都會看得好聰明。」

難接受與母親同住

最近令衛蘭苦惱的家事,是在韓國的母親有意回港跟她和妹妹一起住。「我那麼多年沒有跟她一起住,突然之間她要返來一起生活,我有少少不慣,我們大家溝通不到,但我妹妹會說:『不要這樣想啦,你記不記得舊時媽咪怎樣怎樣呀?』會跟我提醒她好的一面,叫我再三考慮。」

衛蘭擁有中韓菲血統,父親是菲律賓結他手,母親是中韓混血兒,她誕下一對孖女後,便和丈夫分手,帶着長女衛蘭回到韓國,妹妹則留在父親身邊。

衛蘭在韓國住了十年,母親沒有提過她有個孖生妹妹。「在韓國的生活,只記得媽媽工作很忙,常常不在家,留低我和工人一起,所以我和她一起的回憶很少。」衛蘭沒有到學校上課,有個洋人教師在家中教她讀書,因此她的英語最流利,韓語和中文都不太懂。

十歲那年,母親要到日本工作,衛蘭被安排返港回到父親身邊,她才知有個孖生妹妹。受到彈結他的父親影響,衛蘭和衛詩同樣喜歡唱歌,時常扮偶像 Mariah Carey,就讀國際學校時,兩姊妹時常一起參加歌唱比賽,聲音合拍,又一起跳舞拿獎。在父親訓練之下,她們愈唱愈好,又將她們的歌聲錄成demo,後來因為替黎明一首歌唱和音,被雷頌德發掘,簽約成為歌手。

用繪畫表達脆弱一面

「小時候爹哋照顧我們,我跟爹哋 close 一點,一定比跟媽咪關係親。」衛蘭跟父母的感情這麼特別,也影響了她對擁有自己家庭的看法。「當我看到別人一家人好開心的時候,我很羨慕,家庭環境對一個人的成長很大影響,當你在家中感受不到愛,你會想在外面找,可能會遇上不健康的東西,有些人會透過錢、sex、毒品去找另一種滿足感。我很想擁有自己家庭,我知道自己缺失了、在家裏沒有經歷過這些,我讓自己兒女體驗到,不過都要先遇到適合的對象。」

衛蘭剛出道時是個開心少女,後來讓我們認識她更多不同面,但她說自己不是不開心。「我仍很快樂,仍很易笑,不過你看我的畫,我可以更能表達自己,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我錄了聲音導航,解釋每一幅畫的意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鄧萃雯的鼓勵

談到建立自己家庭,衛蘭說雖然這一刻她沒有戀愛對象,但她有一羣信仰中的姊妹,同樣給她家人的感覺,譬如鄧萃雯。

「她說了很多鼓勵我的話,她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她時常提醒我欣賞自己的價值,當她看到我一些負面新聞時,譬如關於我的身形,她會說:『你是神的兒女,你好靚,你好特別,你不用理會那些新聞。』她有來看我的畫展,給我很多真心評價。」

至於另一位姊妹張文慈。「她時常為我祈禱,她錄低的祈禱,我一面聽會毛管戙,好感動、好有力量。」

 

■ 撰文:王志強/攝影:張保祿

髮型:Jamie Lee@HAiR/化妝:Samuel@江中平化妝室/服裝:COS/場地:Harlan’s (The ONE)

衛蘭黎明差半步華納紅館衛詩男朋友Love And Other Th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