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祖兒李克勤「偷情」踏紅館 先互數熱身


  • 李克勤(右)與容祖兒(左)這對圈中難得的異性好朋友,相約9月在紅館開演唱會。未開騷,先互窒,克勤被封「樂壇舅父」,祖兒被笑「集郵女星」。(攝影:孫華中)

  • 容祖兒(左)跟李克勤(右)一個勁歌熱舞不擅說話,一個愛棟篤笑不擅跳舞,兩人同台,講什麼?跳什麼?大家要拭目以待了!(攝影:孫華中)

【明報專訊】時光倒流11年,李克勤與容祖兒因一次《拉闊音樂會》而成為時有聚會的好朋友。11年後的今日,這對好朋友決定「偷情」,相約9月踏上紅館舞台,合作開演唱會。開騷前,兩人先來一場互數對方的熱身賽,祖兒封克勤做「樂壇舅父」,克勤就反過來取笑祖兒是「集郵女星」﹗他們直言最想入場觀眾覺得有新鮮感,所以會起用全新幕後班底,克勤更笑言為此得罪了所有曾幫其製作演唱會的朋友。

李克勤和容祖兒的緣分始於2004年的《壓軸拉闊音樂會》,因該次合作,兩人成為圈中難得的異性好朋友。雖然年齡相差一截,但絕對無阻兩人友情。祖兒笑道:「他未至於生得我出,可以是表哥或舅父。他是樂壇舅父,不過內心很青春!」克勤就反指祖兒是「集郵女星」,多年來「集」盡同輩男歌手,最近在「集」無可「集」的情况下,更向張學友、馮寶寶等前輩埋手。

直腸直肚 嚇壞克勤

相交11年,克勤覺得祖兒沒什麼改變,都是那個愛說無聊搞笑話的女孩,有時候很成熟,有時候卻不懂人情世故。「她有時候會很大方得體,好客之道比我還厲害,但有時候卻像個不會人情世故的小朋友,經常講一些令人嚇一嚇的話。她說得直接,不轉彎抹角,嚇壞我很多次!」祖兒表示其眼中的克勤是個絕頂好男人:「每次開完會,克勤都會額外買一些能外賣的凍食帶回家。」

祖兒廚藝 有待改善

克勤覺得祖兒唯一要改善的就是廚藝,回憶有次祖兒霸佔了其家的廚房兩個鐘,只煮好一個汁!他說:「祖兒是第一個夠膽來我家煮她從未煮過的8人大餐的人!她那次帶齊所有要煮的食材、廚具,還有烹飪書。那天,我們食晚飯,每人煮一個餸來我家。她下午5時許已到,又雞又鴨,煮了兩個多小時,也只煮好一個汁!」祖兒更正:「那是個高湯,那天我煮意大利飯!」

打亂對方 增添色彩

祖兒覺得克勤是個有規有矩的人,自己的出現雖然打亂了對方的生活,卻在過程中添加了色彩。克勤苦笑道:「簡直是五顏六色,世界如此多Fun﹗幸好她每次來我家時,我兩個小朋友差不多時間上牀睡覺。」祖兒又自爆與克勤聚會時的趣事,透露每次都因為酒量淺而在現場呼呼大睡。她說:「我很抵飲,飲一杯就醉。」克勤說:「每次我、黃偉文、阿姐(汪明荃)傾偈時就會聽到……」祖兒搶着說:「看到我睡得很熟!我大概半至一小時就復活,之後喝一、兩杯又睡過。現在我能飲到兩杯酒,是間接被他們訓練出來。」

為新鮮感 突破底線

提到9月的紅館演唱會,克勤和祖兒最想入場觀眾覺得有新鮮感。為了這個新鮮感,祖兒希望邀請兩人都未合作過的全新幕後班底,所以不斷挑戰克勤的底線,終令克勤選用新團隊。克勤笑言為此已得罪了所有過去曾幫手製作其演唱會的朋友。祖兒說:「克勤是很特別的人,知道世界在變,但又清楚自己能接受到什麼,所以我要打破其框框。我逐步去試他的底線,發現原來他的底線低過我!」

祖兒先提議選用新的音樂總監,見克勤無異議,就再提出其他改動意見,最後不但邀請了郭富城演唱會的監製Jack,還有曾為楊千嬅、草蜢任音樂總監的何秉舜來製作今次演唱會。克勤說:「單是監製和音樂總監不同,已經會令演唱會有很大的分別。我放下很多習慣和框框?哈!我是真正的內裏Open﹗」

說話隨心 跳舞要精

祖兒的演唱會一向勁歌熱舞,而克勤的演唱會就總愛來個棟篤笑環節。今次兩人合作,很多人都關心不擅說話的祖兒會講什麼,最叻跳《舊歡如夢》慢動作舞姿的克勤又會跳什麼?克勤透露兩人這次皆不會多說話,祖兒想說什麼都是隨心而發。至於跳舞,他笑道:「我跳舞很好的……以『左麟右李』來說﹗我一早問了祖兒那個45度(舞姿),我會挑戰54度……溫度,哈哈!跳舞對我來說是貴精不貴多,我希望今次是跳得精。我對祖兒說,只要她不笑,觀眾就不會笑!」

將來再合作 講時機緣分

這次合作會否如《左麟右李》成為一個品牌,除了《容祖兒李克勤演唱會2015》,將來或許還有《容祖兒李克勤演唱會2018》、《容祖兒李克勤演唱會2020》?克勤認為世界巡迴一定有,但將來會否再合作開騷,就要講時機和緣分,正如當年第一次與譚詠麟開《左麟右李》時,也沒想過往後會每隔幾年做一次。祖兒說:「今次合作,是一次偷情!」克勤同意道:「對,今次又先偷一偷情,以後再算吧﹗」

髮型:Adolph Bow(李克勤)、Hubei Har(容祖兒)

化妝:Angel Yip(李克勤)、Heibie Mok & Jacky Tsui@Hair Culture(容祖兒)

服裝:Collect Point(李克勤)、Stella Jean@Cocktail(容祖兒)

場地:尚品薈

記者:孫慧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