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養流浪黑狗 鄭俊弘揀女友要過「阿仔」一關


  • 鄭俊弘與Riley情同父子。(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 鄭俊弘與Riley惜惜,羨慕死不少歌迷!(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 鄭俊弘一有時間就會帶Riley去狗仔公園玩。(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 訪問期間,Riley一直乖乖地坐在鄭俊弘身邊。(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 Riley現在遇到其他狗仔都表現友善,不會再打架。(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明報專訊】鄭俊弘(Fred)年前收養純黑拉布拉多混唐狗Riley,可惜「兒子」野性難馴令他非常頭痛,多次在街上如「奪命狂奔」般愈叫愈走,還差點遇上交通意外。為Riley安全着想,Fred安排「兒子」入讀狗仔學堂,終成功令Riley變成一頭乖巧的人見人愛小狗,更希望性格友善的Riley能令大家放下對黑色狗狗的歧視。

記者:孫慧莊 攝影:鍾偉茵、梁榮達

一年前,鄭俊弘從朋友的社交網站看到歲半流浪狗「Need Help」的呼籲,遂帶了當時又瘦又弱兼滿臉傷痕的Riley回家照顧,睇醫生食藥,三個月後確定Riley沒主人就正式收養。初養Riley,Fred非常頭痕,除擔心牠經常肚屙,也發現牠的行為嚴重失控。他說:「每次外出,Riley都會搶繩,拖住我散步;牠很驚其他動物,常因自我保護而跟其他狗打架;牠經常想逃走,每次一放開牠,牠就狂跑,又聽不懂自己名字,愈叫愈跑,愈跑愈快。在家時,牠四圍搗蛋,咬沙發、咬甩牆紙、咬爛我的文件。有一次,我們散步後在寓所樓下與鄰居閒聊幾句,Riley趁我手一鬆甩了繩就在馬路上狂奔,差點被大貨車撞倒。之後又發生了另一次,我們去狗仔公園玩,牠突然跳出圍牆,像逃出生天般狂跑。圍牆外是巴士總站,再對出就是渣華道,我和另外兩個狗主追出去,幸好最後有途人幫忙捉住牠。」

入讀學堂 Riley野性變乖巧

Fred驚覺事態嚴重,遂安排Riley入讀狗仔學堂,讓Riley學做一隻有規矩的狗仔。為期兩個月的寄宿課程分為兩部分,第一個月是基本訓練,教導Riley基本的「Sit」、「Stay」指令,教導牠外出時不再和主人搶繩周圍跑;第二個月的「高級訓練課程」就安排Riley接受無繩訓練,不用繫着狗帶也能乖乖跟隨主人。寄宿期間,Fred每星期均要抽時間去學堂與「兒子」一同上課。為免Riley誤以為被遺棄,Fred專誠在開學前帶Riley去學校玩,讓牠熟習環境,見牠喜歡才安心讓牠入學。Fred稱:「開學那天,我很不捨得Riley,Riley也很不捨得我,但牠幾星期後發現我每星期都會來,上完堂就頭也不回地隨教練走,我很傷心!」經過兩個月訓練及與其他狗仔同學一同過群體生活,Riley定性了很多,不再搗蛋咬牆、不再亂跑、不再與其他狗打架,聽教聽話。Fred正計劃安排牠參加漁農署的考試,合格後便能豁免繫着狗帶外出。

友善大使 望黑狗不再被歧視

「以前的Riley只有三、四個乖,現在就有七個半!我不需要牠學會很多花式,只要牠聽話。因為牠聽話,我和牠都會開心一點,牠也會更安全!」Riley是Fred的命根!自從收養Riley後,Fred做什麼也以牠為先,甚至將來選女友的首要條件都要對方與Riley相處得來。Fred每天盡量親自帶牠落街三次,否則就請胞姊或工人姐姐代勞;平日一有時間就帶牠去玩,有時去行山,有時去狗公園。很多人不願意飼養黑色毛髮的狗仔,Fred希望大家能改變這個錯誤觀念。「黑色狗被收養的機會較低,但被人歧視,甚至人道毀滅的機會卻較高。帶Riley外出時,很多人也怕牠,但其實Riley很友善,是那種有賊人入屋,都會跟對方打招呼的狗。我希望Riley能代表所有黑色狗仔出口氣,成為友善大使,令大家收養狗仔時不再考慮顏色,不再歧視黑色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