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未到最差一日都撐住」


  • (攝影:孫華中)

  • (攝影:孫華中)

  • 何韻詩下月舉行的紅館演唱會海報以黑色為背景,自己淋上黑油拍攝。(資料圖片)

【明報專訊】沒有唱片公司撐腰、沒有財團支持、沒有大品牌贊助,何韻詩依然夠膽踏上紅館舞台,4場共48,000張門票依然全數售罄。阿詩在她這個黑暗時期裏,其實從未黑暗過,黑暗中見曙光,得到的反而比從前更多!

1939年,聖雄甘地寫了一封信給獨裁者希特拉,希望他能停止將世界推向戰爭邊緣,信件的抬頭是「Dear friend」。今年10月的紅館演唱會,何韻詩同樣以「Dear friend」來命名,以「黑色」為主題。阿詩認為在如此分裂的社會下,我們不必視理念不同的人為敵人,即使像她一樣身處黑暗的環境中,也能找到七彩的顏色,能看到更多的可能和希望。

不能自己封殺自己

「我們不能閉上眼,然後說現在的香港太平盛世,即使你如何不關心,也會知道我們處身於荒謬的年代。你可以覺得我太正面,但我真是覺得最差的時候反而會出現更多可能性。以我為例,有唱片公司照顧時很安穩,不會嘗試那麼多;現在的我去到一個所謂『被封殺了』的困難時間,反而能開拓出更多。當然,這是困難的,不是人人都能靠自己的力量做到,但我們不能失去希望,不能自己封殺自己!」

重返紅館開騷一腳踢

第一次籌備大型如紅館的演唱會,阿詩要同時兼顧演出、創作、製作、市場,要控制不超支,也要找贊助。外人以為找贊助是阿詩最困難的地方,其實並不是。她說﹕「宣布申請到紅館檔期後,曾有4、5個大集團和我傾贊助,有些甚至是冠名贊助。這兩年,我從一個體制跳了出來,今次重返紅館如用回舊體制的方法,實在說不過去,所以一開始已想將贊助商數目拆散,讓更多人參與其中。後來『神推鬼擁』地發生那件事(Lancome事件),本身有的一些大銀碼贊助商也被嚇退了。」

以為淡化 原來是假象

一宗單純在香港進行的商業行為,卻因為別的地方、別的原因而被取消,令阿詩看清楚那份恐懼原來有幾大!她說﹕「你以為淡化了,沒再那麼誇張地針對你了,原來全是假象,方丈仍然那麼小器!這是個很重要的信息,原來我們的社會已變成這樣了,不要以為那件事觸不及自己就不存在,事件只會愈來愈惡化。當事件朝着一個方向發展,我們是否要認命?是否要出來道歉?前路被封,我們能否找第二條路?能否開鑿新出路呢?哈!我條命天生不能舒服地掙錢,即使可以,眼見那麼多人被欺凌、被打壓,掙到錢也不開心。」

「這地方還未完全死亡」

順理成章,阿詩推出她的「集體獨家贊助計劃」,最後獲300多間本地中小企及市民以個人名義支持。「最初想像或有百幾個贊助商,最後超出預期,總贊助額超越我從前的紅館演唱會,相信也超越了大部分歌手平時能夠獲得的贊助額。這證明我們這地方還未完全死亡,城市裏仍有很多細小但不能被看輕的力量存在。」

不敢說會否有日離開

每個年代都會有每個年代的好和差。現代的戰爭,毋須動刀動槍,金錢就是武器。某程度上,香港正處於戰亂當中。「一國兩制」只餘31年壽命,現在容不下的是一間書店,將來容不下的可能是個理念不同的小歌手。「現在已容納不到我喇!心裏有數,情况有機會變得更差,但你問我會不會離開,很難答。我走過,小時候全家移民加拿大再回流香港。我的整個青少年時期都在加拿大,對那裏有感情,但也知道無論走得多遠,我的根和感情始終在香港。香港給了我很多,物質以外,我建立了很多,也找到了成長,不可能因為這裏愈來愈差就一走了之。我不敢說會否有日離開,除非有天已經什麼也不可以做,什麼也做不到,連說一句話也有被捉走的可能。一日未去到這情况,我仍會撐住!」

記者:孫慧莊

攝影:孫華中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