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咪一定要


東西實在太多。我把一批傳記、書信和戲劇的書類都存放在大兒子新澤西家中的地庫。另外有數十隻雷射碟,早已被數碼影碟及藍光碟取代,但是因為這些雷射碟附有精美的印刷品和獨特的資料,也就沒有丟掉,一併存放在大兒子那裏。其中一隻雷射碟是美國電影協會頒發終身成就獎給希治閣的紀錄片,一直沒有出過數碼影碟,因此比較珍貴。一次前往新澤西探訪大兒子,問他要這隻雷射碟,他只回我一句:「你係咪一定要?」這一問倒叫我無話可說,只得作罷。

這樣一件小事情,卻教我舉一反三地了悟到自由獨立的重要和必要。東西在誰那裏,就得聽誰的;實情就是這樣。幸好自己經濟獨立,有自己的居所,健康良好,並不需要依靠誰。這才是最大的福氣。現在和老伴相依為命,能夠照顧她令我快樂。冬日清晨,透窗外望,一片澄明;原來下雪了。我想我等一會便外出替她買新鮮的報紙和白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