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多不甜


如今退休在家,也會把電視機開了Channel surfing一番,總希望能碰上賞心悅目的節目,略為填補一下蒼白的時光。但往往過盡千帆皆不是,連史丹利寇比力克的老電影也看得不耐煩,只看四五分鐘便按鈕轉台。那些時事評論節目也永遠是兩個政黨自說自話,互篤手指,簡直就是在吵架。Cold Case File以前喜歡看,但看多了只愈覺得人性的扭曲,心驚膽顫,只想轉往浮淺的音樂劇世界裏面去。卻只記得《仙樂飄飄處處聞》裏面的一幕:七個孩童隨着保母遊山玩水,樂也融融。其中一名男童道:「如果能夠天天這樣就好了。」這保母卻出其不意輕描淡寫地點破:「那倒會變得很沉悶了。」

正是蜜多則不甜。從前上班的日子,下班回家洗澡,躺在牀上看半小時電視,便是偷得浮生半日閒,隨便一小段希治閣,又或者是大自然的動物紀錄片,甚至乎是一段廚藝,都看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