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年


今年過年的十幾天,心情一直孤淒。人家團年、拜年、做年糕,氛氛熱鬧。這些我全沒有了。在港的家人,只得零個。零個是因為雖有兒子一個,但他老是避免見我和跟我說話。沒人在,只好向我顯示性格了,我也不找他說話,不說話對我來說很容易。

這些日子身體也不大好,連坐也覺得困倦。見到朋友時我可以談笑風生,背後的我不需要別人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十幾天每天睡十多小時,合起來也許三百小時了。在外國過年倒不感到寂寞,那邊根本沒有過年氣氛,亦不是中國,那倒沒想起正在過中國新年。

如今地獄好像從天上壓下來,愈壓愈低,得垂下頭來。垂下來時看到又是平時的地獄,得蹲下來,兩個地獄上下相壓,我快要扁了。無所謂,世界少了我一個人猶如沙灘少了一粒沙,我不在沙灘仍在,仍有人高高興興的在拍風景照。

正因為人如此渺小,自己消失了自己也不可惜。小時看電影,會看到整家人逝了,只賸下主角。如今才知道那的確會是真的,主角正是自己。悲劇看戲才好看,在現在生活中你可麻木得風從哪裏來也不知道了。

表面我對人很快樂,正因我希望別人都快樂,私底下我從小到大都抑鬱,為什麼?太多規範要守了,太多人找機會挖苦你了。為什麼要這樣做,我這人類傻瓜是不了解的。為什麼要做人我並不知道,人類說自己是最高等生物,我亦不同意。最高等,不過是身體結構而已,其實是最殘酷,什麼都吃什麼都打,硬說獅子老虎兇猛,其實你不走到牠們附近牠們不會咬你吃你的。人何止百獸萬蟲俱殺,人連自己都殺。這怎能叫做最高等動物。

人類天天高唱不要有種族歧視,其實人什麼動物也歧視,取象的象牙,吃鱷魚的肉,豬雞牛鴨是無害動物,還歧視牠們是「野獸」,要是牠們是「野獸」,人類都是「毒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