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回家了


在元創方的小店短期pop up完畢,日前遷出了,兩個古董裝置藝術風格的木櫃拋頭露面幾個月後得以搬回家,收歸私有欣賞。

這兩個老櫃子的確老,一九九四年因為開設架勢堂形象顧問公司而購入,當年得到這兩個該屬二、三十年代的寶貝不知多高興,望它倆全身優美的線條,樂不可支;後來把它們存倉備用,誰知一存十多年,直至去年初秋重見天日,在首飾店中展示五花八門的項鏈耳環什麼的,獲得許多讚美,風騷地出鋒頭好幾個月。

任務完成打道回府,今次不入倉了,搬回家朝夕相對,彌補以往的隔涉。沒有閃爍首飾襯托,它們不但沒有失色,反而頗具洗淨鉛華還我真面目的優雅,靜靜地靠在窗邊,彷彿輕嘆:「終於回家了,終於。」

主人卻沒讓它靜下來,心血來潮把屋裏的玩具都往櫃中放,什麼音樂盒小帆船,熊啤啤橡皮鴨,木頭車布老虎,有條有理煞有介事地陳列在櫃內的玻璃層板上,壓根兒把它變成一個放玩具的專櫃,太對了,櫃本身也是主人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