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過年


已經是三月初,連夏令時間都開始了。元宵已過,新年算是正式過去了。於是把揮春取下,八寶全盒收起,紅的劍蘭換了白色茉莉。

人在紐約,過年的氣氛嚴重缺乏。大人小孩上班的上班,讀書的讀書。去年過年很冷淡,連揮春也懶得張貼,多半是因為疲倦。今年過年卻興致勃勃,做足全套。獨力把家裏收抬得整齊乾淨。然後去銀行取新紙幣,已經是年三十了,居然還有。新紙幣數起來嗦嗦有聲,果然流露喜氣。出外去買鮮花水果蜜餞等應節物品,大包疊細包的拎回家,還真需要一點精力。年初三和兒孫共吃盆菜,初四去新澤西州和大兒子小兒子過年;大兒子特別花了三小時來紐約接我們兩老,又花三小時把我們送到新澤西州,沿途暴風雪,連雨撥上都結了冰塊,咯落咯落作響,十分之緊張刺激。

其實在紐約過年,難得有人來訪,只不過是做給自己看,不為什麼,就是因為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