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合體


人生何處不相逢。

只是,要相逢的永遠咫尺天涯。

不想見的總在眼前晃動。

相逢,總有喜悅。故友別來無恙,大家說聲好,笑話當年,不失為一件快樂事。青年少,總有許多理想,能夠成真,就是重逢後的互相祝福。

當然,重逢並不一定快樂。遇上相對無言的,會令人如坐針氈,那種感覺絕不好受,問一句答一句,然後,進入dead air階段時,如果在收聽或收看電台電視節目的話,我會毫不猶豫立刻轉台。

對一個活生生的個體時,竟會變成不自在,有點意想不到,當年的談笑風生,滔滔不絕去了哪裏。

沒有相識,哪有重逢。既然能夠相逢,也沒有何必相識的感覺。不過,見過也就是見過,我會忘記今日的他,記當年那份感覺,總比不知所謂的相對來得舒服。

只知道保護自己的人好嗎。好,那是他的個人選擇,也許他的思維太複雜,跟我的簡單與直接成了強烈對比。

相見不好時還是不見好,每個人總有不同經歷,經歷可以將一個人消磨,從前的稄角變得圓滑,可能是好事,但會失去那種大無畏敢冒險的勇氣。

身體虛脫不是大問題,那就躲在家裏,賴在上讓身體休息,自我調節,也是好事,是填補自己經年累月的精神超支。

情感上的虛脫又如何,原來也不是問題,特別是明白到世界不會因一個人的虛脫而萎縮時,倒不如好好休養生息,以智慧與美貌再生,成一個超強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