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雪無痕


如真的往事,錯過的相知。

人生相見如雪路,上面有你的足,也有我的印記。只是雪花翻飛之時,大家再也找不到大家的過去,再來是另一段風起雲湧,令你我的從前沒有留下的餘地。

相見比離別更難,難的是在你我的歲月裏,只可以存大家的過去,沒有重逢於今天的權利。

想來也是個笑話,追追逐逐的遇上,未必是自己的希望,兜兜轉轉得疲累不堪時,自然是想找一個落腳地。

聞之不若見之,見不到時可奈何,那是必然的無奈。

見之不若知之,見得到又如何,恍惚互不相知,距離日遠,留下是從前的雪路。

知之不若行之,以為互相了解,原來一切只是皮毛,了解一件事不難,只要你肯付出,肯堅持,終會找到答案,但要了解一個人,難上更難,就算你肯付出,肯堅持,對方將心門關上,你的努力,一切變成徒勞。知之,變成完全不知。

正如說,親如你的子女,你也未必了解他們的行為,天天相見又怎樣,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所以,我不會刻意去了解其他人,也不用其他人去了解我。

不需要為自己了解不了的人煩惱,也不用為不了解自己的人難受,始終,了解人沒有一定方程式,不要勉強自己。

各有天地,各擁世界,四時天氣依舊,你有你天地,我有我世界,從前如霜雪,讓一切隨雪融化。

天涯霜雪,鴻爪無痕,笑對人生,雪人也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