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七雛


其實我也並非一天到晚只看希治閣和杜魯福。電影的天地極其廣闊,能夠容納風格各異而才華同樣出眾的作者。像Jack Clayton(1921-1995)這英國導演,什麼十大、百大從來也沒有他的份,但是我很喜歡看他的電影。《古堡魅影》(The Innocents 1961)是最佳鬼片,完全以氣氛取勝。連杜魯福在餐廳巧遇Clayton,也悄悄給他遞紙條:「你的《古堡魅影》是希治閣去美國之後最好的英國電影。」

他的《苦海七雛》(Our Mother’s House 1967年)更是叫我思念了差不多半個世紀的佳片,因為首映之後再也看不到它的蹤影,電視台從來不見重播,也不見上DVD。可是最近這電影終於上了DVD,雖然只是made-on-demand的版本,沒有字幕,卻是一個極好的copy,視與聲的質素都很出色。George Delerue的配樂更是一流,憂鬱而抒情,充滿詩意,堪稱haunting。連史匹堡拍《The Color Purple》之際,也叫配樂師參考《Our Mother’s House》的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