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了的鳴謝


不知道馬友友李雲迪郎朗等音樂家小時候住哪裏,想像中他們在拉琴彈琴的學習過程中,一定花了數不出之多的時間來練習,萬丈高樓從地起,大音樂家也要經過初階的,初期的稚嫩粗糙琴音,除了自己和老師家人聽到之外,還有一種人會聽到,那種人叫做鄰居。

未把握到的節拍和音準,犯錯重來,重複練習時的可能性都會帶給旁人聽覺上衝擊,請留意,是衝擊,不是享受。

近月屢受這種衝擊,因為住宅樓上兩個年青人對電結他和鋼琴認真起來,經常練習,樓下的Auntie Tina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接受未達動聽標準的各種奇怪琴音。但Auntie Tina明白的亦鼓勵學習音樂的,嘴帶微笑地忍受從天而降的噪音,送上無形的支持,希望樓上的未來音樂家天天進步,有朝一日學習成熟,奏出比較美麗的音符。

噢,馬友友李雲迪郎朗音樂會的宣傳印刷可能應該加上「鳴謝:鄰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