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只如過路


每個人對人生的看法不同,在說鄙人的之前,先祝各位福壽康寧,平平安安。

大概從小六開始,我才對死亡有感受,但又不明白我們要過一生。一生是什麼?大眾都認為一生即是從生到死吧。再長大了,就不大接受從生到死就是一生,覺得人生只如過路,死了是肉體完全停止活,人不能再呼吸而已。死不過是轉另一條路走,其他的路叫做什麼我便不知道了。

我死了,最不傷心的人應該是我自己,傷心的是其他的人。媽媽死了一年多了,我發覺自己常常拿兩條絲巾問:「媽媽,哪一條比較好?」,「媽媽我們今天去不去看戲?」那不是思念,那都是習慣。我寧願媽媽逝世的,她生病的最後幾年的痛苦,我不想她熬下去,我便熬不下去了,而她仍然常常躺在上微笑,她是個很堅強的人,但愈堅強愈熬得久。

當我看她的小腿一直變灰,足趾有很多個變成墨一樣的黑色,我知道她好不過來了,缺血和心臟的問題。最後我用力捏她一隻變成墨黑的足趾,她是完全沒有感覺的,她仍在微笑。

我是無法選棺槨的,爸爸的和媽媽的都是兒子選的。我也沒看他們入棺後的最後一面,我不能。我只願記他們生前的樣子。目前在房間,有媽媽、爸爸、弟弟們和妹妹的照片。有時我會面向媽媽的照片說:「媽媽你真漂亮。」面對牆爸爸開心地笑的照片說:「爸爸你老是笑!」對弟妹的,我會招招手說:「Hi folks!」他們不是悲傷的。我也不是悲傷的,每天看見他們的照片我都開心,至少他們並非不知所終,我們天天都愉快地見面。

他日我死了,家人只有兒子一個,他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我都不知道,他掛不掛我的照片我更加不知道。從今天拍那些可以作殯儀用的大頭照片了。人愈老愈醜,要避過這個拍照危機,我自己去走另外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