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不存在(下)


上星期提到一天診室內遇到兩件令人憤慨之事,事件一是中風老伯伯被指罵他是垃圾、廢人,唔死都無用……事件二同樣是發生在政府醫院,病者「小梅」二○○三年感染了沙士病毒,被送到醫院隔離病房時的她,當年只有十五歲,可就是這一疫生死之戰,令小梅蒙上畢生的陰影,面前的她含淚訴說:「那些姑娘尖酸刻薄,身體已經受極大痛苦,卻比不上她們那一字一句如針的刺痛,我的腦海不斷盤旋那些粗言穢語,惡毒詛咒,每一天從睜開眼睛那一刻便被所有人厭棄、叱罵,自尊心完全被摧毀,雖躺在上,卻猶如過街老鼠,人人得而誅之,活,比死更難受,那一種恐懼、抑鬱,到今天沒有一天能忘記!十二年來,每一天都想自我毀滅,書讀不成,工作也做不長,因為自卑、焦慮,到哪裏去都感到是多餘的一隻老鼠,每晚好不容易進入夢鄉,同一樣的情景又出現,被罵、被拍頭,甚至化身成一隻被所有人類追殺……」她哭成淚人,小董的心被狠狠插了一刀,公立醫院從十二年前到今天,依然有一些員工是沒愛心和同情心!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