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得無法控制


有些人整了幾百次容仍然不好看,有些人卻天生好看得無法控制,老是吸引人。像上輩荷李活最紅的男星羅拔烈福,從二十九歲紅到五、六十歲,三十年來每套片都做男主角,女人見到他便暈浪。電影公司還會放過他?每套電影都是大情人,何況他運動甚佳,騎馬、滑雪,什麼都精,那讓他更加男人化。加上一頭濃密的金髮和一張有氣質,有學識的俊臉,夫復何求。

現在老了,面貌不復當年,但他的男性味道還是很強的。最近他接受訪問,問他的生涯。他不喜歡荷李活,他不出席社交活動的,他拍完戲便回猶他州山地的家,老友是另一影帝保羅紐曼。雖然十分老友,但保羅紐曼是個十分愛說話的人,他們兩個一齊拍戲時,保羅閒話多得他聽不了,非常辛苦。當然,保羅紐曼的地位是他繼承的。

他坦承荷李活對他很好,但身為一個演員,他失望沒機會扮演其他不英俊、不浪漫、不英雄、不出人頭地的角色。

訪問者笑說:「你是長成這個樣子,還能……」羅拔烈福無奈地說:「人們評我演的電影,老是談我的樣子、我的樣子。」他得過最佳導演金像獎,但從未得過最佳男主角獎。荷李活是這樣的,年紀不老又英俊的男主角永遠不會得影帝獎的(除了保羅紐曼)。羅拔烈福不成,里安納度狄卡比奧也不成。女影迷當然希望他們得到,他們兩個都是演技甚好的,只是沒機會扮盲人,扮殘廢人,扮不道德的人,扮壞人,扮種種不好的人。里安納度狄卡比奧自《鐵達尼號》之後,一直在吃胖自己,弄醜自己,俊美的人要拚命扮醜,那是一個荷李活現象。

美國人說不奇怪,奧斯卡評委會男人佔大半,他們甘心把金像獎給個美男子!影后則什麼樣子都可以了,美的、醜的、平凡的、老的,只因女評判員少。

羅拔烈福出身其實跟他的滿腹詩書、高貴富有完全相反,他出生於加州一個窮鎮,家裏經濟困難。他想獃下去只能當工人,所以十幾歲時搭順風車去了巴黎,他想看看世界。那麼的一看,便變成了荷李活巨星。未老前他真是得天獨厚,那頭金髮濃得不會掉似的,在電影中他不需要髮型,不用梳頭的,羨煞其他男星。

荷李活會不會讓他現在年邁時演一個不浪漫的角色呢?他想,但我想荷李活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