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常情


剛去世的名演員奧馬沙里夫在談論和他合作過兩次的英國大導演大衞連之際,曾說過似乎是前後矛盾的話。他年輕時坦承自己不喜歡大衞連,說大衞連這個人對人對己都很苛刻,實在難以親近。他在演《齊瓦哥醫生》的一段日子中幾乎給大衞連弄得精神崩潰。但是老年之後接受訪問又說很喜歡大衞連,笑稱他是個好導演。

哪一次說的才是真話?兩次都是,只因為時間地點和交談的對象不一樣,發言人不自覺地(又或者自覺地)調整了說話的內容。這實在是人之常情。我們都有改變意見的權利,更何況是事隔數十年回頭看,最痛恨的人也變成值得思念了吧。

又好像一代艷星伊莉莎伯泰萊,說自己當童星的日子其實很快樂,因為經常遇到有趣的人和事。但是後來在一次訪問中解釋為什麼她會和米高積遜成為至交好友,她卻說那是因為米高積遜和她都有可怕的童年。這又是否前後矛盾呢?我只可以說,我們對同一事物往往會懷有不同而又共存的感受。和人交談之際,看需要而把合適的部分說出來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