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away and be a Person


香港社會的變態,不是有怪獸家長,是牠們怪獸到可以說得出要「贏在射精前」的話。像咒語,有點邪惡。

這種謀算,是謀朝篡位級深謀遠慮,BB在未出世前應該已感到壓力,感到在肚裏時已開始被催谷,感到要過沒有童年的人生。

怪獸家長虎媽虎爸全球都有,香港的也不特別獨特,祇是特別多和特別沒個性,全部盲目劃一追求同一堆徇眾要求的世俗價值,功利目標。奇景是竟敢光天化日說變態話,還沾沾自傲,無恥不可一。千算萬算要孩子幾時出生有利如何「贏」什麼,還勝利公告示威,有一種醜陋的市儈。

外國叫這種不擇手段嚴格監控孩子人生的家長:Helicopter parents。直升機終日盤旋子女上空,溺愛照顧強迫支配,小朋友自由發展個性興趣的空間徹底被剝削,扭曲的父母模塑出扭曲的子女。朋友是大企業高層,名片是「XXX-VP」副總裁,丈夫是律師,兒子4歲時有八個補習先生,補國語、法文、數學、彈琴、畫畫、騎馬等等,聽見他繁忙的日程,誰都知道他沒有時間當小孩,沒空間好奇天真。太濃烈的狄更斯式悲劇味道。

誰都知道我極喜歡英國/蘇格蘭演員Tilda Swinton,散發仙氣又吸食人間煙火的不凡人,寫過一封近5000字的信(A Letter to a Boy from His Mother)給她的兒子Xavier,情詞並茂,由夢談到電影說到人生,毫不矯情,感人至深,一字一愛。八年前,因兒子一條純真的問題:"What people’s dreams were like before the cinema was invented",抽起條唐吉訶德式狂想筋("a quixotic seizure"),為他為電影,出錢出力舉辦了一個電影節,名為"The Ballerina Ballroom Cinema of Dreams",詩意浪漫有心到暈浪。地點,蘇格蘭東北部她居住的只有人口八千多的小鎮奈恩(Nairn),差利卓別靈曾常往度假的別緻靠海小城;選址,古樸中抹一把風霜的維多利亞時期古石建築物、一個名為Ballerina(女芭蕾舞者)的舞廳。不含鎂光燈、不含紅地毯、不含虛榮功利、不含利益計算輸送權力欲求的另類電影節。

一對孿生兒子14歲時,她為了他們得到最好的教育,自由於國家的硬制度,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創辦了Drumduan Upper School。那沒有測驗、沒有考試、沒有階級、不會枯坐課堂被動的吞下匙餵的知識。

楊絳說教育就是培養學習的興趣,好學自學,不斷自我修進(不單修正,還要求進);馬丁路德金認為"The function of education is to teach one to think intensively and to think critically. Intelligence plus character-that is the goal of true education",教導深度思考和批判思慮。「聰慧和品格」之煉成,沒說要產製「成功人士」乜乜乜。

Tilda說整個Drumduan的教育過程,一個考試也沒有。那學生做什麼?吟詩作對禪定呆坐仰望星空嗎?差不多。"…it’s incredibly art-based, practical learning. For example, they learn their science by building a Canadian canoe, or making a knife, or caramelising onions. And they’re all happy 17-year-olds. I can’t believe it-happy and inspired"。那裏的學生,和其他學校的學生很不同,雖然學科如數學、幾何學等等也有,但不知是否由於「課程」是音樂欣賞,野外營火,「功課」是外展旅程中一小時的小島獨處,安淨於現代的紛擾、科技的繁囂,世界祇剩自己的心跳和腦袋的運轉,補充的是"Vitamin Sea",視學官對這學校從不用計學分的學生之印象是「自信、表達有條理、主動性強及大方有禮」,完全不是你以為「無人駕駛」的野孩子。你以為視學官會否定這些教學?他被感動眼泛淚光。

全校小班,共17名學生,學費7500英鎊,學校鼓勵家長與子女一起體驗成長,在海灘感受大自然時,Tilda帶了詩歌和所有的學生營火圍讀,Gaelic詩人Meg Bateman寫的"Happiness"。校長說課程都是讓孩子「懂得自己」,和柏拉圖說人生最重要的事是:Know thyself,一轍。Tilda年少時最渴望可以自由無束發展自我,青少年"go away and be a person",是最寶貴的一課。別讓誰告訴你要怎樣活,就算是父母,都不必。人生,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