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卿底事(四)


連續三個星期談過網絡食評,談到深處,竟然搬弄「食客民粹主義」這般危言聳聽的浮誇詞語,若因此而令大家小則不安大則動氣的話,實在萬二分抱歉。不過我得強調,我所寫的東西,所表達的觀點,都十分可能是錯的。因為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人絕對是對的。或者更確切地說,世間事根本從來難定對錯。所以許多時,對錯之象,只出現於某個檢視角度,或因為某種情感的牽引而起。我亦顯然是所謂的「有感而發」,所以字裏行間,充斥着不平伏的情緒和執着的思維。

其實會觸及我敏感神經的,如果說在食這方面,不外乎看到別人對飲食這回事處處主觀,處處以自己的喜好為中心,從不嘗試由知識的層面和角度看飲食。縱使飲食在我們的生命中和文化中,有着極為重要的位置,但會認真去看待它尊重它的,似乎愈來愈少。不知是否因為今天我們生活得太過「離地」,太習慣飯來張口,食物好像是理所當然的東西。小孩吃蘋果而不知蘋果的模樣,成人大魚大肉亦從不探究食物資源,不理解烹煮過程,更遑論關心農業道德和食物供應不均等問題了。

有一次我和一個交心的食友,談到大眾在飲食生活上的荒謬行為,大家不約而同指出一樣近年頗為常見的現象。內臟變成熱門「不吃之物」,是近代的事。在長輩們的年代,捱過兵荒馬亂糧水不足的日子的人,當時根本沒有揀飲擇食的條件。別說內臟,當你幾天沒一粒米下肚,遇上什麼可以吃的東西你都會吃。今天的現代人,說是健康理由也好,衞生理由亦好,其實更多是出於不是理由的心理因素而厭惡內臟。其實不吃內臟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敎我和友人嘖嘖稱奇的,是許多高調忌食內臟,連聽到什麼豬粉腸牛肚雞胗,都要擺出一副討厭得想吐的樣子的人,當遇上foie gras時,又會喜孜孜地照吃無誤。難道foie gras鴨肝/鵝肝就不是內臟?難道用了個法文名字,換了個模樣和煮法,它就馬上變得與我們的豬肝雞肝身份地位不同?當嫌棄傳統豬膶燒賣不健康之時,為何同樣是內臟,同樣多油無益的foie gras放在燒賣上,還要價格同時抬高了,也就沒有人指手畫腳?

我不敢斷言這是媚外,但肯定是雙重標準。別說那些「foie gras好吃點」的廢話,好吃與否何其主觀?我個人便沒有覺得foie gras跟豬膶雞胗誰比誰強。說到底,那是喜好問題。是喜好問題,便不要拿出令人看起來沒那麼刁蠻任性的健康理由來作幌子。前人吃內臟,本來是不浪費資源,把任何食材都用心處理的美德。今天我們這樣厚此薄彼,雖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但見微知著,這也許是為何現今世界如此扭曲墮落的一點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