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霸權(三)


上星期談到許多現代人,直覺付了錢大魚大肉大快朵頣,把劏豬宰鴨的過程假手於人,自己手不沾血就覺得可以免卻一切責任。還自欺欺人得見別人吃蒸魚連魚頭魚眼奉上,便覺得受不了,覺得很暴戾很不文明。我不知也不敢斷言,說這種心態反映我們現今文明社會的什麼毛病。但看見美女美男在電視上推銷慘被剁成肉糜,再烤煮得不似牛形的牛肉漢堡,卻沒有人會說這是種殘忍的殺害動物行為。大家想到的,只是美男美女口中那一啖漢堡包怎樣好味道,教人吃得身心滿足而已。至於那塊圓圓的肉餅,在美學上甚至是外形均稱、乾淨、可愛。這都是人類在面對心裏原始獸性慾念時,試圖美化屠牛割肉殺生獵食這血腥行徑的自騙術。

漢堡牛肉如是,就算是半生不熟,用刀在盤子上切開來還會流血的牛排,社交媒體美食家把它拍得油亮嫣紅,看官也只有垂涎,沒有為生靈塗炭而抗議。我們人類不是自命萬物之靈嗎?為何愚昧到非要看到血淋淋的牛屍橫陳,才能記起自己正在參與一場殺生之禍?為何看到牛肉變成漢堡,沒有了「凶殘」的、教人於心不忍的賣相,便自動把「凶殘」的事實拋諸腦後呢?

吃,是一種慾求、一種慾念,跟我們身心的其他需求,如性愛睡眠排洩等等,都是最為自然的事。我們宰殺鳥獸蟲魚作為食物,也是悠久的歷史事實。所以,當我一天還在吃肉,就不會投訴禽畜連頭帶尾煮熟上枱是殘忍不雅,更不會因為菜式是乳豬乳鴿,就硬把人類的脆弱情感加諸動物身上。如果我還在天天吃肉,而又覺得吃可愛的雛鳥幼獸心裏不忍,那我其實憑什麼去說不忌呢?這都只是一派狗屁不通的無知與偽善。真心不忍的話,便應該身體力行餘生吃素;做不到的話,就請別擺出一副貓哭老鼠的假慈悲。

另一例子:當我們喝咖啡,我們或許不理會或者不知道,因為咖啡可以圖大利,種咖啡豆的農民會因此而被商人利用和剝削,令我們間接成為逼害者的幫凶。最荒謬的,是喝咖啡根本就不是必需的,不喝對一個人的生理狀況絕對沒有任何不良的影響。喝咖啡只是種生活文化,近代再被商品化,與優越的西方生活模式掛鈎。賣咖啡的令大家相信,早上上班手中拿着一大杯外賣拿鐵,你便跟如紐約一樣的大都會上班族一樣優越了。君不見我城在過去十來年,喝咖啡的人口在以倍數增加嗎?我相信當中大部分人,對咖啡的認識都很缺乏,甚至不是真的愛喝它。喝的原因,只是這行為令人感覺自己跟最平庸、最安全的普遍社會價值觀融合,令人相信自己是羣體的一份子,沒有脫節,被捕風捉影的「安全感」包圍着。(下期續)

味道霸權(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