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霸權(四)


或許你會覺得這只是我的誇張其詞──現代人追求方便的「美味」,在滿足這種都市中最普遍的慾求時,其實不自覺地成就了不少欠公義的事。不是說有人直接行兇,但在造成間接傷害這方面,我們實在難辭其咎。先此聲明,我想講的是「貪方便的美味」,所以重點其實在「貪方便」多於在「美味」之上。貪方便的意思,包括懶惰和貪小便宜,習慣不願付出,只求不勞而獲繼而不負責任,把殘局都留給別人或後人去收拾的自私心態和行為。即棄筷子餐具塑膠容器等等這些問題,某程度上都是因此而衍生的。

貪方便亦包括,連去思考反省自己究竟喜歡什麼的工夫也懶做,只懂全盤確信平庸一致才是康莊大道。吃東西方面也趨炎附勢跟紅頂白,吃給別人看多於為自己味蕾和肚皮的裨益。這種扭曲了的飲食價值觀,同時曲線成就龐大而瘋狂的社交網絡食評世界。這件事的形成是因緣際會,也不能今天就去判定是好還是壞。或許跟大部份世間事一樣,都是難分黑白對錯,都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

但這現象,已經革命性地改變了餐廳的生存環境。起碼在香港,我們會看到不少餐廳都在鼓勵客人上傳吃飯的照片,或在有關飲食的社交平台上加讚。有些地方甚至會給客人折扣或者免費食物,只要你吃飯時在網上「打卡」便成。表面上,這是追得上時代脈搏的和更直接了當的宣傳方法,代替了傳統的廣告,及與專業飲食記者和評論作家們的互動關係模式。實際上,這種消費者民粹主義,正在不知不覺地埋沒餐飲服務的專業性。令一個店子的成敗,全數取決於一大堆由不知底蘊的人,對店內食品和服務所作的評價。這些基本上不記名、隨便隨意且沒有責任的言論,它們相互之間不但沒有一個共同的標準可作依循,亦欠缺所謂大眾傳播媒介的道德規範,更遑論當中不理智的個人情感因素。拿來作為參考未可厚非,但變成了一種操生殺大權的文字獄,就未免太過偏頗,亦長遠地打擊餐飲從業者們的自強動力,更有可能扼殺飲食文化的創意發展。

今天,我們十分容易就可以在網上,看到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把自己今天吃過的一樣東西拍了下來,上載到社交網絡,然後加上「美味」等字眼作為注腳。看了而堅信的人,會說這照片是寫實照,沒有打燈沒有美指,寫字的人也是普羅大眾,專業所以真實可靠。抱持懷疑態度的,會說這位仁兄或仁姐的味蕾,為什麼會是我覓食尋歡的依歸呢?為何連店主和廚師都要相信並降服於他們的選擇之下呢?我自問心態上屬於後者,只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言論自由的社會,一切到了最後,其實都是取決於店主想要些什麼樣的顧客,和食客想要一個什麼樣的餐飲世界。而大前提是,我們都先要確實認清我們想要的是什麼,而這種認知能力,肯定是需要有知識和經驗,加上反覆努力的思考過程,才能夠達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