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帖藥叫:慢


有時,會分不出自己是無法呼吸、還是忘記呼吸。

很快、太急,一呼一吸。短短短短短。快快快快快。未吸好就呼,沒呼好就吸。不自知。中醫、好友、經絡醫師,都告訴我有這個情況,要痛改。說話快動作快思慮快,工作日程填得滿滿,永遠要更快再快才可完成手頭工作;完成了,再做多一點,更快一點。廣告行是這樣的,創作是這樣的,香港是這樣的,世界是這樣的。我已經心急,但世界更急。

快是一種瘋。

速度是現代邪教。

世界過度歌頌「快」。即食麵、instant noodle、微波爐已屬過去式。即食麵還要煮,杯麵還要等,微波爐也要叮。我們的通訊,現在用的是instant messaging,你慢了回答WhatsApp有些人會抓狂,卻沒想過人家正在忙。丹麥哲學家/作家Søren Kierkegaard 說"Most men pursue pleasure with such breathless haste that they hurry past it"。 “Breathless haste",我的其中一個藥方叫「深呼吸」。深,長,慢──呼吸。

快餐、Fast Fashion、快車、快遞、超快電腦、更快的更替,如果可以,人會否想一年有三個四季。都在breathless haste之中,倏忽,匆匆一生。

西班牙San Sebastián市郊的 Mugaritz餐廳,讓我永世也忘不了的一頓飯,環境、酒餚、氣氛、服務,一切都那麼完美,和C提起,永遠是我們一起吃過最最快樂的其中一餐飯。Mugaritz很多年都是世界50大最佳食府的第四名(三甲總不入但絕不遺憾),今年第七,一切的高水平之餘,主廚Andoni Luis Aduriz以「貪玩的認真」享受烹調,那次是我真真正正享受到「慢食」之樂。Basque cuisine,廿多道菜,有山有海,四季有時,從一開始,他們就請你放下步調,提議你比預約的時間早一點到,先在餐廳外心曠神怡的花園坐坐,喝一杯,再開始食頭幾道菜,然後,參觀一下他們的廚房,感覺一下廚師們的熱情,幕後的風光,其中一道菜亦已預備好在廚房serve你;之後才在餐廳坐下,正式開始用餐。

且慢。別急。那頓午飯,我們吃了五個多小時,早上十一時半左右,到下午未夠五時盡興而回。簡直不敢相信歲月忽爾晚,快樂不知時日過得可以。旅行應當如此。

相對Fast Food,Slow Food是快餐死對頭,是越來越盛的風潮,反對食物工業化,「麥當勞化」、「化學化」,提倡保存食物原有的傳統、文化和味道,保存食物包括動植物的品種,猶如"The Greenpeace of Gastronomy"拯救瀕危食物。可能大家還記得,Slow Food最初由意大利人Petrini創立的機構,拒絕追趕fast food & fast life,囫圇吞棗地消耗生命,漸漸演化成一種生活態度,全球有門徒,對抗事事速度就是一切。法國人比較長壽,專家說其一原因是他們平均花三至四小時吃飯。Slow Food信徒認為,用一小時"appetizing & socializing"後才再用兩、三小時慢慢喝酒、聽聽Edith Piaf,完成主菜和甜品,才算人生。奢侈嗎?

唔使做呀?!有說Slow Food是口袋深的有錢人玩意,antipasto: Niman Ranch pancetta, Midnight Moon and Humboldt Fog goat cheeses, deep-fried lemons and chipotle aioli, smoked beef and grilled artichokes, Niman Ranch pork osso bucco in red wine juniper berry au jus. Vanilla gelato with organic strawberries and polenta cookies。慢慢,嘗真。是Taste education,拒絕食不知味。近年已經有國際Slow Food日。無論如何,慢慢地、好好地,吃一頓飯,到底是享受,冇人叫你餐餐Mighty High Dining。但想真所謂「新」Slow Food概念,不是回歸「舊」價值嗎?

Carl Honoré的世界暢銷書《In Praise of Slowness》熱賣,不是因為他的「慢之見解」很破天荒超創新,但他警世,"we’re living the fast life instead of the good life. And I think, for many people, that wake-up call takes the form of an illness",是不是你我身邊常聽見的故事?或者你自己都接聽過這叫醒服務。

我喜歡他提倡的「用慢來解放你的創作力,人人都可以。第一步是清空你的時間表,休息一下、發白日夢一下、隨興之所至」,留些空間,慢下來,給自己、給生活、給世界。否則填得太滿,活得太匆匆,又如何?莎士比亞說「有智慧地,要慢。走得快的會跌倒」。

我不怕跌。"Slow down and enjoy life. It’s not only the scenery you miss by going too fast──you also miss the sense of where you are going and why",怕錯過風景,更怕錯失了目的和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