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不是應該轉行做……時裝店售貨員?


  • 有時會有素未謀面的店員過來這樣打招呼「Hello,Wyman!」我當然明白這是種親切表現,但如果換個角度我是店員或者店主,我或者會比較不冒險,以傳統的敬語相稱。

  • 唔揭開衣架點睇呀大佬?何況我真的有暴力地搗亂你的衣架有如暴風過境嗎?等陣先還原唔使死嘅!

  • 很多售貨員都能精靈地做到幫客人預先將要試那件衣服前面的鈕扣全解開,如果我做sales呢,我一定不會忘記把兩邊袖口的鈕扣也先unbutton。

  • 我知店舖有其形象,有些大品牌甚至有明確的指引貨架上每個衣架與衣架之間的距離是幾點幾厘米,但可否試試不在我翻衣架看衣服之後的一秒鐘馬上撲上來把我碰過的那部分當着我面極速還原呢?

  • 最近,我真的有懷疑過,其實我是不是應該放下手上的填詞寫稿工作,回去做時裝店售貨員?

Death of a salesman dream

如果真有樣東西叫「久病成醫」,那麼它的「時裝版」應該就是我今天想講的這個事兒。

什麼行業都好,你要是把它視為事業,總有那種「我要做行內第一名」那種精益求精的用心吧?每天在同一個崗位上「實習」,應該有足夠的機會發現問題,然後改進自己的表現……如果你腦裏面常常有在想可以如何「做好呢份工」的話。

所以有時去shopping買衫,即使是那些最高級的時裝店,有時也會遇到些售貨員,他們的服務……唔……「奇怪」到一個點你會覺得如果由我來做,我一定會咁咁咁咁或者一定不會咁咁咁咁。而且很多都是很簡單就能升價十倍的「調節」。

為免是非,我不敢說他們做錯了,我只會話,「如果由我來做呢,一定會這樣」,或者「如果我是老闆,我一定會把自己店裏的員工訓練成這樣的基本功」。

這種「貼士」,其實很多,我今天就隨便數幾個,大家研究吓!

比如說,先由停止幫我「即時執手尾」開始吧。我知店舖有其形象,做生意的門面整潔又有型好重要,有些大品牌甚至有明確的指引貨架上每個衣架與衣架之間的距離是幾點幾厘米……但可否試試不在我翻衣架看衣服之後的一秒鐘馬上撲上來把我碰過的那部分當着我面極速還原呢?你會令我覺得你很討厭我「整亂你啲嘢」所以要立刻衝前在我眼前執拾,以宣洩你對我搞搞震的不滿的,等我逛完出了店門或者至少拐個彎離開了視線範圍才執拾不可以嗎?那十幾廿秒也等不得否則上頭就會把你鬧到反艇嘛?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給人客傳達的message就是「喂,你咪搞亂我啲嘢啦!」咁唔揭開衣架點睇呀大佬?何況我真的有暴力地搗亂你的衣架有如暴風過境嗎?等陣先還原唔使死嘅!將心比己如果你去個朋友屋企坐然後你掂過嘅一隻杯每一隻叉,一放低門主就走過來移回它正確的位置──距離右下枱角以南三厘米以西四點零九厘米……你又會不會好不安呢?

如果顧客想試恤衫,很多售貨員都能精靈地做到幫客人預先將要試那件衣服前面的鈕扣全解開,如果我做sales呢,我一定不會忘記把兩邊袖口的鈕扣也先unbutton,是的,只有很少的售貨員有做到這個令客人不會穿隻手入袖盡頭才發現過不了的貼心動作,就是這個想多一步的細節,我就比其他人更高分數了。

以下這個如果我在社交網絡上面寫,一定會有那種百彈齋主復仇部隊說我太挑剔太難服侍太「大支嘢」太階級主義的,所以我要把話講得好清楚:如果有售貨員這樣對我,我不會說他們不對並且令我好反感,我只是說,如果我自己做售貨員,我覺得有另一種做法更恰當。

那個情況是,走進店裏,有時會有素未謀面的店員過來這樣打招呼「Hello,Wyman!」我當然明白這是種親切表現,人家當你朋友才以名字相稱,所以基本上聽到這樣我也是快樂的,但如果換個角度我是店員或者店主,我或者會比較不冒險,以傳統的敬語相稱,把我的客人稱呼為「X先生」「X太太」「X小姐」,因為畢竟店員與顧客之間不是真的朋友關係,不能假設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摩登」,只要有0.001%可能性被視為無禮,我都覺得何必冒險,何不穩穩陣陣地叫客人做「先生」「小姐」,禮多人不怪呀。

如果你去飲茶,那個其實不熟的部長一見你便說,「喂,Johnny,今日幾位呀?」會不會太後現代呢?如果有一日歌神第一次來幫襯你舖頭,你又會不會直呼其名:「點呀學友,有咩可以幫到你呀?」

你說我做人太安全又得,你當我old school亦可以,哈哈,各位看倌先生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