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朱定文喜歡短道速滑夠刺激 小腿骨裂夢斷平昌冬奧


2579_02a

朱定文,香港短道速滑運動員,從青少年到青年,連續五年取得短道速滑冠軍,他亦是「科學家」,三年前研發出一套更快檢測細胞異變基因的系統,在第十七屆「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中,贏得高中組電腦及資訊科技一等獎、最優秀項目大獎及最高殊榮的「少年科學家」獎,問他:「你是天才嗎?」他害羞地笑了,「我不知道怎樣回答,我沒有做過IQ測試,讀書、運動都是我喜歡做的事,以前讀書有點懶,遇到不明白的地方就逃避想去打機,運動員身分令我學會堅持,對學問研究很有幫助。」

看清楚內在潛力

曾經,二月平昌冬季奧運會是他的目標,希望十八歲可代表香港出戰奧運,二十二歲在北京冬奧取得獎牌,按照理科生的頭腦,他一步一步向着目標進發,「結果夢碎了,去年八月在新疆集訓時受傷,代表奧運夢粉碎了,意外在一剎那發生,完全意想不到,右邊小腿三條骨全部斷裂,很失望、很傷心,但事實擺在眼前,難過也沒有用,現在回想可能是上天另有安排,想讓我對生命有更深的體會。」

當時距離奧運入圍賽只剩下四個月,我希望繼續練習,醫生說不可能,他做了二十多年醫生,以我的傷勢絕對不能在四個月後參加比賽。」但他把「不可能」變為「可能」,每天做三次物理治療,傷患處紮着綳帶繼續練習,從健身室的陸上練習開始,到撐着助行器支架去到冰場,換上冰鞋拐着腳帶傷練習,除了進軍奧運的信念支持,還因為教練在前路引領,「我的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次意外雖然打亂了我的計劃,但也讓我看清楚自己的內在潛力,將來只要想到曾經在如此艱難的環境下站起來,任何挫折和困難都不可以擊倒我,四年後二十二歲,我絕對有信心代表香港去2022北京冬奧。」

世界排名躍升八十五位

短道速滑這項運動,香港甚至沒有正式的冰場可以練習,朱定文從小讀國際學校,五、六歲開始玩冰上曲棍球直至十二歲,媽媽看到瘦小的他,被高大勇猛的鬼仔同學一撞就飛到場邊,媽媽看得心痛不讓他再玩,「我是在電視上看到短道速滑比賽,可能喜歡快速的刺激感,一直求媽咪讓我去學短道速滑。」從興趣班開始,用租來的花式鞋練習,上完第一課已經愛上這項運動,一年後報名參加香港錦標賽獲青少年冠軍;由於香港沒有場地,他和港隊成員每逢周五放學,坐車去東莞進行三日兩夜冰上集訓,連續幾年在錦標賽獲得冠軍,教練安排他去長春,每年暑假開始與省隊一起訓練,半年後再回到香港讀書,持續訓練令他的成績突飛猛進,世界排名足足躍升了八十五位。

他在香港期間會到體育學院進行陸上訓練

舉重是日常訓練的項目之一,目的是增強肌肉力度。

短道速滑的速度感,令他迷上這項運動。

香港沒有短道速滑的訓練場,他經常去外地進行訓練。

朱定文一六年曾參加英特爾國際科技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是全球規模最大的中學生科學競賽。

去年高中畢業,同學仔齊齊擺速滑甫士拍照留念。

朱定文是爸爸、媽媽的驕傲,來自父母的支持和鼓勵也是他的最大動力。

這雙冰鞋是他期待以久,在美國用半年時間特別訂製的。

他在新疆進行高原集訓時受傷,失去進軍冬奧的機會。

朱定文認為冰上速滑是一場鬥智鬥力的比賽

朱定文在醫院治療時,同學仔買了大批麥樂雞為他打氣。

他指體育學院一流的按摩治療師,是運動員最需要的輔助之一。

針灸能令肌肉放鬆,是平時訓練必不可少的其中一項治療。

朱定文高中時去柬埔寨做義務老師,教當地小朋友學英文。

教練孫丹丹曾是國家隊運動員,在冬奧會獲得兩面銀牌,朱定文和教練亦師亦友感情深厚。

朱定文除了運動也喜歡科學研究,在華盛頓大學修讀的是生物化學。

■ 撰文:徐雲/訪問攝影:鍾漢平/場地:香港體育學院

朱定文天才少年科學家短道速滑科學家運動員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