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20歲香港摔跤小子 陳浩賢靠意志打上「小巨蛋」


去年一套印度電影《打死不離3父女》,以摔跤為主題,項目「冷門」,不過電影卻掀起不少話題,原來摔跤是奧運項目之一,香港亦有摔跤代表隊。
看過電影都知道,香港跟印度一樣,摔跤運動員要成功是遙遠的夢,但其實摔跤在外國非常盛行,今年二十歲的陳浩賢Andy是香港摔跤隊運動員,現於台北市立大學修讀技擊系,因為香港運動員要去台灣才有足夠資源訓練!

雖然摔跤是一項古老運動,亦是奧運項目之一,但在香港就比較冷門,沒有備受關注,二十歲「港仔」陳浩賢卻因摔跤出征多國,為港爭光。

雖然摔跤是一項古老運動,亦是奧運項目之一,但在香港就比較冷門,沒有備受關注,二十歲「港仔」陳浩賢卻因摔跤出征多國,為港爭光。

陳浩賢十六歲時體重達二百磅,當時性格內向又膽小,每天都留在家很少與別人交流。一次機會接觸摔跤後,才令他慢慢改變,浩賢說:「摔跤的確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在拳館開始練摔跤,多了和人溝通,更有機會去到不同的地方比賽,見識多了,性格都有所改變。」
其實摔跤主要是以技巧性取分,並非單靠力量取勝,因此也很適合女性,柔軟度愈高愈好,可以做到比較靈活的摔跤動作,而且若接受基本訓練,絕對可以保護自己,又可以強身健體。浩賢感謝有印度電影《打死不離3父女》用這項冷門運動做主題,可以令觀眾透過電影認識摔跤,「好似《激戰》之後,就好多人打MMA啦。」

香港對摔跤運動欠缺資源,他就去到台灣升學兼訓練,向職業MMA賽事方向進發。

香港對摔跤運動欠缺資源,他就去到台灣升學兼訓練,向職業MMA賽事方向進發。

本來浩賢打算畢業後投考消防員,但開始訓練摔跤後,覺得也是一條「出路」,他直言:「雖然運動員是所有職業最辛苦的一條路,但我始終鍾意行這條路,計劃將來打職業MMA。在台灣這一年,亦有電影公司找我參與動作電影面試,自己對動作演員都有興趣。」浩賢現於台北市立大學修讀技擊系,今個暑假後便升上大三,香港運動員為什麼要到台灣訓練?他說:「因為摔跤在香港實在太冷門,而且訓練的人數不多,未至於可以去到奧運賽事,而且場地和器材都未達國際等級,要培訓運動員是有難度的。」
摔跤在外國其他國家都已經十分盛行,美國、俄羅斯都是強隊,而台灣的選手亦開始慢慢晉級,「台灣的摔跤運動員從小就開始培訓,在專業指導下成長,香港的小朋友很少很少機會可以接觸摔跤。」雖然浩賢在台灣訓練,但之後出賽的話,他仍然會代表香港隊,「希望政府可以好好支持這項運動,支持香港運動員的發展。」
打摔跤只有四年多時間,浩賢已經出戰過不少大型比賽,去年二月,更到台灣小巨蛋參戰「CTMMA業餘綜合格鬥賽」贏得輕量級總冠軍,為港爭光。「這個是我印象最深的比賽,國際性亦非常大型的賽事,對手都很強,全靠意志打。」浩賢在訪問經常強調,如果沒有遇上摔跤,現在仍是「宅男」一名,他說:「在中六放暑假時,經過某個大學展覽,見到台灣竟有大學設有技擊系,只以一試的心態報名,學校要看基本成績及比賽戰績,最重要是過往比賽,因為曾參加過國際MMA賽、亞錦賽,最後被取錄真係開心到喊。」

去年出戰在台灣小巨蛋舉行的「CTMMA業餘綜合格鬥賽冠軍賽」

去年出戰在台灣小巨蛋舉行的「CTMMA業餘綜合格鬥賽冠軍賽」

當職業運動員並不容易,現在浩賢除了讀書和面對比賽,還有比賽場外的生活挑戰,因為出外作賽都是自費,只好打工賺錢去比賽,「做過臨時救生員、健身教練,婚禮佈置都做過,有次去巴黎比賽,也籌得很辛苦,靠家人津貼及自己一點儲蓄。」在台灣大學修讀技擊系,一年學費為一萬多港幣。
集訓期間,每天早上六時半晨操,八時至下午三時上選修及必修課,比賽前更需要加操;浩賢是家中獨子,母親見他比賽受傷當然心痛,所以到現在為止,浩賢都不敢讓母親到場觀看比賽。長期受訓受傷,浩賢的左肩慣性脫臼,年初需要做關節囊及韌帶修補手術,他說:「早前又再次韌帶斷裂,需要再做一個手術,因為連續做了兩個手術,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恢復,未來的目標是在職業MMA賽事取得金腰帶。」

浩賢十六歲時體重達二百磅,性格內向又膽小,由肥仔變得一身肌肉,浩賢令家人和朋友刮目相看。

浩賢十六歲時體重達二百磅,性格內向又膽小,由肥仔變得一身肌肉,浩賢令家人和朋友刮目相看。

打死不離3父女激戰MMA運動員體星星小巨蛋CTMMA陳浩賢摔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