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專訪】張家朗謝絕「神級」封號 亞運會男子花劍個人賽摘銅


張家朗,香港劍擊運動員,今屆亞運首次參加個人賽,賽前他以前三名做目標,結果順利在男子花劍個人賽中取得銅牌;二十一歲的家朗,在劍擊壇上取得的榮譽,被封為香港「劍神」,高大俊朗的外表,更獲一眾粉絲捧為「男神」,每次出席公開活動,都成為被集郵和索取簽名的目標,可是他卻說不喜歡做「劍神」或「男神」。

93820945

 

家朗抗拒「劍神」的封號,「我今年才二十歲,對一個剛起步的運動員來說,這個封號過譽了,我希望未來十年,甚至十五年都可以做劍擊運動員,要成為『神級』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不做「劍神」做「男神」又如何?他更是一臉羞澀,紅着臉說不敢當,只是粉絲們給面子,「我沒有刻意打扮,平時的髮型、服裝都是時下年輕人流行的打扮,我也不知道大家為什麼叫我『男神』,平時只想專心練習,希望可以在比賽中突破自己的成績。」

平時「戰場」上酷酷的家朗,平時是一個愛笑的大男孩,拍照時經常忍不住笑,每次笑起來左臉還有一個淺淺酒渦,性格含蓄內向有點靦腆,脫掉「戰袍」他更像鄰家男孩,但比普通男孩更高大,曾經他的目標是「193」,不是劍擊分數是身高,現在已經達標,站在人羣中非常突出,長得高可能和運動有關,不過遺傳基因更奏效;爸爸張子倫是前甲一籃球員,曾代表警察隊奪得聯賽冠軍,媽媽是港青籃球代表,曾効力女子甲組「均安」,並得過聯賽冠軍,現在家朗已經比爸爸高半個頭,比媽媽高一個頭呢!

111

運動世家出運動人才,小學被選入學校籃球隊,他記得三年級的暑假,校隊沒有安排訓練,爸爸就為他在校外報了劍擊班,想讓他嘗試籃球以外的運動,「第一次上課時,覺得劍擊有點悶並不好玩,因為教練只是教劍擊歷史和典故,然後再教一些基本步伐,連劍柄也沒有摸過,幸好第二堂開始,可以穿上劍擊服,拿着劍嘗試向目標物進攻。」

劍擊分重劍、花劍和佩劍三個項目,初入門一般由花劍學起,選手身上穿的銀色背心,被對手擊中背心以內的任何部位都會失分,家朗是花劍項目的好手,習慣用左手是進攻型,在他看來進攻、閃避,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體力和智力的考驗;小學開始學劍擊,代表學校參加學界比賽,頻頻得獎成為最大的動力,漸漸劍擊取代了籃球,被選入港隊青少年組,每天放學後到體育學院接受訓練,晚上九點多才回到家,同時還要兼顧學業,堅持了一年他做出人生第一個重大決定,「我和爸爸、媽媽說想停學做全職運動員,他們並不同意,希望我無論如何都讀完中學,可是我覺得任何年紀都可以讀書,但劍擊運動講求體能和狀態,錯過了就不可能再追,爭取了近一年才成功轉做全職運動員。」

333 他答應父母停學兩年,如果兩年沒有做出好成績就繼續讀書,這也是他為自己訂下的目標,該年他在亞洲青少年錦標賽中,連掃四個金牌躋身港隊,參加在韓國仁川舉辦的「2014亞洲運動會擊劍比賽」,在花劍團體賽中贏得銅牌;兩年前的亞洲劍擊錦標賽,十九歲的家朗連挫韓國金牌好手許俊、日本世界冠軍太田雄貴、世青冠軍敷根崇裕,以及中國奧運金牌選手雷聲,最終奪得個人賽金牌,成為香港歷來首個亞洲賽個人冠軍,去年世青賽成功取得男子花劍個人冠軍,被封為香港「劍神」。

5555

行內人認為他很有天分,優勢是雙手比普通人長,有利進攻時得分,「我雙臂張開的長度比身高更長,我覺得天分只是其中一個因素,任何一個運動員想取得獎牌,最重要練習和比賽,練習可以改進技術,比賽就可以累積實戰經驗。」劍擊已經成為他人生最重要的事,問他劍擊以外呢?他瞠然無語,想了又想才說:「有時候也會和朋友逛逛街,買點衣服,呀!還會打機,以前打得比較多,現在興趣不是太大,也沒有太多時間。」

他表示以前年紀小,比賽只想贏,輸了就會發脾氣,被打敗深深不忿,今年開始有很大轉變,不像以前那樣亂發脾氣,可能人長大開始成熟,明白一個人不可能總是羸,雖然獎牌是運動員最大的獎勵,但輸也是一個經歷,令他可在下一次比賽時避免犯同樣錯誤,輸的經歷可以令他的技術更成熟和穩定。

場地:香港體育學院劍擊館

張家朗神級亞運會花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