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五,四,三,二,一


不是因為雙倍的時薪,小新絕不會在除夕夜上班。一年的最後一天,同齡的十八歲少年均外出參與那簡單而隆重的倒數儀式,他選擇缺席,的確有點心酸。不過,幻想起老爸收到生日禮物時展露的笑容,小新還是相信這決定是值得的。

香辣雞腿包、魚柳包、牛肉漢堡,點單蜂擁而來,小新好像機械人那般,沒投放思考,例行的弄好漢堡。再看看時鐘,只是晚上七時正。這晚過得太漫長,雙倍的時薪,猶如也付出了雙倍的時間。

好不容易,來到十一時多,時針向着十二時進發,快餐店冷清了不少。小新心想,那是當然的,有誰會想在快餐店跨年。一對情侶手牽着手進來,兩位都是中年人。機器吐出點餐紙,小新應該隨即製作漢堡,但他為這對男女目定口呆,接着把頭垂低,弄成漢堡包。直到情侶在二人桌坐下,小新才敢抬頭,鬼祟的窺看。小新很希望只是一時眼花,卻從對方的五官再三肯定,那個男人,真的是他的父親。

「……五, 四, 三, 二, 一!新年快樂!」小新的父親在店內帶領倒數,女伴笑得開心,小新笑不出來,但他倒是很久沒看過這樣活在當下的爸爸。倒數的十聲,對小新來講,不單是迎接新一年的,還意味着他的青春被歡送。

新的一年,小新的爸媽離婚。他仍舊買了手錶,可是沒送給父親,變作一份送給自己的十八歲的禮物。卻當有人問起,小新總會說,這手錶是我父親所送的。

丁健峰新年倒數五,四,三,二,一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