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再見


分離是一段關係的考驗,他和她打算實行一系列的措施。

第一。每天早午晚都要通電話,告知大家早餐、午餐、晚餐吃過什麼。

第二。每晚也要視像通話。

第三。要保持書信來往。

兩個人一直遵守規則,直到有一日,他整天不見蹤影。她也不能做什麼,只好全天拿着電話,等着電話響起。

當他打來的時候,已經是另一天了。他解釋,昨天是因為電話沒電。她想相信,但又不願相信,可是若想不影響關係,似乎就要選擇相信。

於是她在守則裏再加一條,每天出門要確保電話的電量充足,並要帶備充電器。

兩個星期後,又輪到書信失約。她沒有收到他的來信,他解釋,因為信紙用完了,文具店沒有存貨。她本想寄一堆信紙給他,回禮那混帳的藉口,不過還是沒那樣做,因為覺得強迫對方所做,事情便沒有意思了。

後來,每晚的視像通話亦減少了,直到他回到香港後,她證實一切都改變了。畢竟兩人自小便一起生活,她當然知道弟弟不是一個會被守則綑綁的人,所以電話,書信,通統失約,她都只好欣然接受。

奇怪是他回到家時,帶着一位女生。跟女生聊天,女生說他守時,有責任心,基本上,所有的形容不像是在說她的弟弟,而是一位成熟的男人。看來,她要放手的時候到了。

再見丁健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