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背包裏的信


出門前,他悄悄將一封信放進我的背包。

「健峰」,信的上款是潦草的字迹。「記得在你小時候,我每次帶你逛街,都有許多人過來逗你玩,你笑着嚷着,總讓人滿心歡喜。我在旁把你牽着,亦被你的一舉一動逗得快樂,你是我開心的泉源。

「你長大後,我們沒有以前那麼親近,你跟別人聊天時流露的笑容,再沒有灑落在我身上。我想這一切都跟我後來的生活有關,喝酒,賭錢,還有那一次,當着大庭廣眾對你喝罵。」我最不想面對的回憶迅即刺戳心臟。「那一晚我喝醉,但對於罵過你什麼,依然記得清楚,我一直欠你一句對不起。

「你選擇離開,我深深的為你感到驕傲,飄泊異地,是我憧憬過的生活。我不懂得太多,但知道一個道理,『世界上沒有對或錯的決定,只要你在一個選擇上全力以赴,便是最好的決定。』最後要說的是,對不起!」發現信件不久,表哥酒精中毒留院。我多想反過來親口向他道歉,修好關係,但彼此已在不同的時區。

曾經破碎的關係都有裂痕永久殘留,那些傷疤現在生起劇痛,痛得我想起那一次被罵。我在眾人面前不讓他飲酒,於是他在眾人面前喝罵:「你懂什麼?你什麼都不懂?」信裏的對不起,是他為當時的衝動致歉;而我的那句對不起,是為一直未有了解他的世界而致歉的。

丁健峰背包裏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