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健峰:肥皂人生


肥皂是浴室裏面最赤裸的成員,暴露在溫熱的霧氣中,沒有包裝保護,從人類身體激起的水花,她得默默承受。
從各種迹象分析,當肥皂是不簡單的,雖然一眾肥皂有相同的賣相,但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漁灣邨漁順樓五樓其中一戶,主人喜歡泡浴,調好水溫,點好香薰,便攜着肥皂進到浴缸浸泡。這一戶的肥皂說,每一晚都沐浴在愛河之中。
尚德邨尚智樓十六樓一戶的肥皂,在其短暫的生命裏,就沒有體驗過那種幸福。她的主人有狐臭,主人的朋友都只能以嗅覺知道他腋下傳出的氣味,但卻讓肥皂跨越那份見外。除了嗅覺,肥皂還能以味覺,觸覺,體驗主人一天下來的經歷。作為肥皂,滋潤主人的肌膚是分內事,所以她也以行動代替說話,用一生證明自己的專業精神。
截至二○一七年,香港共有七百多萬人口,假設每十個人就有一個人用肥皂,香港便有七十萬塊投入服務的肥皂。一個肥皂一個故事,無數可歌可泣與迴腸蕩氣,講不盡,聽不完,可當中的共通點就是她們以生命激起泡沫給我們沖洗身體,實在極具反思性也涵括着無比真摯的愛。
所以近兩年,身邊人失意,得意,我也會送上肥皂,望他們從中參透生命,學懂犧牲、包容、放下。不過身為送禮人,我聽得最多的不是「謝謝」,而是「當你朋友已有太多機會練習犧牲,包容和放下了。」

丁健峰肥皂人生